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珍贵书画捐赠后极少展出 陈之初之子陈玉仪: 太可惜

字体大小:

黄向京/报道 藏品图片取自《陈之初香雪庄珍藏》

陈之初博士美术奖是本地最长寿的美术奖,37年来培育不少美术人才。资助美术奖的是东南亚大收藏家陈之初。陈家后人2003年将百余件精品捐献亚洲文明博物馆。陈之初儿子陈玉仪接受联合早报记者访问时说,捐藏展出一次后就被打入“冷宫”,近期虽有部分收藏在亚洲文明博物馆展出,大部分仍长期不见天日。陈家后人期待屡创拍卖高价的中国近代名家徐悲鸿、黄宾虹、齐白石、吴昌硕等书画珍藏,能每十年完整展出一次,让国人欣赏。

由新加坡艺术协会主办的“陈之初博士美术奖”是本地最长寿的美术奖,37年来默默培育不少美术人才,是具指标性的美术竞赛。

美术奖从今年起,将首奖奖金提高一倍至8000元。比赛也从四组改为三组,包括:中国书法组、彩墨组(属于全国公开赛)和西画组(只限艺术协会会员参加)。每组首奖之外,另有两名入围奖,各为1000元,美术奖每年总奖金达3万元。

美术奖得以办成,资金来自东南亚大收藏家陈之初(1911—1983)1977年捐献5万元予艺术协会所设立的“陈之初艺术基金”。陈之初家属逐年增加捐献款项,到2015年基金累积至120万元,每年用基金的利息股息赞助美术奖。

新加坡艺术协会会长赵振强受访时说:“陈之初为人慷慨,出资创办美术奖,希望培养国人的美术素养,重视中国水墨,后来艺术协会发展其他美术类别,他认为艺术应该通俗化,鼓励大家去学去看,发展艺术水平,而不是为了钱或收藏。”

接任艺术协会会长五六年的赵振强指出,陈之初是书法家,以身作则,尽管经商忙碌,经常写字,他的书法构图上有所创新,创下“五色”“彩墨”、中间题款等,也鼓励他人创新,这是艺术协会秉持与发扬的精神。

陈之初美术奖每年吸引约200份作品参赛,今年比赛收件截止日期是10月,11月展出。

陈之初珍贵捐藏

仅完整展出一次

陈之初更是东南亚最早的大收藏家,取意“梅花之清香”为斋号“香雪庄主”。他祖籍广东省潮安县东凤乡,从学徒做起,创办“长丰”和“隆荣”两联号,经营南洋土产致富,有“胡椒大王”之美誉。他从二战前开始收藏40年,主要为书画、陶瓷、端砚和印章,还有青铜器、紫砂器、竹刻、碑帖等,数量庞大,难以估计。

陈之初生前喜好书画,通过殷商藏家黄曼士结识画家徐悲鸿,又通过徐悲鸿力荐,购藏海派画家任颐(伯年)百件画作,以及其他现代画家作品,并与书画家如于右任、张大千、何香凝、溥雪斋、赵少昂等密切往来,与藏家(如“虚白斋”的刘作筹、“袖海楼”的杨启霖交情深厚。香雪庄多幅藏品有画家(如徐悲鸿、赵少昂等)致陈氏的亲笔题款。

陈家后人在陈之初过世20年后,将百余件中国近代书画、端砚、印章、陶瓷珍藏慷慨捐献亚洲文明博物馆。同代大藏家刘作筹主要珍藏捐给了香港艺术馆,其他藏家如黄曼士的珍藏散落四方。陈之初珍藏捐为国有意义重大,不仅丰富了国家收藏,也让国人有机会欣赏世界一流精品。

然而,这批珍品自2003年在博物馆一次性展出以后,多年来被打入“冷宫”,不再展出,令后人不免纳闷。

陈之初儿子陈玉仪(67岁)受访时坦言:“这批博物馆珍藏是家父珍藏中的最精品,当年是邀请博物馆工作人员进入香雪庄甄选的。我们捐出珍藏是希望多多展出,让公众可以观赏,推广美术鉴赏,而不是锁在仓库,否则,捐了没意思!这是家父毕生的心血,没再展出很是可惜!但愿这批珍藏每十年能完整展出一次,以鼓励更多国人日后捐献艺术品。”

捐赠后,位于亚美尼亚街的亚洲文明博物馆有展厅以陈之初命名,后来博物馆改为“土生文化馆”,陈玉仪认为父亲的收藏不应归属土生文化,已向馆方传达看法。

要知道,当年国内外书画名家以到香雪庄做客赏珍藏为荣,还有台湾画家组团来看画,传为美谈。陈玉仪忆述:父亲不常出国,总是慷慨资助国外的艺术家朋友飞来看他。他常当父亲的“书僮”,帮忙挂画收画,让客人欣赏。经商忙碌的父亲坚持每天写书法,他帮忙拉纸。陈之初书法一幅都不卖,写得好就赠予亲朋戚友,部分捐献博物馆。

捐藏总值已超过4500万新元

也是“长丰”董事的陈玉仪指出,陈之初捐藏在2003年总值估计300万新元,今天身价飙涨,总值估计超过4500万新元,足见其父艺术眼光之前瞻与独到。

陈之初捐藏中以徐悲鸿作品数量最多,水平也最上乘。陈之初最钟情的画家徐悲鸿(1895-1953)的彩墨画《双马》与《受天百禄图》,原先挂在书房墙上。《双马》40年前价格30万元,2011年,徐悲鸿单匹《奔马》在中国嘉德拍卖价为1150万人民币(约230万新元)。另一幅《落花人独立》拍卖价高达3220万人民币(约640万新元),捐藏中也有一幅徐悲鸿绘老翁童子的《人物画》。画家黄宾虹的山水画《南高峰小景》拍卖价也达6267万5000元人民币(约1250万新元),陈之初捐藏中就有一幅黄宾虹的《山水画》。

陈玉仪透露,当年黄曼士后人要卖徐悲鸿唯一抗战作品——油画《放下你的鞭子》,被父亲买了,但父亲在双方要签约时遽然去世,家人忙办丧事,画作落入他人之手。此画2007年在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价为7200万港元(约920万美元),刷新纪录。他说:“如果陈家买下了,也是会捐给国家的。这些年常有国际拍卖行负责人问起父亲的珍藏,我们说:最好的都捐给国家了。”

整批捐藏中,以任颐(1840-1895)书画之精之全最为人称道,尤其四幅《八仙》非常罕见。被徐悲鸿推崇为“500年第一人”的任颐很少画成套的人物画,这套作品以简笔描绘了八仙独立超然的神态。陈玉仪说,日据时期,父亲为恐画作遭受损害,特地将之秘藏在岳父的橡胶园里。陈之初收藏任颐画作达百幅,俱收录于1953年出版的《陈之初藏任伯年画集》中。

捐藏书画精品还包括:有徐悲鸿题语的“扬州八怪”画家边寿民册页、画家傅儒(心畬)、吴昌硕、齐白石、赵少昂、书法家张瑞图作品等等。

陈之初书法作品中有不少盖上齐白石(1864-1957)所刻印章。自认“治印第一”的白石老人大刀阔斧的单刀刻法,一气呵成,为人赞颂。齐白石为藏家所刻“兆藩”(陈之初原名)、“之初”“陈之初”“香雪庄”等私人印章,都属捐藏。

捐藏中还包括一组36件明末清初中国陶瓷,外销的青花瓷占了一半。陈玉仪透露,这些瓷器是父亲委托专人从伦敦、纽约等拍卖会上拍得。青花瓷器纹图案取自中国古典小说与戏曲故事。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高90.5厘米的清代康熙青花刀马人物大罐,可能为欧洲富豪特地烧制。

陈之初捐赠的小部分收藏,包括徐悲鸿《双马》、黄宾虹《山水画》以及陈之初书法,目前正在亚洲文明博物馆二楼展出,三楼的“陶情瓷韵——中国陶瓷艺术与技术”展览,也包括陈之初捐藏的几件陶瓷。

陈之初也在1972年将30幅珍藏捐赠前南洋大学李光前文物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