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无能为力

订户
我只觉得自己被雪灾埋在数尺之下,像一些因铲雪车无法铲雪被开了罚单还无法挖出的车辆。(法新社)
我只觉得自己被雪灾埋在数尺之下,像一些因铲雪车无法铲雪被开了罚单还无法挖出的车辆。(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三场暴风雪过后,路变得越来越窄了。人行道只有一尺多宽。雪被整齐切开,像切豆腐。公园的木桌被白雪没顶,那里的小路是不铲雪的,所以和停车场一起都无法找得到。雪停下来一会儿,人们就趁机在屋子周围,清理挡住窗口的覆雪,或在努力把车挖出来。每一户独立房户都在估摸着人行道挖雪开路。苦的是独居的老年人,好不容易清理出一条从屋子到大路的小道,铲雪车一过,把公路难看的雪推起几尺高的墙横在屋前,刚挖出的小道也顷刻被填平,老人委屈地哭,只得放弃出门。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