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9/16)

字体大小:

老人的茶寮在东西城的交界处,属于无人管辖荒芜的地界。从西边来的上等人都是高贵人物,到东边去寻欢。西边高度发展物质丰富,管制却严格而且无乐趣。东边在战后陷入无政府状态,居然也在混乱中形成繁华的罪恶城市,城里可以想象的各种人类的堕落都有而且都极其兴盛。当然西边的人都是偷偷过去的,通常会在茶寮小息整理行装才回去。这些高贵的人物都会忍不住多看女孩几眼,嘴上不干不净的说些荤话。

女孩不跟任何交谈,连眼神交流都没有,就静静的看着对岸。老人一直搞不清楚女孩是从那一边来的。

那天茶寮里静无一人,听说西边因为性病人数激增,军政府严格的管制,大家都避避风头,暂时不过去东边。以老人的经验,要不了多久军方的人也受不了,然后所谓的严格管制就不了了之。没想到女孩还是来了,照旧坐在最靠近河边的位子,点了杯热茶就呆呆的看着河对岸。天色渐渐暗,也开始下起大雨,老人点了蜡烛送到女孩的位子上。

“天色暗了,给你添只蜡烛。”

“谢谢。”

烛光在风中摇动,女孩的影子长长的投在墙上。摇动的黑影,显得单薄。老人点点头转身就想回去柜台。

“老板,有烟吗?”是女孩的声音,像从河对岸被强风吹赶着冒着大雨过来。老人第一次听到女孩的声音,感觉不太真实,有点措手不及的愣着。

“老板,你还好吗?”

女孩的声音打醒发呆的老人。

“有……”

老人说完慌忙的从口袋乱掏一通,好不容易才找到包香烟。老人从皱扁的烟盒里抽出一根交给女孩,也给自己一根。

“有火吗?”

老人这次有心理准备,比较从容的拿出打火机帮女孩和自己点烟。

“今天真静,一个人也没有。”

“是啊!不如我给您说个故事吧?”老人抽着烟应到。

“说故事?”

“是啊!”

“嗯!”

老人拉了张凳子,整理衣物像是赴神圣的典礼,缓缓的坐下来看着女孩。

茶寮外下着滂沱大雨,风声雨声不绝于耳。茶寮里就女孩和老人就罩在烛光形成的昏黄光网里。大雨纷纷拍打木窗门板,河水急涨挤压着薄弱的河堤,远远传来西边搜查队猎狗的吠叫,光网内自成个小小宁静的世界。

10.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志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万物皆静的后巷显得非常唐突。志不好意思的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马上接电话:“喂!”

“不是说好价钱?还要……”声音随着志踱步出昏暗的光圈而听不清楚。

年轻伙计大口吸入,把剩下三分一的烟吸入,把烟头丢下用脚板灭掉红点。志不久走回光圈內。

“我们聊到哪了?”

“老人要开始讲故事了。”

“故事里讲故事?”

“故事这么说的。”

“听起来挺复杂的。”

“也不会啦!反正就会一层一层的包裹。听故事讲故事的人都是照着自己的心意去诠释。”

“故事就是故事,由听故事的人自己诠释。我确实问得蠢。抱歉!还是继续往下讲吧!”

女孩和老人在烛光下慢慢的啜饮茶。

大战展开前,陷入饥饿的城市迎来短暂的平静,当然后来大家都知道那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活下来的人组织成各帮派,该抢的都枪了,该杀的也杀了,就各自占有资源满足于消耗。各个地界之间形成些所谓的不管地区,这些地区几乎没有人愿意进入,主要是没有资源。河对岸不是现在这样的空地,都是形状古怪的岩石,在岩石缝间都住着些游民,其中一个还开起所谓的酒吧,卖的都是老板酿的酒。没人知道老板哪里来的材料制作这些酒精饮料,至少没人见过老板离开过酒吧。老板吃喝拉睡都在酒吧里,来光顾的人都是各个帮派里偷偷出来喝酒的人,每次来都带点物品、药品或各种器具来交换。也有很多人不喝酒也带着自家多余的物资来酒吧跟老板或顾客交换。老板随意把宝贵的物资堆在酒吧后的储藏室,任何人愿意都可以随意进出放下换酒的物资,或者进去自行挑选交换。当然有不少风言风语关于谁带来的物资不值酒价,或用烂东西换好的物资,老板从来没去管。他只在需要时才到储藏室里寻找所须的物资,从来不整理也不盘点。来的人各个帮派聚落都有,大家都各觅所须从不交流。可能是这样的氛围,反而平静异常。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