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危险实验

连载小说《危险实验》(16/16)

字体大小:

还是伏特加,唯有它独有的呛鼻劲道才能冲破所有阻塞的思路。

不是真心就可以

我感动天

感动地

却感动不了你

男声悲伤的随着快节奏的电音如泣的唱着。歌唱完,跳跃的音乐依然在继续。是回旋环绕的音乐,都是跳动快速的拍子。

“真的是感动天,感动地,感动不了妳。”志听得痴无故冒出一句。

乔看着沉溺在回忆中的志,不由的想起他的好朋友南风。

她迷失了。她要追寻理想,不服输,不相信她会屈服于现实,她觉得自己能当作家为生。

她遇到各种困难,甚至没有钱吃饭。开始时饥饿促使她放下尊严去垃圾堆里寻找可吃的食物。这是个起步,从这里她不知觉中一步一步的作出妥协。当她警觉时,已经陷入出卖身体来换取活下去的物质。她彻底崩溃、伤心、绝望。她孤独无助,只能用更大的刺激来麻痹自己。她陷入酗酒、毒品、性爱里不能自拔。当我找到她时,她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我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睁着眼离开这世界。她后悔的是自己无法坚持下去,她从来就没有后悔过追求理想。她永别那天,我们还在谈文学。我从来没发现原来我们都热爱文学。我们在一起的那几年为什么都隐藏起来?又或许我们也不知道。大环境是物质和现实,文学这种虚无缥缈的事跟我们沾不上边。要是我们早点找到自己心里的这一块,又能跟对方交流,那是何种乐事。我们却无法更好的沟通,只是沿着世俗要求的人生来过。或许觉得哪里缺了一块,却也不当一回事。大家不都这么过吗?又或许我们都该继续无知下去。或更彻底的无知,无视自己心里深处的渴望。反正大家不都这么过吗?我们就沿着既定好的轨道,工作、结婚、做爱、生子、出国旅行、替小孩争入学、退休、照顾孙子、再死去。月亮、太阳、地球般,毫无思考的就沿着轨道运行,缺的那块,还缺着,痛的还痛着。

志拿起伏特加酒瓶引颈灌入。他的视线被呛出来的眼泪模糊,只看到乔过来把酒瓶接过去。志嘴角夸张的上扬,他的嘴唇形成如新月的勾型。定格的笑容朝着路过的任何人都发出温暖的善意。

14.

乔:

你好!

谢谢这段时间陪我度过生命中一段难熬的日子。

我现在应该启程开始我的实验。

我们为这事讨论无数次。有时候是一起幻想那美好,有时在讨论其中的凶险。你一直很反对我做这个实验。你说:“我已经失去挚友,也有一个可爱善良的女孩为此牺牲,这些都足以证明梦想是不可行的。我不愿再看到任何人,再为不可为之事牺牲。够了。真的够了。”那天你喝多了,说完叨叨絮絮的说够了够了。我听出声音里的无力感和悲伤。我也因为这个梦想失去最爱的人。在最伤心时,我也是够了够了的感叹。

当悲伤过去,当生活又回到单调的两点一线,心里早埋下的种子又开始发芽。不知觉中又开始阅读和书写各种文本。有天收拾整理才惊讶于我的阅读量,我是如何在如此有限的时间里做这么多事。可是我马上警觉不能再让悲剧发生,又有意识的不碰书本。

就在我警惕自己不要再重滔覆辙,我居然找到“诗人琴”。原来她从来就不是什么诗人,也没有南风形容的,活得如此清高飘逸。相反的,那时候在出卖肉体讨生活。“诗人琴”是南风在绝望边缘幻想出来的人物。他或许,受制于肉体的欲望。他的灵魂,自由。

我也看到一个堕落的女子,被南风的精神所感染,站起来跟命运对抗,最终获得幸福。文学无用,文学失落,此刻我又坚信文学的力量。

不要挂念,更不要内疚,是我的选择。如南风和珠循着自己的心,作出同样的抉择,继续乏人问津的古老手工业。


敬上


点击阅读上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