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新马洛桑 美禄美极

字体大小:

我常强调的新马一家,起码在饮食上可体现出来。但要问起,新马“共享”的典型平民化的、可以自己准备的饮食是什么呢?我想答案八九不离十的会是,饮的是冲泡的美禄(Milo)可可,食的则是煮一碗美极快熟面(Maggi)。许多读者也许与我一样,从小认为这两项自己在家可准备的饮食,都是本地(新或马)产品。但究其实,彼等都是雀巢(Nestlé)食品集团的产品。而雀巢是一家源自瑞士的公司,其总部就在日内瓦湖上重要城市洛桑(Lausanne)附近。

遥想起以前自己在日内瓦工作时,几乎每个周末必定要出游。如果没有到法国、意大利或瑞士更远的地方,那就到洛桑去。大多数时候是乘火车,经过瑞士著名的斜坡田野,也还有湖光山色。也乘过船去,经过雀巢就在湖边的工厂时,不知怎地就觉得自己处身在百多年前的工业革命时代。洛桑与日内瓦一样,都是世界上的富豪与下台政客们喜欢买套公寓、建座别墅来退休养老的好去处,所以物价也还是极为高昂的。

你说瑞士有没有贫富悬殊,当然也还是有的。多年前我在一个下着雨的早上来到洛桑,在火车站旁的快餐店里吃着汉堡薯条。忽然有一位打扮入时,但明显非瑞士人者大剌剌就在我面前坐下,然后找个不入流的理由向我要钱。那时年少气盛的我也老实不客气,竟说:“钱我不会给你,薯条你可拿去吃!”此帅哥竟然二话不说,拿起整盒薯条就吃了起来!那镜头对我是很有震撼性的。

这一趟与太太乘火车到洛桑来,主要是希望度过一个悠闲的下午,所以也没特地要看些什么景点,出了火车站就往山坡上的街道走,沿途看了一些太太喜欢的创意家居产品的商店,喝了咖啡。后来到了一个颇大的欧洲广场(Place d’Europe)。这里有两个特色,其一是一个应该是看来是个中下层新移民的集中地吧,把彼等家乡的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其二是这里路桥下的圆拱,许多都被拿来开新派的咖啡馆或红酒雅集。同一个地方,好像却有两种普通的文化体验。

晚餐就在距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家可说是街坊小餐馆吃了。一锅白葡萄酒煮青口,再来一个炖猪手,吃得饱饱再乘火车回日内瓦,算是幸福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