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贩运受害者 逃出虎口舔伤口

  奴隶制度在1833年废除,但今天,它仍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人口贩运。

  人口贩运是暴力罪行,是人权侵犯。每一个受害者背后,都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

  全球有超过4500万人落入人口贩运集团手中,惨遭性剥削或劳工剥削,受害者以女性和孩童居多,共占了79%。在一些贫穷和战乱国家,受害者也会被逼当童兵、乞丐,或被逼婚、器官被盗等等。

  人口贩运是个全球问题,新加坡也无法幸免,在本地,受害者主要被性剥削或劳工剥削。

  非政府组织夏甲国际新加坡办事处(Hagar International, Singapore)与我国警方携手打击人口贩运问题,并为受害者提供援助,让她们回到家乡后,能够展开新生活,也能够保护自己,不再落入魔掌。》p04-07

14岁少女被逼卖淫

Lilis(假名)只有一个简单的心愿:生活能好一点。她为此离乡背井,来到新加坡工作,结果她的生活不仅没有变得更好,反而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Lilis以为朋友给她找了份保姆的工作,来到新加坡才发现上当了。她被逼卖淫,还好后来成功逃脱,并在非政府组织夏甲国际新加坡办事处的协助下,接受辅导,回到家乡后也找到了工作。Lilis现在的生活,真的变得好一点了。

夏甲国际是一个帮助人权被侵犯的妇女和孩童的非政府组织,新加坡办事处在2004年成立,专为人口贩运活动的女性受害者提供援助。

Lilis的不幸遭遇,其实在一些少女身上上演着。由于这些受害者正在协助警方的调查,记者因此无法与她们接触,但透过夏甲新加坡办事处提供的影片和资料,以及与负责人的访问,记者带你一窥受害者的经历,了解她们如何从魔掌中逃出,重拾对人的信任,展开新的人生。  

友人介绍来新当保姆

14岁的Lilis在母亲过世后,父亲和三个姐姐就把照顾弟弟的责任交给她,而Lilis都还没学会照顾自己,更别说要照料弟弟。但父亲和三个姐姐对Lilis不表同情,反而指责她没用,骂她是个累赘。

有一天,Lilis的两个朋友问她要不要到新加坡当保姆或在咖啡厅工作。Lilis认为能工作赚钱帮补家计,家人就会对她改观,一家人的生活也能得到改善,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朋友的提议。Lilis并不知道,自己其实成了人口贩运活动的目标。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1.jpg
好些来自较贫穷地区的女生都是为了改善家人的生活,而坠入人口贩运分子的圈套。(iStock图片)

Lilis抵新后,就被禁锢在一家妓院。她在夏甲新加坡办事处提供的影片中透露:“他们(中介)带我到一家酒店,那里都是衣着非常性感的女人。他们要我穿上暴露的衣服,叫我服侍男人,我不肯,他们逼我就范。我感到害怕,难过又愤怒。”

Lilis和另四个女子被关在一个房间,房门一直锁着,她哪儿都不能去,中介也警告她不准发出任何声音。

有一次,Lilis又被逼接客,她向嫖客求饶,对方得知她是被逼卖身,很同情她,就给了她10块钱,并鼓励她尽快找机会逃跑。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5.jpg

是老天爷也可怜Lilis,想帮助她?第二天,她发现房门上挂着钥匙,她说:“我脸都还没洗,也还没吃早餐,就立刻决定逃跑。”她和同房的一个女子一起行动,两人冲出房间,在马路边拼命地向来往的车子挥手。一辆德士停下,两个女生急忙跳上车,开始用马来语向司机道出她们的处境。司机刚巧是个马来人,即刻载她们到附近的警局。

警方将Lilis和同行的女子送到一家庇护所,并联络夏甲为她们提供援助。警方过后逮捕了中介人。

在庇护所,Lilis回想起自己的经历,觉得痛苦又羞耻。她的情绪很不稳定,甚至有自杀念头。后来在社工辅导下,她才渐渐平复情绪。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3.jpg
Lilis现在已经回到家乡,展开新的生活。(截图取自Lilis在非政府组织夏甲国际新加坡办事处说出个人遭遇的视频片段)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4.jpg
Lilis在朋友提议下前来本地当保姆,但却被逼卖淫,还好她后来成功逃脱。(截图取自Lilis在非政府组织夏甲国际新加坡办事处说出个人遭遇的视频片段)

回到家乡后,Lilis在发廊当学徒。她很喜欢这份工作,也越来越有自信。她说:“我很开心,也很感恩有人愿意帮助我。我不再害怕出国工作,但必须是正当的工作,也要懂得照顾自己。”她的梦想,是能为明星做妆发。

连累母亲女儿自责

Minh(假名)从小受到父亲影响,非常喜欢烹饪。她父亲脊椎曾经严重受伤,导致身体有些畸形,但仍扛起养家的重担,身兼侍应生、厨房助手、主厨等多份工作。Minh看着父亲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自己也对厨师的工作产生兴趣。

Minh的母亲也为照顾家庭和帮补家计奔波,Minh虽然才14岁,但看到父母亲这么劳碌,她觉得自己也有责任为这个家做点什么,包括供妹妹上学。

朋友建议Minh和母亲到新加坡当侍应生,虽然父亲极力反对,但Minh还是跟母亲打包了行李上路。母女俩没想到,朋友口中的“侍应生”,其实是要她们“招待”男人,为男人提供性服务。

Minh的母亲为了保护她,恳求中介不要让Minh接客,由她来做就好。Minh虽然逃过了接客的厄运,却逃不出中介的魔爪,她被关在一间房子里,必须帮忙做家务。她担忧着母亲的安危,每天都很难过。

同房的一个女子同情Minh的遭遇,冒险帮助Minh逃跑,并向警方求助,将Minh的母亲也救出。母女俩被安顿在一家庇护所,Minh相当自责,认为是自己执意来新才导致母亲的不幸。

Minh因为深感自己一无是处而非常痛苦,后来在社工的帮助下,渐渐康复。几个月后,Minh和母亲回到家乡,并在夏甲协助下开始学烹饪。Minh目前还在上课,她的梦想是开一家餐厅。

为何堕入虎口? 中介是熟人 女生易上当

人口贩运活动,不再像是电影中常见的场景: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人被关在集装箱里,手脚被铁链拴住,贩运到另一个国家。

现在,许多受害者都持工作准证入境,只是他们被中介告知的工作,与他们后来被逼从事的工作,并不相同,就像Lilis和Minh。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2.jpg
人口贩运是全球问题,目前有超过4500万人落入人口贩运集团手中,以女性及孩童居多。受害者主要是受到性剥削或劳工剥削。(路透社)

林彦君透露:“我们帮助的这些女生,她们来自贫穷国家,没有受过教育,不知道她们村子以外的世界是怎样的,因此容易上当。许多中介其实是这些女生相识的人,所以轻易取得她们的信任。中介也会伪造护照,报大这些女生的年龄。他们也会向这些女生‘洗脑’,说‘警察都是坏人,如果你在新加坡需要帮助,千万不要找警察,我在新加坡的同事会照顾你’。”

这些女生抵新后,护照被雇主扣住,工作后薪水被扣住,平日的行动受到限制,雇主也会以她们家人的安危威胁她们就范;想逃,谈何容易。当然有像Lilis和Minh一样成功逃跑的例子,也有一些女生是在警方的扫荡行动中获救。

获救的女生会被送到庇护所,等候出庭做证,指控贩运者。夏甲与一群提供无偿法律服务的律师合作,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夏甲的员工和社工也会陪同受害者出庭,为她们提供精神上的支持。

社工黄薇贞 看着受害者从创伤中成长

她们跟我说,她们来到新加坡是有意义的,就是让她们在艰苦中学习。她们学会了怎么生活,学会帮助他人,学会何谓自我价值感。——黄薇贞(志工)

黄薇贞2014年开始为夏甲担任志愿社工。她透露:“这些女生来到庇护所时,因为身心遭受蹂躏,精神上也有严重的创伤,有些患有抑郁症,有些有自杀倾向。她们的自我价值感和自信心都很低,而且在她们的国家,女人的地位很低微,她们也因此觉得自己毫无价值。我的工作是透过创伤治疗,帮助她们重拾信心,让她们看到自己的价值,这是康复之路的关键。”

用镜子和指纹作治疗

在Lilis的影片中,可以看见黄薇贞用镜子和指纹为受害者进行创伤治疗。她向记者解释这两种治疗法。

黄薇贞会跟女生们描述,钻石如此珍贵,是因为它们稀有,但还有比钻石更珍贵的。接着,她让女生们打开手中的盒子,里头有一面镜子,让她们看清自己。黄薇贞说:“我告诉她们,你们也是珍贵的,因为你们是独一无二的。这些女生都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她们说,她们是珍贵的,她们是美丽的。”

黄薇贞也让女生们盖指纹,然后跟她们解释,每个人的指纹都不相同,所以她们每一个都是独特的。

这些女生的遭遇,让她们对人,包括对家人,失去信任(有些是被家人贩卖),黄薇贞必须帮助她们找回这份信任,信任那些真诚要帮助她们的人,因为只有愿意相信,才能得到帮助。

想象80岁时的生活

原谅,是另一堂重要的课。黄薇贞鼓励这些女生说出自己的经历,然后学习放下过去。“我告诉她们,这段遭遇只是她们人生的一部分,它不是全部,她们人生的价值更不应该由这段遭遇来定义。”

这些女生回家后,前面的路还很长。黄薇贞要她们想象80岁时,生活会是怎样,并将这个未来生活的蓝图画出来,借此引导她们说出自己的梦想,并为自己规划将来。

有人画了房子写上“Family”,说希望有自己的家庭和房子;有人画了咖啡厅和餐馆,说想创业;有人画了孤儿院,说想设立孤儿院照顾孩童。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7.jpg
人口贩运的受害者在社工引导下,透过画画说出自己的梦想。对她们来说,是抒发,也是治疗。

与这些女生相处,黄薇贞感慨地说:“我其实从她们身上学到很多。她们走了一段这么艰苦的路,在家乡生活贫苦,来到这里又遭到剥削和蹂躏,但她们仍展现了坚韧的生命力,对生命仍抱有希望。她们也不放弃改善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决心,真的很坚强。”

一些女生面对生命的态度,更是让黄薇贞深感欣慰。“她们跟我说,她们来到新加坡是有意义的,就是让她们在艰苦中学习。她们学会了怎么生活,学会帮助他人,学会何谓自我价值感。我看见这些女生从创伤中成长,然后绽放,感到很安慰。”

受害者在本地获五大援助

从受害者等待出庭,到案件结束终于能回家,可以是好几个月至两三年时间。受害者在本地逗留的这段日子,夏甲会从五方面着手,为她们提供援助。

★保护(Protection)

包括人身保护和法律保护。

人身保护方面,为受害者提供安全的住宿。法律保护则包括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

★康复

夏甲在2015年成立“创伤复原与安居计划”(Trauma Recovery and Resettlement Programme),与一群社工及辅导员合作,为受害者提供创伤辅导和创伤治疗。创伤治疗包括美术治疗、舞蹈治疗、运动治疗等。一些受害者受到雇主虐待,身体有伤,或感染了性病,为她们安排医护治疗。

★教育

给受害者上英语课,下个月也将开办电脑课。

★经济赋权

给受害者上各种技能课,包括理发、美容、烹饪,让她们回到家乡能找到工作。一些劳工人口贩运的受害者在等候庭讯期间,能持特别工作准证,主要是做些后勤工作,不会跟公众有太多接触,例如在厨房洗碗碟,到工厂做包装工作等,让她们赚取收入寄回家。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8.jpg
女生们在庇护所学习各种技能,包括烹饪,回到家乡后才更容易找到工作。

★重返社区

受害者回到家乡后,夏甲会与当地的相关组织合作,协助她们找工作,也为她们成立互助小组。

关于夏甲国际

夏甲国际由一对瑞士夫妇Pierre Tami和Simonetta于1994年设立,他们在柬埔寨首府金边建了第一家庇护所,为惨遭剥削和蹂躏的妇女及孩童提供援助。后来也在阿富汗和越南设立庇护所,并在缅甸为当地的非政府组织提供培训计划。

20170827_lifestyle_renkoufanyun06.jpg
夏甲国际新加坡办事处执行处长詹道军(左二)及市场与通讯主任林彦君(左三),致力为人口贩运受害者提供援助。

在本地,夏甲国际没有设立庇护所,而是与一家庇护所合作,为人口贩运活动的受害者提供援助。

夏甲国际也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香港设立办事处,通过各种活动提高人们对人口贩运问题的关注,倡导打击人口贩运问题,并为夏甲国际的援助计划筹款。

更多详情可上网:hagar.org.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