黄凯德:像极了爱情

订户
(黄凯德摄)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有时候也不是因为饥饿,或者贪图方便,明明下楼走几步,或者拿起手机点入软体,大概就有更好的选择,不过这个东西只要一涌上心头,好像就挥之不去。

鼻子骤然闻到香气,舌尖开始分泌唾液,眼底下于是漫起一片味精幻化的烟雾袅袅,这时候就算端上什么山珍海味,可能也都对不上口味,仿佛日子种种的清淡和虚乏,灵魂深处那一片龟裂干涸的窟窿,非得由热腾腾的快熟面,灌入喉咙穿进胃肠,才能暂时填满。

吃快熟面是耽溺,是快意,是瘾,是馋,虽然何尝不可当三餐果腹度日,但是那却有点过于辛酸,少了即兴的乐趣,如同小时候不敢给大人见着,三更半夜偷偷煮食,然后像是干了知错不能改的坏事,有点忐忑心虚但却意志坚定,或许还有那么一点从容就义的壮烈,试图湮灭一切大包小包的证据,学校听写不及格,恐怕都未曾如此担心受怕。

快熟面是妈妈买的,少了心里当然有数,隔天挨骂绝对免不了,耳提面命一番传统的饮食礼教,话语间尽是营养裨益的义正辞严。不过,小孩子个个生性反骨,对于那一套封建的说法,嘴巴一边回味昨夜,一边唯唯诺诺,心里却是嘀咕策谋,下一次更加隐秘的行动。

妈妈是快熟面与生俱来的天敌,但是唯恐孩子发育中吃不饱养不大,过去家里厨房储备此物,其实只为不时之需。不料时代一晃而过,仿佛也只是三分钟,连天下的妈妈都无法阻挡,快熟面大一统的事业,如今宣告完成。

沉浸在都市宅居文化日久,快熟面流行改称泡面,似乎更加朗朗上口。那些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牌子,现下超市便利店的整排架子,几近疯狂满满堆叠,五颜六色七荤八素,种类繁复恰如人心的善变无常。

我以前都吃明星牌鸡汤快熟面,如今从袋装的换成碗装的,直接掀盖倒入热水,虽然仪式稍有不同,口感和味觉竟然丝毫不差。

汤水很咸,面条很滑,咬嚼的声音很大,咕噜吞下肚子的过程很快,吃完顿时觉得很渴——像极了爱情。虽然这般比喻很俗,但是在这个五味杂陈的人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除了眼下的这一碗快熟面,以及记忆中的旧情人,还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念念不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