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德:十分之一厘米

订户
(黄凯德摄)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当我长大到能够坦然明白,这个世界或许也不是那么美好纯洁的那一刻,于是便常常听到“不修边幅”这样的形容。不是当着面直截了当的脱口说出,而是辗转以第三人称式的,如同复述某个浪漫主义故事人物的语气——他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

其实仅是懒散颓废的性格,乃至肮脏邋遢的外表,可是听起来像是一种滥觞而神秘的标签,仿佛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但却耐人寻味的原因和动机,好端端的变成两眼无神满脸胡渣头发蓬乱衣冠不整的衰样,在还未看懂眼耳口鼻的端倪之前,千万不可妄下评断,必须客客气气的表达,但是又忌讳显露任何一丝一毫的冒犯之意,“不修边幅”成了最客套且无辜的字眼。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