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2/16)

字体大小:

他们从车后座出来,整理身上的衣物也透口气。志点燃烟默默的抽着。不晓得今天是不是十五,天上的月亮如此的圆满。

“你看今天的月亮好圆满啊!”志不禁想起他跟珠应该会圆满。

“你抽完烟就回吧!我累了。”珠也抬头看天空一眼,继续低头看着自己起皱的上衣。

“三周年快乐。”

“嗯!”

今天是他们在一起的三周年纪念日,没意外的,他们下班后吃饭看电影庆祝。志呆呆的看着离去的珠,直到烟烧到手指才惊醒,珠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他再看看天空的月亮,心里还有股性欲来回冲刺。他拿出手提电话,看到有几个未接来电,点击其中一个属名眉妹来拨回电。

“喂,眉妹吗?”志静静的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话语。“哈哈!这么巧啊!我也有空,去喝酒吧。”

3.

夜晚总是诱人,尤其珠已经请假,明天无须早起赶着上班。她照例光顾在市区角落的酒吧。酒吧里有一张吧台,几张小桌子和椅子。室内的装潢简朴,老板是爱书之人,店里的墙壁都是摆满书的书架,每个位置都有充足的光线看书。酒吧播慢摇的迷幻电子舞曲,根据驻点DJ的说法,曲目都是老板喜欢的,几乎不把顾客的爱好考虑在内。珠特别喜欢店里特有的文青氛围。老板总是默默的在吧台调酒、擦抹台面或是忙进忙出。酒吧老板的经营概念,喝酒听舞曲看书。当酒店老板的朋友知道他要开这样的店,都觉得他疯了。他总是摇摇头笑笑说,总比开书店好吧?还有人继续在经营专卖文史哲的书籍,开酒吧赚钱的概率应该比较大吧!有人问老板酒吧有利润吗?他总是笑笑不答。

今天珠特意穿了刚买的白色紧身小洋装,凸显她的好身材。她没有特意寻找艳遇,单纯的想把自己打扮漂亮,心情自然就愉悦。她带上刚买的《爱我不爱》,她一直都有阅读的习惯,尤其是小说,更是她的最爱,她点了杯红酒就坐在吧台专心的阅读。

老板抬头看到珠正在聚神的阅读《爱我不爱》,眼睛霎间亮起来。

“这本小说几乎没人读过。”老板跟珠搭讪,手底下的功夫没有停下。

珠惊讶看到酒吧老板友善的表情。通常他都是脸臭臭的,不然就是冷冷的,一副不爱搭理客人的模样。

“应该绝版了。哪里弄来的?”珠还没来得及搭话,老板又说。

“前天在旧书摊淘到。”珠吞了口水立刻回答。难得老板先说,再不回答就显得不得体。

“看过作者其他著作吗?”

“之前只读过他的一部作品。”

“哪部?”

“《不存在的人》。”

“喜欢吗?”

“还挺喜欢他的文笔和叙述方式,布局和结构常有大胆试验性的尝试。”

“你的口味很冷门。”

“哈哈!没有特别要冷门,就是刚好接触到,又觉得不错,只要找到都会看。《不存在的人》的主角以‘日记’的形式出现,像是在说实际的风向,其实也是一个杜撰出来的作者,我可以姑且把他视为一种本土化的、南方的、热带的渴望。”

“分析得好,知道他的其他著作吗?”

“不知道。作家的资料太少,能找到一本是一本。”

“他还有《饥饿大都市》《窗前的月不明》和《百年喧嚣》”

“老板,你对作者好像很熟悉啊!”

“我有这些书。”

“你这里的书我都翻过了,没看到。”

“这个作者的书乏人问津,现在记得他的除了我,就加你一个。”

“哈哈,还真非主流。”

“要看看吗?“

“不会是在暗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地底黑洞吧?还是渺无人烟的沙漠?”

“哈哈!在店后面的储藏室,要去看看吗?”

“Why not?”

4.

南风

五年三个月前

下着细雨,是出走的好日子

今天做了人生的重大决定。我不再妥协,不再让步。我的人生要自己主宰,把无聊的工作辞了,专心做喜欢的事,有信心肯定不会如某些人说的“你会饿死”,绝对不会,而且会活得好好的,由他们去眼红。

××××

南风

两年七个月前

艳阳天

长篇小说《饥饿大都市》正式发布。所谓的发布会就在书城(拒绝叫它什么百胜楼)的青年书局外,摆上桌椅和我这孤独的闲人。

南风啊!你吃得饱饱的,肚子鼓胀得要撑破,虽然如此还是看起来清瘦。或许是比较会配搭服饰,遮掩隆起的小腹。这身衣服就太单薄,北风刮起时还是觉得冷飕飕,鸡皮疙瘩都冒出尖头。

××××

南风

一年三个月前

黑幕的天空无云无月无星

女诗人琴今天有空,说想出去走走散心。当然义不容辞自告奋勇说:“来跟着我。”说完马上后悔,我这个跟社会脱节的“山顶洞人”,不知道要带她去哪里。我突发奇想叫:“我们去快乐世界吧!”她眨了眨眼对着我点点头。

我想读到这里大多数人都猜到我们的下场。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