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10/16)

字体大小:

有一天,一个粗犷的中年人一进门就得意的对着在吧台的老板吼叫。

“老板给我来一瓶好酒,我这里有几本好书。”说完把两本封面早已破损的书丢在吧台上。酒吧老板伸手把书拿过来仔细的端详,是《百年孤寂》和《画室》。

“好书。”老板难得的露出带点羞涩的笑容。

“最少值一瓶好酒吧?”

“绝对值得。”老板眼睛没离开书本。

“快酒来。哈哈!”

老板转过身到吧台后的橱柜里找出瓶好酒。

“威士忌还行吧?”老板拿出瓶酒对着中年人摇晃。

“有酒精就行!”

老板点点就在吧台里寻找开瓶器。

“这两本都是好书,你喜欢哪一本?”

“我压根没看过。谁还看书啊!哈哈。这两本是在垃圾堆里找到,大概只有你愿意收这玩意,烧了来取暖还嫌单薄。”中年男人说完后得意的继续哈哈大笑。

老板脸色霎时凝重不发一语把威士忌放回橱柜。

“喂!怎么收回去啊?”

老板沉着脸,低着头思考。

“快拿老子的威士忌来,不然老子就把书拿回去。“

老板不发一语把书放进吧台下的抽屉。

“他妈的!难道你要抢!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老板给他倒了杯啤酒重重的放在他面前。

“喂!我要的是威士忌,不然把书还给我。“

“你就只配喝一杯啤酒,还嫌糟蹋了。喝完给我滚,不要再踏入我的酒吧。”老板铁青着脸,每个字都铁钉般刺入听的人耳里。

中年男人陷入尴尬,闷气想发作撒野,但明白这里不是他能生事端的地方,只好把这口气吞下,一口气喝完啤酒就冲出酒吧丢下一句:“他妈的黑店!”

这类事在酒吧里见怪不怪,其他顾客才不愿意理闲事,他们的目的只是酒。

又是个艳阳天,外头的气温颇高,酒吧室内潮湿又热,闷得活像个蒸炉。那年头没有冰块这回事,酒客们都喝得醉醺醺兼大汗直流。

“都是在乱世里,您卖茶他卖酒。”女孩的自语打断老人的故事。

“嗯!”

“不好意思啊!我不经意的一语干扰您的叙事。”

“叙事断裂又不是从这里开始,没什么好抱歉的。”

“叙事断裂?”

“就是无办法用语言来完整呈现故事。”

“不懂。”

“就是无法好好的说故事,只能呈现片段。”

“零碎?”

“嗯。”

“搞不懂。算了还是继续听故事吧!”

“叙事断裂?”志忍不住提出疑问。

“故事是这么说的。”年轻小伙有点尴尬。

“零碎化而无法完成的呈现?”志思满腹疑惑的追问。

“抱歉!我只是讲故事。”

“讲故事的人多加解释就没意思了,还是要听故事的人自己体会。”

“或许吧!我能继续吗?这样打断我对我造成很大的困扰。”

“抱歉!请继续吧!”

“我给妳来点热茶再继续吧!”老人说着就走到柜台后。

老人回来时手上握着个茶壶,热腾腾的蒸汽袅袅。老人给女孩杯里添热茶,也给自己的杯里添茶才坐下。老人缓缓的啜饮热茶,思绪也随着轻烟飞翔到天边。

有一天酒吧来了一个少年,径直走到吧台找老板。

“给我来杯酒。”

“小屁孩口气不小,拿什么来交换。”

“没有任何实体物品。”

“来闹的。我开酒吧这么久,承蒙各路好汉厚爱,还没遇到什么闹场的。”

“我用故事来换酒喝。”

老板专注着手头上的事,没有正眼看着少年。

“不会是狗屁不通的八卦吧?”

“南风的《丰饶都市》”

南风?写《饥饿都市》的南风?

志不禁打断年轻伙计的叙述。

“故事是这么说,至于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就不知道。”

“哦!抱歉再次干扰你的叙事。”

“没事。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习惯被干扰。”

“确实太多不必要的外来刺激,无法好好的用心体悟。”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职场,都被要求同时兼顾多方面,还要无缝的进出各种角色,以便追求最高的效率。”

“听起来很可怕。”

“确实可怕,但是正在进行的事。”

“不反抗?”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