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一盘棋

(iStock图片)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棋要怎么下没有人知道。还没有定下规则的棋,就要看谁有能耐,去定下大多数人都认可接受,且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规则机制了。

美国早前发生挺特朗普的群众闯入国会大厦事件,新加坡的亲戚们大多很震惊,纷纷发短信问美国亲戚:美国怎么了?

他们早前追看美国总统选举选情,两边选票接近,在他们心上拉扯,尤其阿姨住在选情胶着的乔治亚州,有新加坡亲戚于是笑说他们那一州怎么了,竟有那么多让人不可思议的“川粉”!后来民主党与拜登胜出,阿姨一家兴高采烈,我们也恭喜她如愿以偿。

没多久,乱民大闹国会。这次新加坡亲戚们坐不住了,想说美国是不是就此一蹶不振,从此失去老大资格。

中国网站上也看到嘲笑美国这一“美丽风景”的调侃文:《南华早报》视频里的受访者问:你们美国怎么用武力镇压闯入国会的人?北京镇压香港暴徒为什么就被谴责?

同样的问题,新加坡亲戚也丢给美国亲戚。

这些疑问主要由早前在加利福尼亚州硅谷工作,提早“退休”在家看孩子的表姐接招。

她说,民主是一个拥有分权与制衡的机制。特朗普测试了这个机制,利用支持者并煽动他们作乱,以致一些人丢了性命,让人难过。但是正因为他这种乖张不堪的行为,让共和党痛失参议院。

表姐相信大多数美国人还是思路清晰,政治立场温和的。所以特朗普乱民最终的行为不仅没有为他带来好处,更让原本忠于他的人杯葛他。

阿姨的反应更直接一些。她说,国会发生的事很可怕吗?怎么会?特朗普四年,才让我知道人原来可以这么笨、这么坏,等级可以这么次;才明白原来我们大家那么聪明高等!(……呵呵)

美国亲戚们普遍语气充满期待,相信美国的未来将因为事件而出现转机,变得更好。

新加坡亲戚们对美国亲戚的乐观半信半疑。在以稳定与安全为最高指导原则的亚洲国家长大的东亚人,很难相信发生了这种“出格”事件以后,一个国家和它的人民还站得住脚,还有资格谈普世价值,还有资格讲民主的好处。更何况,美国也没能治得住疫情。简直是一败涂地。

话题一转,表姐踏入敏感区域。她开始阐述对香港的看法,认为中国共产党政府钳制香港,已经接受了西方法制与民主观念的香港人担心抗拒情有可原;由此爆发的反逃犯条例游行示威,以至后来对国家安全法的恐惧,都有迹可循。

讨论一开始,部分受华文教育的老一辈新加坡亲戚便坐不住了。于是几个经典问题立马出现: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没有邓小平,中国14亿人能脱贫吗?中国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香港在英国人统治之下也没有选举权利,为什么现在就一定要呢?

这时,你看到中西教育言论熏陶之下的大不同。

美国亲戚的回答:脱贫不是一个人、一个党的功劳。脱贫是14亿人的共同努力。

我和在瑞典的杉分享这个讨论时,她说,是整个东亚文化的一种时代发展趋势。整个1980年代以后,所有东亚人做主的国家都蒸蒸日上。每一个人都重要。而至于没有了会怎样,这是伪命题,没法回答。

至于为什么以前没有,现在需要公投呢?你以前没有智能手机,现在为什么需要呢?以前没想过搭飞机,也不用上网,现在为什么需要呢?而且你还是同一个你,香港人都换代了。

就这样,新加坡和美国亲戚们,在网上来来往往,没完没了。所幸大家非常熟络,就当作是了解不同环境文化之下,人们对事物的不同看法。

这些讨论里面,我的发言呢?我其实非常抗拒争锋相对,偶尔看到有人快要踩线,赶紧提醒一下,以免伤了和气。但私底下,确实有空没空就和沉迷于看中美关系著作的表姐,相互提供东西方社会的现场观察。

为什么我们都反对美国乱民闯国会呢?因为在人民已经认可接受的民主机制下,胜负就是大家根据规则投票的结果。每一个人都要遵守。就像下一盘棋,不能输了就翻棋盘打人,说这局不算。如果人人耍流氓,棋怎么下?当然,如果大多数美国人已经不认可民主投票的机制,那么他们大可大打一场,或者用他们觉得合适的方式较量一番,看看最终还能磨出什么新机制。但很显然,并不是这样,美国人还是依赖民主制度。

为什么香港的抗议者不能对等美国乱民?因为被大家认可接受的机制还没有定下。棋要怎么下没有人知道。还没有定下规则的棋,就要看谁有能耐,去定下大多数人都认可接受,且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规则机制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