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危险实验》(8/16)

午夜宽敞的公路依然有不少车辆在夜色的掩护下放肆的奔驰,唯有它们的车后灯出卖它们的行迹,无法完全隐身在夜色里。志尿急,径直走到厨房旁的厕所解手,过后想抽根烟,自然的穿过后门到后巷去,寻找适合抽烟的地方。

9.

咖啡店后巷阴暗,墙角浑浊淡黄灯光是唯一的照明。小沟渠里黑亮浓稠糊状液体发出腐酸的气味,间中还掺杂尿骚味。脚下随时会出现被碾死的蟑螂尸体,有时候还会发现有老鼠。灯下有个堆满各种弃物的垃圾桶,顶部冒着袅袅的轻烟。新加坡几乎到处都禁烟,烟民已经习惯性的在垃圾桶旁抽烟。志走向垃圾桶,靠近点志才看到垃圾桶有人影。人影慢慢清晰,是刚才招呼志的年轻伙计,正借着灯光读书。他虔诚的双手将书捧在胸前,低头专心阅读。志走近时,脚步声惊扰年轻伙计,他抬头看着志,对着志点头微笑,嘴唇似艰难的要开来发声,却没有任何话语流出来。志也向年轻伙计点头示意,低着头点烟抽了起来。

“有烟吗?”年轻小伙打破沉默。

志从口袋里掏出包被压得扁皱的香烟,挑出一根递给年轻伙计,再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帮年轻伙计点烟,然后两人退入各自的黑影里抽烟不语。

“谢谢。”年轻小伙沉默一阵后开口。

志点头示意没事无须放在心上。

“我看你一直看着对面的空地。”

“哦!对面原来是快乐世界,我小时候住在附近。”

“我小时候也在近住过,我住大牌20号。”

“我住大牌19号,还挺靠近的。”

“记忆里,快乐世界是荒废的地方。”

“确实,以你这年纪大概不会见过快乐世界繁华的时候。”

“是啊!”

“选择在这么暗的地方看书?”

“哈哈!宿舍里人多口杂,看本书都会被传好久,超烦。“

“就躲起来看书?”

“嗯!”

“理解。”

“理解?”

“是啊!我也一直在阅读各种书籍,那种跟考试完全毫无关系的书。”

“也被人说?”

“经常被当怪物来看待,问些无聊的问题。”

“理解,只好躲起来看书。”

“感觉像在进行某种仪式。“

“或许是吧!我没你这么厉害,我只读手上这一本吧。”

“不读其他的书?”

“我这种坏小孩怎么会跟读书扯上关系,打死我妈也不信。我在学校实在呆不下,只好出来念社会大学。”

“或许机缘未到,来时自然就会拿起书本来阅读。”

“不如我说个故事吧!“

志抬起头望着棒球帽檐遮住的脸,只看得到年轻伙计的小下巴,却似乎看到帽檐暗影后的那双发亮的双眸。

故事由一个经历大饥荒侥幸存活下来的老人开头。虽然说饥荒大致已经过去,世道还是萧条和混乱。茶寮要是每天有一两个顾客上门,用点粮食换几杯茶,老人还活得下去。老人刚来占据这个破房子,没人多理睬,他就自顾自的慢慢修复房子,那天有人发现屋顶都补好了,大门能上锁。有人看到老人一年总会几次上山去,一趟就是好几天。老人下山时总背着满箩的嫩枝叶,然后一连几天都会在房子炊烟不断,飘散出阵阵的青草涩味。大家猜测这就是老人卖的茶叶,喝过的都赞那淡淡的青涩苦味。老人总是孤独一人,很少说话,从来不跟任何人提起家人的事。当然经过大饥荒,又有哪个家庭是完整的。

老人说不上来,女孩是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到茶寮。女孩每次来都喝两杯热茶,坐在靠近河边的座位,痴痴的看着河。老人开始注意女孩就发现她的眼神不是在河上,而是对岸的空地。那是块传说中的美丽世界,当然在经过几场大战后早就荒废,还传闹鬼,无需篱笆也没人敢靠近。老人不得不承认会注意女孩是因为她的背影吸引他。老人忍不住一面工作一面偷瞄女孩。女孩高挑而瘦削,穿着雪纺纱的长裙,露出的肩膀白皙光滑,反射出老旧日光灯的微亮。她的肩有节奏的微微起伏,不禁让老人泛起她在深深思绪里的想法。从背影老人就觉得女孩很有气质。每日见到的都是烟花之地来的胭脂俗粉,何曾想过世间既有气质。霎间老人也觉得自己受感染,好像要飘起来。老人承认开始注意女孩还是因为非分之想。老人也很惊讶,都这把年纪。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危险实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