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墓前演绎

订户
每个人都是演员,就像那一晚的芗剧,即便没有掌声也得好好演下去。迟早会剧终,早晚得下台。(笨女人摄)
每个人都是演员,就像那一晚的芗剧,即便没有掌声也得好好演下去。迟早会剧终,早晚得下台。(笨女人摄)

字体大小:

感觉双眼才一合一睁一瞬间,阿嫲就已经离开我七天了。要不是一阵敲门声,我还在梦里跟阿公下棋,阿嫲在客厅独占电视看台剧。

今天是阿嫲的头七,带着祭品驱车上坟山,路有点远,脑子有点恍惚,想着,明明大前天才和灵柩里的阿嫲看了一出听不懂的戏……

那一晚是阿嫲丧礼的第四天,家里突然来了跟场合有点格格不入的一群人,他们双手提着皮箱,容光焕发,大摇大摆地抵步,声势浩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