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5/16)

字体大小:

“没事,没事。”志有点尴尬,转身看到说话的是个穿着围裙的中年人。

“你好,我叫乔,是这里的老板。”乔说着就伸出手。

志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书,看到乔伸出的手,显得不知所措,不知要放下哪只手上的东西才对。他同时把两样东西放下,因为放得有点慌,啤酒溅出来打湿了书皮的一角。

“抱歉!弄湿你的书。”

“没关系,这里的书都预备会被弄湿。”

“还是很抱歉。”

“你喜欢南风的小说?”

“今天第一次看到。还不错,大概是我孤陋寡闻。”

“确实没有几人知道,现在加上你应该有三位。”

“听起来好像不多。”

“难得有人喜欢,我还有作者其他的书籍在店后的储藏室,要去看看嘛?”

“Why not ?”

7.

志看着乔交给他的笔记本,上面都是珠娟秀的字迹。一年前分手后,没有再见到她。这一年他都在悲伤里无法自拔,到了谷底,赫然醒来觉得不可能再往下沉,有种只好往上升的想法。或许是人天生的防御机制,防止人自我毁灭。看着珠的笔记本、字迹,真是千言万语鲠在喉,惹得眼睛发酸,只好分泌液体来减缓不舒服感。

每一页都附有打印再贴在页面上的短文,这些短文应该是南风脸书上的留言。短文下是珠用铅笔或圆珠笔手写的文字。

××××

珠风

五年三个月前

今天老板又无理取闹,无缘由的臭骂我。大概他又受了谁的气就发在我身上。中饭时,我趁同事不注意单独离开办公室。实在不想戴着面具吃饭,跟这些八婆嚼舌,不然就是谈公司里的权力斗争。我厌倦这一切,仅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吃饭看书休息。

单独走在绿荫大道,人来人往成群,都是欢声笑语,却说不出的虚假。

找了家在河畔的咖啡馆,也兼卖三文治之类的便餐。重要的是没有多少顾客,放着爵士乐,一派清静。给自己点了套餐,金枪鱼三文治配上杯咖啡。挑了个靠窗有阳光撒进来的座位,能看到新加坡河。

我不断的盘算银行里的存款,能让我坐吃山空多久?省省应该能撑半年吧!看来等会还是回去跟老板陪个笑脸。今天起要节俭点,努力好好储蓄。还要买多多博点希望,期待哪天能把辞职信重重的摔在老板的脸上,再放F字话,转身头也不回就离开。多爽啊!

××××

珠风

两年七个月前

今天又回去酒吧找书。酒保说老板交代过我可以自由进出藏书的储藏室,反正没人感兴趣。我就在储藏室里寻找南风五年前出版的《饥饿大都市》。储藏室里大概有上百本的《饥饿大都市》,大多受潮,斑驳得厉害,有些还粘上壁虎或不知名虫类的粪便。当然我只需一本,挑了一本看起来比较干净的。

我点了杯加冰的伏特加,坐在吧台阅读《饥饿大都市》,听着迷幻的摇摆音乐。

“明俊看到面包时,眼立刻露出凶光,是空洞的肚皮产生的杀气。在他眼里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唯有面包在自己嘴里才是唯一可接受的事实。明俊眼前的同伴也成了他的对手。康为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口张大成O形无法关起来,唾液沿着嘴角流到下颌滴到地上。霎那间他们已掐着对方的脖子不放,连呻吟声也发不出来。面包表面覆盖了绿色的霉,薄薄的一层就在角头。面包离他们一米多,只要跨出一步弯下腰就能捡起来放进嘴里。他们此刻不是想着死亡,而是在脑里不断反复重演跨出去弯腰捡起面包放嘴里,舌头接触面包稍微嫌硬的质感,但没有破坏他们每个味蕾和神经细胞,细细感受质感和味道。”

来酒吧前吃了好大碗的拉面,还点了一盘生鱼片,饱到肚皮都要撑破。现在喝着伏特加在舒适的环境里,读着这样的文字,感觉有点错位。平面的文字在我脑里翻身跳起来,化身三维影像。明俊和康为身上穿的是脏破的衣服,各处都显现磨损的痕迹。他们同时发现地上的面包,一小块发霉的面包,在现实里根本没人愿意多看一眼。在小说世界里,自然环境早就被破坏,到处都缺乏粮食,能找到任何食物,任何人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取得,包括自己的生命。他们都饿红了眼,就算有再好的修养,此刻都不再重要。他们肉体的须求盖过任何理智,只剩下人类生为动物最原始的需要,吃。无须思考,无须计划,明俊和康为迅速的扑向对方,动作流畅得醉人。当动作都静止,他们已经掐着对方的脖子不放,脸色都渐渐的发紫。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