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 巴黎之旅 艺术盛宴

字体大小:

这最近一趟的巴黎之旅还是蛮有收获的。抵步的第一天下午,就赶赴一个城市建筑展,让我那工作永远排第一位的建筑师太太有了“功课”交。当晚还夜游艾菲尔铁塔的塔底,由正中往上拍,也勉强算是浪漫了。再加上有法国农家菜的蜗牛与牛肚做晚餐,算可以吧。

第二天带着太太去“朝圣”,到她当年念建筑设计系时最心仪的罗浮宫去,尤其是那几座贝聿铭大师的玻璃钢筋金字塔杰作,令她颇为激动。罗浮宫以古典艺术品取胜,但我其他走马看花,主要还是重点选择再次与我认为来此必看的三件举世闻名的艺术品打招呼:永远都那么神秘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好像刚下凡的《插翼的胜利女神》,还有那优雅的《米罗的维纳斯》。一顿在罗浮宫里可眺望窗外广场上玻璃金字塔的、有鹅肝酱又有鱼的惬意午餐,还有虽为风味交融(fusion)但还是大块三成熟牛扒的晚餐,也算是这样了。

而在巴黎的最后一个整天,还是忍不住要看些现代与当代的艺术杰作。所以到了当年在建筑史上具有颠覆性的龐比度中心去。那些七彩的服务管道就那样大剌剌的暴露在外,好像大型化工工厂般,而且还是在巴黎这历史古都的市中心,我太太再次兴奋不已。我对毕卡索与布拉克的立体主义作品对比很感兴趣,也被摩尔与贾可马蒂“一肥一瘦”的雕塑深深吸引。而太太则在里边的上循家具设计展流连忘返。一顿藜麦沙拉与剁碎生马肉的屋顶午餐,惬意的眺望巴黎市容,晚上再享用一顿主要是生肉乳酪拼盘与煮杂碎的拿破仑离岛家乡菜,也算是幸福了。

离开巴黎的那个早晨,要到乘搭法国高铁TGV的里昂火车站(Gare de Lyon),看到荷枪实弹的军警们在结队巡逻,才再次想起这几年来的好几起恐怖袭击事件。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也还是好整以暇地买了咖啡与精致的糕饼早餐在候车。这里昂火车站,顾名思义,以前就是主要开到里昂的火车停靠的。里昂可谓是法国的美食之都,本来也想流着口水去的,但屈指一算,这趟出游的天数可能不够,只好暂时割爱了。上车一看,这TGV也应该运行了一段日子了,设备都还可翻新一下。我们穿过法国的田野,向邻国瑞士前进,要到令我牵挂多年的又一个“老家”日内瓦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