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杨萱:用眼睛微笑

字体大小:

感谢科技,新闻各管道风声私人交流带来了许多“分享”,在口罩底下,我们可以心领神会地用眼睛微笑。

澳大利亚网球大赛即将烽烟落定,我对封王封后的战绩成果毫无兴趣。

首先我没学过打网球,再说这类全世界富国轮流做庄的赛事等同第一方程式赛车,是一场数以亿计的金钱玩意儿,故此,地主国家和主办当局才会在环球疫情仍未稳静时刻,不惜财力人力物力及或可能爆发的后果,非举行不可。

几百名网球顶级选手,包括世界首号男球星,塞尔维亚的乔科维奇和顶尖的美国黑珍珠塞雷娜·威廉姆斯,直落排到列名50-60等中青少年球星,加上各人的团队职员等共计1200人,经过一年多受疫情重创的澳洲经济,这是何等滂沱的及时(大)雨,可想而知。

无论是何国家、身价、个人性格脾性,有确诊病例的三台包机的72人,一一先关进酒店隔离14天无一漏网。产生的反应和抗拒当然很不少,有严肃的书面公开的也有花絮之类的可爱趣事。

乔科维奇是大哥大,既是第一中的第一,率先正面开口的舍他其谁?他列出多条诉求,诸如室内不能健身更无法练球,应该让球员住有地私宅不是酒店,必须有网球场而不是每天轮流上固定地点热身两小时等等多项“ 为民请命”。他的陈情表听之似乎合情合理,问题是墨尔本和阿德雷德能否供应足够的有网球场的私宅?那是富豪水平不说,有此设备的豪宅有多少家肯被征用?如果造成僧多粥少的不公平现象,谁能摆平?

乔科维奇最严肃,不对,是最大胆的一条要求是“14天太久会降低球员体能,应该减少隔离天数”。

我个人最感动的是,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给他的答复:

“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提议要求,答案是NO。”

安德鲁斯说,参赛选手“预先获得通知,他们同意了才来的”,在顾全当前社会整体卫生安全的前提下,这种要求站不住脚。

2020一整年,安德鲁斯一直保持抗疫的强硬姿态,对巨星亦寸步不让。

也许是有了乔科发声在先,大小球星们怨声四起,开口索求他/她们那14天内认为应该有的需要,想要的东西。例如,一共有三个人要求给狗做伴,一个很急切的要一只猫。

不过答案通通是NO。

很意外,顶尖女巨星塞雷娜自抵步后一路合作,在群声沸腾里心平气和地表明,我们来了,就当遵守当地政策,合作配合完成今年赛事。

塞雷娜如此平静温和的表态,予人“洗心革面”之感。她曾来澳洲作赛,因输了一场球,火爆质疑现场球证,暴跳如雷,闹得不可开交。后被一幅漫画描绘她闹场的动作表情,传神入木三分。身为非网球迷的我也铭记至今。

在病毒阴霾底下要专注积极备战诚非易事。乔科十余年来在国际大赛可说战无不胜;更兼新成立的世界性职业网球员协会会长,一现身已是十足威风凛凛,露面从最上镜的笑容到飞吻致谢观众朋友,应对传媒及官方活动的言词风度俨然外交将帅之才,一些不利的反面评议对他似乎毫无影响,不愧王中之王者。

不知真正背后的深远芥蒂何在,反观网坛之女王塞雷娜就远不比他那个风云得意的优势。另令人感觉惊诧的是,她的新闻图片上竟有如此“妙笔生花”的加注:  “看塞雷娜,她应该去减肥了。”

这无疑公开不尊重女性运动员,对塞雷娜本人直接恶意侮辱。难道这算是幽默揶揄或“善意规劝”?

塞雷娜是网坛宿将,在运动体育场上位属成熟辈分。她确实骨架子粗硕体肌结实,腰部和大腿尤其发达,然而她“胖姑娘”还保持年轻人的体能水平,在年39岁的关口上几人能够?

生活在墨尔本,经历了漫长的第三、第四阶段封城,真实地从秋入冬到春天直落到“迎来”了空前未有的一个风呼呼雨淅淅的夏季,也许忍耐又忍耐的过去13个月的长期禁锢“水滴石穿”了,确认了命运是一个前所未想象的灾难共同体,日常遇见的陌生人彼此有缓和甚至莫名的亲切感:“噢你还活着我也还活着啊?”    横扫全球的病毒带来死亡疑惧分歧敌对,官方行政医疗人员百上加斤不分日夜地抗疫,全人类“老少不安”,由恐慌紧张苦闷压抑甚至于怨恨崩溃多方多层次远近的爆发,我们从中得到更多的自然关怀体谅与温馨。未曾想见要有的一份收获。

感谢科技,新闻各管道风声私人交流带来了许多“分享”,在口罩底下,我们可以心领神会地用眼睛微笑。

但愿如此。

(传自墨尔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