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美谕:同楼异梦

订户
示意图(iStock)
示意图(iStock)

字体大小:

最近看到一则关于三巴旺“噪音邻居”的新闻报道,让我不禁苦笑几声,因为我家那座组屋也有一名奇特的噪音狂。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所住的组屋出现了这么一位“歌王”。由于我在厨房厕所听他的歌声格外响亮,我起初还以为他是在冲凉时开个人演唱会,独自尽情高歌。

一般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甚至这种放飞自我的行为也有些许可爱。但这些年下来,无论他如何苦练要成为“男高音”,也顶多只能配得上“男破音”的头衔。他不仅五音不全,还经常因为唱不上高音,反而被自己呛到,不停咳嗽,令人哭笑不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