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相貌和善,好运不断

字体大小:

面对玄之又玄的命运,我们不是无能为力的。

这是好些年前听来的机智问答。某人向智者请教来年运势。智者望了望对方摊开的手掌,问道:你晓得算命为何要看手相吗?对方回:不晓得。智者就面带微笑,缓缓解说:那是因为老天爷要提醒你,命运这回事,一开始本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对方一听,宛如一记当头棒喝,不自觉拳一握手一缩。他顿了一顿,略有所思又不解向智者问道:那为何要看面相呢?

你们猜智者会作何回答?其实我也没有答案,因为这部分是我加上去的。

说实在,我也还是挺迷信的,逢年过节,只要看到邻里商场摆放12生肖运势展板,总会好奇地趋前一探。而且是年纪越大越好此道。老朋友间在群聊上,也往往一到岁末,就会互传运势解说的图片或视频。太岁该拜时总是得拜,该还时也必定要还,但更多时候,我也只是图个热闹求个心安,到寺庙沾沾传统年节的香火,不会因吉凶预测而心情大受影响。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记得20来岁时在大学讲堂课上,教授给我们讲解清词,谈起明末清初文人面对同样的大时代惊涛骇浪的席卷,却各有不同的命运走向。都说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辞。面对玄之又玄的命运,我们不是无能为力的。不同的文人,不同的心性,在重大浩劫的磨难跟前,有些奋力抵抗而舍身成仁,有些无奈妥协而抑郁终身。是抵抗抑或妥协,我们作何决定,都会影响一生,所以在命与运之间,至少有一半的决定权,掌握在我们手里。

我每天清晨上咖啡店喝咖啡,总会两件圆领衬衫交替来穿,一件红的一件绿的,这么多年了早已成了习惯,且是越穿越舒服,袖口领边多少有些磨损也不碍事。直到那天仔细一算,才发现衣服跟着我竟然起码也有20年了。

从来没人规定衣服能穿多少年。然我们都知道世间的定律,一切总逃不开年岁的淘洗。有生命的,没生命的,必有其有迹可循的周期。两周前某天,到老友的新厂房大楼会晤。那是一栋颇具设计巧思的获奖建筑。我们高中时相识,这些年来偶有联系却不常见面。她努力打理着当初濒临破产的家庭生意,这些年来成绩斐然,整栋大楼从无到有,果然了得。

我们在大楼的小餐厅用餐,话题自然绕不开疫情对工作生活的影响,然更有意思的是,到了这个岁数,我们更在意的自然是彼此年迈父母的安康。老友母亲不巧在防疫期间染了重疾,在那艰难时刻,一家人四处奔波求医,颇为煎熬。所幸一年下来,病情已获控制。

我不久前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自己与母亲的近期合影,并标注:50与89。我今年50,老母亲89,这已经不是年岁的数字了,而是对我的提醒。上周某夜,母亲起床想上厕所,却不慎摔了一跤,严重磕伤了额头。我们都吓了一跳,隔天一早就医,观察了两天,所幸除了额头明显的淤青,一切无恙。母亲照着镜子,对那犹如胎记的淤青颇为在意,我就给她开玩笑说:你现在是钟无艳了。

衣服总有一天会破的,人也总有一天要走的,心中有了这样的准备,就更能够珍惜现在衣服还没破,人也还没走的美好了。回到一开头有关面相的问答。如果我是智者,我想我会作如是解说:因为相由心生。心地好,心境宽,自然就相貌和善,好运不断。

鼠年来到尾声,这条老鼠尾巴还是挺凶的。但愿辛丑金牛到来,果真能扭转乾坤,暑(鼠)气全消,让你我的心情都好好地舒坦一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