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4/16)

字体大小:

就算下一代怎么努力也很难弥补断层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总是一代带一代,也总是一代挑战一代。这就是传承,是整个社会故事得以延续而不至于断裂的传承。多少代人在人类史上持续最久和庞大的接力赛上流过血汗,作为断层而缺席,确实感到有些惭愧。好像应该做点什么,却感到非常无力。

5.

午夜,志独自一人在空荡的路旁街灯下来回踱步,梦呓般的喃喃自语。

她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我?她为什么这么急迫要分手?她为什么……

最后根本听不清楚他到底在为什么“为什么”,或许他也不知道,含糊带过只为继续自问为什么。已经几天,他没有完全从震荡中醒觉过来。他们在酒店床上,她提出分手,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为什么?”她没有马上回答,好像她也在思索答案。她默默的抽身进入浴室,他就呆呆的躺在床上,用力的看着浴室木门,好像如此就能看穿木门透视她在浴室里的一举一动。

她穿戴整齐只留下一句“不为什么”就离开。他没有怒吼,也没有哀嚎,仅是静静的躺在床上。他突然想起,为什么不流泪。他仿佛听到在房间里的回音“不为什么”。

当他离开酒店时,他嘴上还是在问为什么,他耳边响起的依然是饶不去的回音“不为什么”。

此刻在街灯下,同样的问答依旧在进行中。他突然停下来,似乎想起什么。

××××

妳离开

不为什么

为什么没眼泪

似懂非懂

几行似诗非诗的短句

连续不断的念出好几行短句,语气冰冷毫无生气。

小岛在赤道,不可能飘雪,不过这时候也适时的飘下细雨。他在雨中的身影随着变大的雨而逐渐模糊,忽明又暗的模糊影子,断断续续咋有似无,传出更多的自言自语似的长短句。

6.

志踏入酒吧时,他跟珠分手已经一年多。刚分手那段时间,每天都浑浑噩噩的,好像浑然不知珠已经离开。他每天照例发信息给珠,虽然得不到珠的回应;他隐隐的感到内心深处有点滴的痛,细微的绞痛在心脏深处蠕动,如魔豆般快速成长。不知觉间如童话《魔豆》,他终于遇到巨人。珠已经离开的事实如巨人般摆在眼前,由不得他逃避。他开始思考:“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我?”恢复知觉后,心痛得夜夜做着噩梦,梦里他跟珠重复着激情的脱衣做爱。关键时候,会吹来阵强风,把他们分散抛开相距万里。每次都心痛得像把匕首插入心脏,哭喊撕叫也挽不回。然后就再次的做爱,再被分开,如此重复的做爱心痛,直到张眼惊醒。

他从此害怕睡觉,最后转为失眠无法入睡。每晚都带着万分的恐惧到各处买醉,誓要把自己喝死方休。后来大概喝怕了,病倒一阵,心也突然静下来。他选择在家里听音乐、看书、喝酒,心里空空的,装不下任何事。他不自觉的写下不少勉强能算是诗的文字,也写散文或小说。他不是有意要写作,只是不知觉的就在电脑上打字。刚开始文字有点跌跌撞撞,后来行文渐渐的顺畅自如。

这些文字慢慢的把他从深坑里挖掘出来,他的思路也一点一点的清晰。

今夜他来到这家到处都是书的酒吧。他是特意寻上来的,他听到有人在此看过珠。他虽然早就放弃寻找珠,却忍不住上来看看。他进来就察觉这家酒吧与众不同,放的是迷幻的舞曲,顾客也喝着各式有酒精的饮料。最大的差别在书。这是他唯一看过有书的酒吧,连厕所也有不少书本。最不搭的是酒吧放的都是强烈节奏兼迷幻的电子音乐,顾客却都在吵闹里静静的听音乐、喝酒和阅读。强烈的反差让他有点混乱,一时还以为这些音乐和酒精饮料都是他的幻觉。

侍应生问他要喝什么时,志环视四周的顾客发现没有人喝啤酒。他对其他酒精饮料不熟悉,只好硬着头皮点了啤酒。为了化解尴尬,他走到吧台不远处翻翻书架上的书。书架上摆放不少经典小说,卡夫卡的《城堡》、英培安的《骚动》……他也翻到两本本地五六十年代作家苗秀的《火浪》和赵戎的《马六甲海峡》。这些小说他都看过,实在没有再翻的欲望。他看到个不熟悉的作者,南风的小说《爱我不爱》。

“你也喜欢南风?”

背后传来把低哑的嗓音,把聚精会神的志吓了。

“抱歉!突然开腔,把你吓了。”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