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11/16)

字体大小:

“当自己是问题的一部分,大概不可能反抗吧?”

“或许是吧!抱歉!打扰了,请你继续。”

“嗯。我说到哪?哦!少年要用南风的《富饶都市》来换取酒喝。”

老板抬起头像被冰封般的僵着不动,眼睛射出平时不见的犀利。

“你读过?”

“好长的段时间我只拥有这本有字的读物。我不只读过,还反复不停的阅读。”

“有书本吗?”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忍痛把书烧了取暖,不然我大概无法出现在这里来索酒喝”

“肯定挣扎很久。”

“挣扎?你根本不懂。我那个不叫挣扎,是生死存亡的斗争。”

“我能理解割舍爱书的痛。”

“放屁!你根本不可能懂!”

“……”

“你知道我们走了几天吗?”

“……”

“他妈的50天!天空不断的降下大雪,风刮得我们的脸颊都快流血。每到一处有房子的地方或城镇,我们就搜刮任何可以吃或供使用的物品。药物更是难得可贵。一路上,我们还要躲避其他团伙或帮会的攻击和掠夺。我们开始是四人一伙,到了那个寒冷得无法忍受的冬夜就只剩我独自在山洞里。我为了躲避一班狂徒的追杀跳入河里,挣扎着爬上对岸。好不容易找到可以避风的山洞,可是还是太冷,找来的柴薪都无法点着,最后只能拿出一直藏在身上的《富饶都市》用来起火,火光里都是《富饶都市》里的光影。都市里物资的丰富是我所无法想象的,但却是最吸引我的。堆成山的谷类,流成河的葡萄酒。我逼忍着寒冷,控制颤抖的身体不让它影响眼睛收入的影像。我专注的复刻每个细节牢牢的镶嵌入脑里。当整本书烧光,剩下的就是树枝的光影,我在脑里不断的重播之前复刻的影像。也是控制颤抖不让它扰乱忙着播放的脑子。最后真的没办法,只好闭上眼,然后身体漂浮升高,一直穿过云层在那里俯瞰地球表从荒芜的冻结变成了富饶的都市。”

少年似乎没有打算停顿,一口气把该说的都说完。好像早已把话都复习无数遍,深深的埋心底。可是这些话语犹如沸腾的水,不懈的在寻找出口,一旦得到解放就爆炸似得涌出。老板给少年倒两杯威士忌,少年毫不客气的两口喝完所有的酒。

“这两杯是给你刚说的故事,再来两杯威士忌是《丰饶都市》的订金。”

少年坐下,理所当然的把摆在面前的两杯威士忌光。少年的脸颊都染红,眼神涣散而肢体明显放松。

闪电赫然点亮茶寮里仅剩的两人,又立刻恢复只有烛光的光圈,跟着是轰隆的雷声。之后是异常的安静,除了门窗渗入的风声,仔细听里头参杂了渐近的吠声,隐约还有靴子踩断干枝的脆声。这些不属于周遭环境的杂音的音量越来越大,也示意发出声音的主人正在靠近茶寮。

“我得走了。”女孩警觉的站来起来说到。

“我说故事都不怕,难道妳比我还麻烦。”

女孩苦笑耸耸肩问有没有后门。老人走到柜台后的墙壁,把弄了一个装饰的雕花,墙壁居然噔的裂开个缝可以打开。

“从这里通过到地道。到了T路口,左拐到东边,右拐到西边。”

吠声已经到茶寮门口,有狗等不及用鼻子装大门的碰声。

“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女孩点头道谢闪出暗门后,在门关上前女孩最后放下句:“我会回来听完您的故事。”

老人再见女孩时,西边的军人严格管制早已经解除。其实不管正当还是偷偷过去东边都以军人最多。这种管制注定只是做做戏给某些卫道主义者看。那天生意却是比较冷清,老人也乐得闲下来喝几杯自己特制的茶。

女孩踏进茶寮时老人根本没有发现,她轻手轻脚飘然入内坐在常坐的凳子上。她穿了件黑色连身裙,是当时比较流行的款式和色调。物资匮乏的关系,大多的服饰都尽量简单和单色调。风从窗入进来,稍微拨起她的几撮发丝在空中飘动。女孩依然看着窗外的河对岸的空地。她跟周围的环境如此契合,似乎或早就在那里,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老人发现女孩时有点惊慌的打翻茶杯。这会老人反而显得跟周围格格不入,破坏女孩为茶寮营造出的幽静。连打翻茶杯的脆响也拂不起女孩的衣角,撼动不她瘦弱的身躯。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