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环岛徒步

滨海湾海岸线风景委实漂亮。(黄向京摄)
滨海湾海岸线风景委实漂亮。(黄向京摄)

字体大小:

试了,才知道自己走得到。不试,将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圣诞节一早,我们从裕廊西公园连道启步,无法预料到沿着水道会有怎样的风景。白鹭优美地停栖在大水沟,清澈水面看到一群群鱼儿。走向裕廊湖的水道深了,却浓稠了,牛奶色水面上浮着几只翻肚死鱼,水质令人堪忧,一个工人驾着小船清理河道中的垃圾。

往前走,水道呈绿色,令人想起台湾乌来的温泉色,一只不知何处游来的四脚蛇在杨柳树下畅游,一道桥边有人垂钓斑斓的日本鱼。我们笑说,走路也可顺便作水道环境生态观察报告。

公园连道也会沿着地铁轨道与马路,一路上的指示清楚。经过武吉巴督、裕廊东,到乌鲁班丹水道,又见一只四脚蛇在水沟里大摇大摆。路走多了,眼更能观八方,一只迷你啄木鸟在一棵树上啄出巢穴,进出忙碌,煞是可爱。城隍庙后门葱郁,长龙形的绿瓦墙面,为水道增添人文气息。

路过日本人的幼稚园与中学,原来西海岸是他们活跃的社区。在麦当劳用午餐后,尽管住在西部,还是第一次仔细“打量”西海岸公园——有好几棵长着“炮弹”的老树,蕨类在参天大树上猖獗繁殖,连九重葛都长得那么高耸勃发。遛狗人应该不少,公园竟还提供宠物狗洗澡的贴心服务。

续程肯特岗公园、园艺园林,回到我们经常走的南部山脊路线,以怡丰城终结步旅。我们互以啤酒排骨庆祝创下日行步数新纪录——全长28公里,破了4万步!熟友一路在手机打气加油,突发奇想:在我日后的路线上先摆好酒款待,呵呵,届时酒鬼恐怕难逃酒香的诱惑,路走歪了,或不走了。

之前在面簿上看到朋友分享她花了五天单人环岛徒步的路线图,就想:既然年终无法出国旅游,不如将徒步当作旅行,以5万步为目标,看看我们能走多远。试了,才知道自己走得到。不试,将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12月27日,我们再度出发,坐地铁到海湾舫地铁站,沿着滨海湾公园徒步,天空放着风筝,从对岸看摩天轮景观的另一种视角,城市海岸风景线委实漂亮。

一个个脚踏车骑士呼啸经过,当然,骑车快多了,跑步也是,为什么要走路?我不会骑脚踏车,也讨厌跑步,唯有走路毫不抗拒,跟呼吸一样,不赶速度,也不会匆匆错过。我们是在炎日下,用每一步路,实实在在地,重新丈量、认识这块土地。

东海岸公园的亭子仍被红绳包裹缠绕,提醒安全社交距离的重要性,眼皮下却是人山人海,野餐露营,好不热闹。一棵棵椰树开始出现,蓝天里白云棉花变化无穷,没有一道风景是一样的。青熟不一的果实与鸡蛋花静静地躺在草地上,大自然界里,生死循环,自然不过。树荫下,有个人站着作画,用油彩描绘远方的海岸风光。从A区走到尾端的G区约12公里,不知经过多少台烤肉架,我们停下两次,用午餐,喝椰子水,多休息,多喝水补充能量,让路走得更舒畅。

今年初在社媒看过有人在勿洛码头钓到一尾80公斤重魔鬼鱼的贴文,着实令人吃惊。这次经过勿洛码头,不远处一排开矗立的船艇,附近海域深不可测,神秘几许。

东部是我最不熟悉的,从四美走到淡滨尼,乌云成暴雨,我们躲在马来人经营的咖啡店,吃了美味的魔鬼鱼、冬炎汤与芙蓉蛋晚餐。当走行步数超过3万,开始感到脚步的重量,要不要继续?放弃是容易的,之前步行已生的水泡肿大,走路一度一拐一拐,贴了药膏布也就无碍,咬一咬牙,试试身体的极限吧。过了4万步,双脚机械式地在走,从洛阳公园连道到樟宜村,明月那么圆亮,一路陪伴,我却只想尽快抵达目的地。反观,旅伴过去一年天天走路训练有素,丝毫不感疲惫。

支撑着自己往前的是樟宜村的小酒馆,我们得为再次创步行新纪录——全长34.2公里,4万8196总步数而举杯庆祝!两次环岛徒步贯穿东西路线,还有岛国其他地区尚未踏过。我坚信,这不是自己最大的极限,来临的每一天总会比过去好一点,那也就够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