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12/16)

字体大小:

“妳来了啊!”老人只能如是说。

女孩抬头看着堆满笑容的老人,也回以微笑再点点头示意我来了。

“来听故事的吧?”

女孩又点点头。

老人替女孩倒热茶后坐在女孩旁的空凳子,点了根烟闭目抽了起来。老人或许受女孩的影响,突然也显得有气质,搭配起女孩画面还是挺悦目。

“那些军人没为难你吧?”女孩打破沉默。

“哈哈!他们几个酒囊饭桶奈何不了我。”

女孩恢复惯有的沉默。

“你不信啊?哈哈!那个带头的长官以前还是我的跑腿。”

女孩只是转头看了老人一眼。

“不信?当然那都是过去了,我现在不过是个卖茶的老人。”

女孩无语的看着老人。

“哈哈!我以前也是扛枪吃粮的。”

“那是很早的时候吧?”

“是啊!那时候明俊和康两位将军还是张司令的下属,两人的关系还很密切。”

女孩眨眨眼透露出她对这话题的兴趣。

“大饥荒已经进入中期,到处都战斗到处都是死亡。那时候我的家人不是饿死就是死在战火中。我是被康为将军在路上捡回军营的,要不然大概会饿死在荒野,不好运还可能被人当粮食吃了。那时候还谈什么人性和道德?唯有活下來才是王道。”

“就這样加入军队?”

“是啊!当时只能跟着我的救命恩人康为将军,加上唯有在军里才有稳定的口粮,也不怕被各种强盗恶人欺负。那是人类史上最糟糕的年代却是我的最好时光。那时候康为和明俊两将军辅佐张司令试图把人类从浩劫里解救出来恢复秩序。日子虽然苦,经常吃不饱也陷入生命安危,但每天都感受到两位将军散发希望的光芒,再苦再危险都誓要完成个人的任务得达成团体的目标。我傻傻的以为这样的气氛会永远保持下去,我对康为将军的效忠无人能比。眼见我们的美好家园远景一步一步成形,战斗的热情更激昂。或许应验那句老,能共苦不能同富贵,我们居然在张司令去世后陷入分裂和内斗,永无止境的内斗。战斗比之前更为激烈,死伤更惨重。我持续在战斗,不停的弑杀原来自己的同袍。情势发展到可笑的地步,有时候杀一杀突然传来命令说已经跟敌方和解,合在一起去攻击原本是我方的某团。麻木麻痹反正有人就杀。我記得那天下着大雨,似乎老天都在为无止境的杀戮哭泣。我在塞滿尸体的战壕里突然觉得受够了,不能止住的哭。这样还是无法解脱,我唯有爬出战壕,挺直着身躯嚎叫:‘把我杀了吧。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子弹穿过我的大腿和胸腔,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愉悦。有种‘嗯!这就对了。’的满足感。”

老人的叨絮嘎然而止,剩下的是外面的风声,还有不知何处传来的虫鸣。

没人开口,大家似乎都陷入某种思考。

“我接到命令去追捕几个逃兵,还下了格杀令。那天晚上是我见过最暗的夜晚,天空墨黑连月亮星星都缺席,风冷得汗毛都竖起来,拉紧军外套仍无法阻止风吹进身体。我带着下属逆风攀过月牙丘到502山顶,全程都是咬着牙前进。我们在那里找到抱着女尸哭泣的逃兵。我当下感到气愤,这简直是对我军的莫大的侮辱。一个应该在战场争战功的家伙,却在这里抱着女尸哭哭啼啼。我命令下属把他捆起来,他极力反抗不愿放手离开尸体。他妈的把他毙了!我怒吼。那个逃兵听到我的声音突然抬起头满脸都是惊讶,我大概脸上也都是惊讶。是他,居然是他。我不敢相信是追随大辈子的司令。我的下属没见过司令的真面,所以没有人认出他。林备,开枪杀了我吧!司令还是平时威武的命令口吻。我惊呆着不知所措。林备,你难道不懂我的意思吗?我懂!我完全懂!只是说不出口。林备,你懂的!来吧!真的很暗,只有我们的手电筒照到的地方才看得清楚。我命令下属把手电筒都关了,撤到山丘地下等我。剩下我单独跟司令,哦!还有女尸。说着月亮从层层厚云里探出头,好像也在我们头顶,投下的光如聚光灯般的点亮,似乎我们此刻在舞台上演着滑稽剧。一个站着腰间有枪却在颤抖得连话也说不清,一个坐在地上抱着没有生命的女尸,看起来还受了伤也走不动,却看起来威武而控制局面。记得把我跟她埋在一起。这是司令留下的遗言。”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