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为之何乐也

字体大小:

生活中诸多事情,若都以何乐不为的态度来积极应对,对人对己必都是一种善良。

一年太匆匆,一年何漫长。

上周末与老友聚餐,踏入餐馆甫一就座,与友人开聊便顺手将口罩解下。点餐时友人才提醒,应该等开始用餐才取下口罩,此乃防疫规定,食客若不遵守,餐馆业者可能就得受罚。

这我倒是一时间疏忽了,乖乖又将口罩戴上,朋友间隔着口罩谈天说地,也无不便,也无隔阂。闲谈间,还研究起了彼此的口罩材质,仿佛谈着无关紧要的生活琐事。

无关紧要倒不是毫不重要,而是心态上对于口罩的微妙转变。毕竟足足一年了,早已过了习不习惯的纠结。确是,转眼已是一年,这一年实属不易。想去年此时疫情的阴霾正在酝酿,离暴发仅一步之遥,该不该戴口罩尚未有个定数。之后一连串的变化接踵来袭,更是让国人措手不及。而人心之惶惶,更体现在众人抢购口罩、洁手液、卫生纸等疯狂行径上。经历了社交距离,度过了阻断措施,迈入了逐步解封,开启了生活新常态,从风雨骤来,到风偃浪靖,我们开始走出了漩涡,然浪潮终究远未退去。

友人的善意提醒,我感到有意思的是她切入的角度。条规是硬性的,然条规背后的意义终究不离人性。对有些人而言,条条框框的细枝末节,未免过于苛刻,小题大做,多此一举。然条规的存在,更多时候是要众人谨记,生活看似回归正轨,疫情毕竟尚未解除。我们可以乐观,我们不容大意。外出用餐,餐馆服务提供了便利,我们谨守防疫规定本就应该,一来可顾全个人安康,二来也顾及了餐馆经营的难处,避免为业者造成不便,此乃皆大欢喜,何乐不为?

我格外喜欢“何乐不为”的说法。生活中诸多事情,若都以何乐不为的态度来积极应对,对人对己必都是一种善良。面对一切,一般上不外乎两种反应,一是接受,一是抗拒;不然就是两种态度,一是肯定,一是否定。何乐不为并非一味盲目地讨好认同,更不是不假思索凡事都一口应诺。关键是学着把心胸放柔软一些,试图理解并厘清事态背后于人于己的正面作用,找到为之足以让人快乐的原由。利己之事,何乐不为不足为奇,顶多小我之乐也;利众之事,何乐不为方为可贵,可成全大我之幸。

过去一年来你我共同面对的特殊经历,生活形态上多少极端的改变,或许都是别无选择唯有接受。而今回看,若一开始都理解了何乐不为的积极意义,问题不都迎刃而解了?戴不戴口罩,还须要纠结吗?隔不隔离,还须要抗拒吗?

曾几何时,新常态不知不觉都早已常态化,而今若还把“新常态”挂在嘴边,倒显得刻意了。事态本都是不断衍变,所幸岛国的疫情一直往好的方向进展。一年下来,我们也开始了疫苗施打。老母亲虽已88岁高龄,打起疫苗来绝不落人后。得知70岁以上年长国人可优先接种疫苗,她更是满心期待。上周按预定时间陪着她前往施打中心,她只说怕针管扎进手臂时会痛,我就让她别过头去别盯着针头。整个过程颇为流畅顺利,在场人员各司其职,认真且诚恳,更是让人安心。离开中心时,遇见其他惴惴不安的老人家,老母亲还会安抚他们说:不必怕,像给蚊子叮一下,完全没事。

打完疫苗后隔天,老母亲见到我们,还很认真汇报说只有手臂一点酸痛,并无大碍。母亲年少时没读过几年书,接种疫苗一事,于人于己皆有益无害,她是明白的很,所以也算是何乐而不为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