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某年某月,在印度

订户
答应他们翌年就会回去,迄今都还没有兑现我开给他们的空头支票,但仍然珍藏着他们画给我的涂鸦。(作者提供)
答应他们翌年就会回去,迄今都还没有兑现我开给他们的空头支票,但仍然珍藏着他们画给我的涂鸦。(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最近友人分享某段视频,但见一个印度男人蹲坐地上,手势利落地煮masala chai,小小一杯印度奶茶,原来加了那么多种不同香料,有黑椒,有肉桂,有豆蔻,让我恍恍惚惚想起自己的印度之旅……此生去过印度两次,就这两次已经足以让我窝在舒适圈内回忆终老。

第一次从巴基斯坦入境北印,先在阿姆利则歇脚数日,再上达兰萨拉两个星期,又到瑞诗凯诗跟老友会合,待了一个月,再续我与瑜伽的前缘。之后我们一起坐火车到加尔各答,途经菩提迦耶,再从加尔各答飞往曼谷,就此与大象国结下难解之缘……每个地名都串连成我的记忆列车窗外的梦的地平线。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