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凯松:另类的阳光

字体大小:

那天一早上班,不知是人太累,抑或睡不够,感觉整张脸的肌肉是紧绷的。

来到办公大楼,在楼下等着服务电梯时,背后传来脚步声,有人走了进来,也在搭电梯。我背对着这个人,懒得回头看,电梯门辗转打开,马上大步走进去。

回头按下四楼的按钮时,才发现跟进电梯的,是身穿蓝色制服的女清洁工。这个女清洁工,三四十岁,不曾见过,想必新来的。

突然传来一声‘早’

我依旧是那张臭脸,没有一丝表情,心想反正不认识,所以也没有点头打招呼的意思。怎知在这时,素未谋面的清洁工,突然看了过来,点头咧嘴一笑,说了一声“早”。

这一声“早”,来得很突然,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愣了一阵,还没回神,电梯门已在二楼打开,她走了。

说也奇怪,来自陌生人的这声“早”,着实让我暖到心里,原本还在沉睡中的心情,瞬间豁朗起来。那一天,我有了一个美好的开始。

环顾四周,周边笑着说“早”的人其实不少,有人未到声(早)先到的老战友,有双手总是比划不停、努力用手势加强自己每一个语句的微笑妹,有每早点头一句“Good Morning”的退休摄影主任,还有每早在厕所碰面、必定手举高高打招呼的清洁大叔……

继续发挥笑脸精神   

对一声“早”有更深体会,是趁周末休假时,和内人到森林步道晨运的时候。在这里,你会发现周边的陌生人都很友善,即便只是在步道上擦身而过,也会微笑互道早安。或许,这就是卸下繁重工作,在大自然芬多精的催化之下找回的自我吧。这一声“早”,让人感觉格外亲切,也是我和内人愿意牺牲睡眠,一早起身的原因之一。

我自问是个懂礼貌的人,碰到他人微笑道早安时,我一般也会相对作出回应。怕就怕在,我会不会在不经意中板着一张脸,就如我碰到该名女清洁工那样?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无从辩解,这里诚心说声“对不起”。

也想顺道告诉这群热情的朋友们,请继续发挥笑脸迎人的精神,各位每天一声“早”、一个笑,其实就跟朝阳一般,是可以温暖人心,改变一个人的心情的。不知道会不会再碰见该名女清洁工,下次碰上,我一定抢先打招呼,“早”得比你快,“笑”得比你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