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咖喱卜

字体大小:

我还是喜欢叫它咖喱卜,像是叫习惯了的侄儿的乳名。翻译自马来文karipap,咖喱卜比咖喱角感觉更神秘身世应该更复杂。我们小时候就喊它karipok,卜就是Pok的音译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地改变的,应该是想让更多看得懂中文的人看懂,所以就有了咖喱角,这个听起来更标准知书达理但一点都不好玩的名字。

这些兜来转去的过程,本身就是一段段漫长的旅行,在跨文化中诞生,自它出生后,就有了生命,并不断演化,它的故事散发着和美食一样的独特香味。

只有旅行,你才能轻易找到蛛丝马迹。在中国潮州旅行时,才发现我们一直认为很熟悉的食物,原来都有一个原乡,离开家以后,就会根据当地的环境来调整和蜕变, same same but different,这句泰式英语很传神地表达了这种一样但其实不一样的文化特性。

咖喱卜真是神奇的东西,在本地就有华人的版本,马来人的epok epok和印度人的三角扁形版本(吃印度版本的咖喱卜,总会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游泳时光)。不少本地美食,如果仔细探究,也可以是一章世界史。马来群岛的香料,吸引了葡萄牙人来到东南亚,还带来了Empanada,之后再和英国人的Cornish Pasty融合,加上印度和华人的影响,慢慢就变成了我们所熟悉的咖喱卜。我是后来才在南美洲吃到Empanada,在印度街边买到Samosa,它们不就是不同版本的咖喱卜吗?

本地老字号咖喱卜品牌在伦敦开设分店,混血儿回国,却遭到当地美食家的毒舌批评。美食家幽默地提到新加坡人将原本由英国殖民统治者带到亚洲的咖喱卜带回英国,或许是为了报复。在他笔下的咖喱卜馅料,黏糊糊的,更适合用来粘合厕所的地砖。本地的咖喱卜能激发出美食家写出那么毒辣辣的文字,也算功德无量,至少比平庸好。我如果是英国人,肯定会想品尝下,到底厕所瓷砖浆糊是什么味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