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阿果:一切一点点

字体大小:

用一生的光阴,努力储备足够的幸福,再用一生的岁月,一点点一点点地分享。

外甥女去年农历年后,赶在防疫阻断措施执行前完成了婚礼,嫁作人妇。眨眼又到新春时节,新年前几天她厚着脸皮给我发来简讯,问说今年会给她包红包否?我故意回说:你都成婚了,还好意思?!

这其实是我和外甥女及侄女间的一个小传统,打从我开始踏入社会,都会给她们准备手工红包。也就是每年亲手制作红包封,包个压岁钱给她们祝福。我也晓得外甥女在乎的不是压岁钱,而是舅舅手作红包封的心意。这一晃竟然也就20来年,年初二外出上素食馆聚餐,外甥女还问说可记得哪一年开始给她发红包。具体年份说实在真的有点模糊了,而且早期的红包设计长什么摸样,我往往也没特意拍照存底。也是到了近些年有了智能手机,才有了图像记录。外甥女好些年前开始有意识每年收集我的手作红包,她总会细数着还差了哪一个生肖,一心一意要收集齐全所有12款设计。

我和外甥女只相差16岁。她小时候白天由外婆看顾,我放了学总喜欢陪着她玩耍。还记得她牙牙学语某年,也是过年时节,那时候我年纪轻还格外喜爱过年。除夕、初一、初二年假眨眼就过去,我感叹说:年就这样过完了!外甥女一脸胖嘟嘟,似懂非懂却瞪着圆碌碌的眼眸,非常认真说着:年还有很多很多,只过了一点点而已。

原来年是可以一点点一点点地过的,就好像小动物秋季努力储备食粮,到了严冬就可以躲在窝里一点点一点点慢慢地享用。外甥女口中的一点点,就这样一点一点烙印在我的记忆里。

过年前和负责果品(阿果插画衍生品)的公司老板碰面,结算去年的果品表现。自然,疫情的打击是显著的,虽心中已有所准备,然摊开数字一看,那巨大的跌幅就分外具体了。日子必定是有时好有时不怎么好,我倒是欣然接受的。况且,我相信用心画插画,必能换来其他形式的回报。前不久旅居本地的加拿大网友,发来一些照片及视频,原来她选购了不少我的明信片,每个月邮寄50来张给不同城市的孩童,包括温哥华、华盛顿、温尼伯等。她分享的,都是当地小孩开心看着果图明信片的画面,我看了也倍感窝心。而刚好这过年期间,也有本地网友留言说,我们推出的门帘及橘子袋,让她不便外出的年迈双亲,在家中也感受到春节的温暖及喜悦。这些反馈都为我的创作,带来一点又一点的满足。

再分享另一个有关“一点”的趣事。我近来喜欢到大巴窑某小贩中心打包椰浆饭。老板娘每回心情都格外好,我总是习惯要求说:辣椒多一点!她也必定回应说:好!那就给你两点!跟着在勺辣椒酱时,第一汤匙她会说:一点;再加多一汤匙就会说:两点。也对!多一点,不正是两点吗?两点辣椒酱的椰浆饭,果然更开胃。

旧的年味会一点点的消失,而新的过年氛围也必然会取而代之。一切总是会改变的,所以我们又何必过分急躁呢?就让一切都是一点点的,不多不急不去到尽;既然一切没有永久,我们且一点点的珍惜,一点点的享用,一点点的品味,我们坦然接受,当一切必然都过去了,再一点点的回味。

用一生的光阴,努力储备足够的幸福,再用一生的岁月,一点点一点点地分享。当年三四岁时嚷着年只过了一点点的小胖娃,而今也已嫁作人妇,当她发简讯问我要手作红包时,她小时候那份神情,依然在我脑海一点点地放着光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