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你令我快乐过

吴孟达在1985年香港无线电视剧《新札师兄》与梁朝伟有多场对手戏,演技受到瞩目。(互联网)
吴孟达在1985年香港无线电视剧《新札师兄》与梁朝伟有多场对手戏,演技受到瞩目。(互联网)

字体大小:

我怀念一个逝去不复返的美好时代,也感念一位敬业乐业演员的漂亮示范——没有所谓的无意义表演,只要演员才华与内涵兼修,绿叶也能修成正果。

迟迟无法下笔,思绪不清,未能决定撰文是追念一位曾经带给自己许多欢乐笑声的喜剧泰斗,还是悼念香港电影神话,又或者是为了整理每每有象征1980年代、1990年代流行文化符号的代表人物辞逝内心挥之不去的淡淡惆怅。

记得多年前在香港文化中心看了纪录片《跟着奈良美智去旅行》,第一次看到日本画家奈良美智作画的实况,画布被一层层颜色覆盖,画家利落地用画笔洗刷,数秒前完成的画作瞬间由另一层颜色吞噬,如此反反复复,不断地推翻,一次又一次地重建……观者以为的白色,背后有层层明暗深浅的底色,很形象地展现创作者不断地把自己的才能推到极限,创意燃烧时所经历的心路历程。从此,我看书看戏听歌,有了探索创作者“底色”的意识,尤其是对喜欢的演员和歌者,会留意他戏里戏外的经历,编织没有访问的人物特写。

有人认为好的表演者应该是一张白纸,演什么像什么。这只说中了一半。更全面地说,优秀的演员有本事让观众以为他是一张白纸,或一杯白开水,能够吸纳任何颜色,融解复杂艰深的内容。怎么走进角色,怎么重现他人生命的光热,怎么把故事所要传达的讯息,用什么样的力度植入观众的理性与感性的原野,这是演员才华令人着迷的所在。

论香港影视作品,我自认是资深观众。多数年轻观众认识吴孟达是从他和周星驰合演电影制造笑弹开始。我开始记住吴孟达的演技,是1985年香港无线电视剧《新札师兄》。吴孟达在戏中演警校教官叶Sir,一场他体罚梁朝伟饰演的学员杰仔,逼得倔强好胜的男生怎么死忍眼泪,最终崩溃,心中的不甘与委屈由无法自控的泪腺宣泄。吴孟达恰好地表演出教官外表威严内心关爱的感情层次,为杰仔与叶Sir日后成为亦师亦友的忘年之交做了很好的铺垫。

吴孟达1973年考进第三期无线电视台艺员训练班,同班同学有周润发、卢海鹏,师承留美的戏剧导师钟景辉,相信受过俄罗斯戏剧大师史坦尼斯拉夫斯基(Constantin Stanislavski)“方法演技”的熏陶,打下戏剧理论基础。吴孟达以全班第五名成绩毕业,70年代末出道参与综艺节目《欢乐今宵》演出,随后凭《楚留香传奇》“胡铁花”一角走红。据报道,他刚出道时因狂傲不羁豪赌成性,债台高筑,被无线冷藏,想过跳蓄水池自杀;所幸得到前辈演员关海山的开导,他修心养性,钻研演技,重新出发。叶Sir就是他经历了自毁后重生交出的作品。

1988年,他和周星驰合演《盖世豪侠》,观众也许更记得周星驰戏中金句“不如大家坐低,飲啖茶,食個包”(大家坐下来,喝口茶,吃个包),吴孟达在戏中一人饰演二角,既是不男不女的古艳阳,又是悲壮正直的古峰,是演技的考验,也是演员功底的肯定。1991年,他在刘德华主演《天若有情》中演一名小混混,成功演绎一个贪生怕死却重情重义的小人物,捧走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在英雄崇拜的主流世界里,怕死怕事,没什么大本事的小人物注定不会是一部戏的主角,但吴孟达把配角当主角发挥,透过搞笑创意,喜剧节奏,为观众带来无数爆肚笑声。他与周星驰合演的《逃学威龙》(1991年),是当年的香港票房冠军。吴孟达饰演假装患有帕金森病的卧底校工,虽然戏份不及周星驰戏中的一半,但他帮忙考试作弊,鬼马主意无可比拟;一幕由傻态变阴险的变脸绝技,表演得不费吹灰之力;把树枝、梳子、竹棒当烟抽,还真的抽出烟雾弥漫更是神来之笔。

进入千禧年,吴孟达与周星驰渐行渐远后,转战中国大陆市场。吴周昔日亦父亦子的情谊,银幕前的默契与火花,仍是戏迷津津乐道,传颂至今的传奇故事。近年,刷阅娱乐新闻,知道他患病,还扛着养三头家的经济重担,一直关心他何时能像周星驰一样隐退,安享清福。

香港影艺评论分析,吴孟达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香港影视演员,经历过演员训练班专业培训,学会结合戏剧和电视演出方式,能够做到传真,演员之间强调互动、配合,不惜“去尽”,没有形象包袱,勇于挑战观众接受程度,追求戏剧效果。这番“真”与“尽”,赢尽老少观众的心。

银幕前真枪实弹般的好演技,银幕下岁月淘洗积累得来的人生智慧,放在香港曾经辉煌过的影视工业大背景下,我怀念一个逝去不复返的美好时代,也感念一位敬业乐业演员的漂亮示范——没有所谓的无意义表演,只要演员才华与内涵兼修,绿叶也能修成正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