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建筑师 打造老少皆宜空间与热带花园建筑

建筑师王可欣设计老少空间(左上图、右上图);孙俊雄则打造热带花园建筑(左下图、右下图)。
建筑师王可欣设计老少空间(左上图、右上图);孙俊雄则打造热带花园建筑(左下图、右下图)。

字体大小:

受访者提供照片

新加坡市区重建局选出20位45岁以下的本地杰出建筑师,其中王可欣设计了老少皆宜的空间,孙俊雄则打造了热带花园建筑。

新加坡市区重建局(URA)本月遴选出20位45岁以下(20 Under 45)的本地建筑师,作为本世代最具代表性,也最有潜质的建筑生力军。

这是URA第三次选出“20 Under 45”建筑师名单,先前两次是在2004年和2010年,被点名者包括WOHA创办人黄文森(2004年)与Richard Hassell(2010年)、SCDA的曾仕乾(2004年)、MKPL的萧万国(2004年)都先后荣获总统设计奖,也走出小红点,建筑作品在海外发光。

遴选团主席,URA总规划师范秀玲说,相隔六七年遴选一次,是因为这时段足够让新生代建筑师建立可观的成熟作品:“我们希望支持和栽培我国年轻建筑师,以这作为展示他们对本土空间建设贡献的平台。”

记者从20人中,介绍设计老少空间的王可欣,以及打造热带花园建筑的孙俊雄。

王可欣,服务被忽略客户

20171216_lifestyle_art02_Large.jpg
42岁的建筑师王可欣也有服务一批常被忽略的“客户”——儿童、老人与特殊需求的孩童。

除了普罗大众,42岁的建筑师王可欣还服务一批常被忽略的“客户”——儿童、老人与特殊需求的孩童。这独特的关注,让她和夫婿乔舒华·可马洛夫(Joshua Comaroff)创办的Lekker建筑设计事务所备受瞩目。随着我们的社会迈向老龄化,拥抱包容性,我们也能从王可欣事务所的关注一窥我国建筑的未来。

关心儿童的空间

家有三个小孩,王可欣与可马洛夫特别关心儿童空间。他们设计的The Caterpillar's Cove幼儿发展与学习中心,将室内重塑成奇幻“校园”——一间间宛如出自儿童绘图的小木屋兼当阅读室、教师办公室和育儿室。小木屋周围的“操场”划分成四个开放式学习区;园内特别设备“梯田”,让孩子随意坐、躺、翻滚,鼓励他们多活动。

Lekker在The Caterpillar's Cove幼儿发展与学习中心,打造“房屋”造型的多用途空间,鼓励孩子发挥想象力,通过玩乐学习。
Lekker在The Caterpillar's Cove幼儿发展与学习中心,打造“房屋”造型的多用途空间,鼓励孩子发挥想象力,通过玩乐学习。

幼儿中心获颁2015年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也为Lekker迎来一系列的儿童空间设计邀约,包括看护者中心(AWWA)与连氏基金设立的包容性幼儿园Kindle Garden,并在2014年与后者协力构想出10个未来概念的学前空间,提出将学前空间建在停车场顶层,住宅区常见的公园内、海边、沟渠上等,其中一些概念已被业者落实。

王可欣说:“我们常为被忽略的族群设计。当我们用他们的视角和思维来看建筑空间时,像一扇门那么平常的事物,也会让他们精神紧张,须纳入设计的考量。”

在设计Kindle Garden时,她在许多细节上照顾到部分孩子的特殊需求:多动儿在进入一个封闭空间时会感到焦虑,为此,他们除去门户和墙壁的障碍,采用流畅的空间区分,并选择明亮、素净的中立色彩,不会过度刺激自闭儿与多动儿的感官。

考虑老人的安全

孩子的设计考量在老人身上也同样管用。他们最近就为总理公署和市区重建局完成一份失智老人的建筑空间愿景报告书。王可欣说,不管是为小孩或老人设计,都要考虑到安全问题,比如地面水平变化不能太突兀,确保从一点到另一点必须顺畅,无须使用过多的阶梯。为失智老人设计,也要考虑他们心理上的安全感和退化的视力,避免使用闪亮、反光的材料。

Lekker也为往生者设计空间,替一个本地客户打造他家族在中国南京的一片墓地,将墓地重构为让民众参观的公园。王可欣说:“因为房屋是让人一眼就认出的形体,我们就在园内打造一系列房屋形状的凉亭,有些个别的房屋融成一体,不分彼此,象征夫妻与家人情感的交融。”

Lekker在中国南京打造的墓园采用房屋造型设计凉亭。(Studio Periphery摄影)
Lekker在中国南京打造的墓园采用房屋造型设计凉亭。(Studio Periphery摄影)

孙俊雄,对应热带气候而设计

41岁的FDAT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办人孙俊雄(左图),是一位花园城市孕育出来的新一代建筑师。
41岁的FDAT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办人孙俊雄是一位花园城市孕育出来的新一代建筑师。

41岁的FDAT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办人孙俊雄,是一位花园城市孕育出来的新一代建筑师。正如遴选团主席,URA总规划师范秀玲形容,新加坡建筑师的鲜明特色为,“善用设计对应热带气候和环境,通过自然通风和绿化来降温、节能”。

孙俊雄出道11年,五年前自立门户,与伙伴创设FDAT建筑事务所;之前在著名的WOHA建筑事务所工作达七年,他视两位WOHA创办人黄文森与Richard Hassell为恩师。

他在WOHA的代表作是皮克林宾乐雅酒店(Parkroyal at Pickering),垂直花园和空中花园让酒店宛如16层楼高的大树,绿意盎然,成为牛车水的亮眼地标。孙俊雄领导酒店设计团队,工程耗达四年。他说:“当时很多人不看好这栋建筑能建成,我们做了模型向客户证明行得通。建筑的轮廓和线条看似随机,其实是创意地用三四个标准式的曲线配搭直线构成。”

皮克林宾乐雅酒店是孙俊雄曾参与的建筑设计之一。
皮克林宾乐雅酒店是孙俊雄曾参与的建筑设计之一。

将花园融入摩天楼

孙俊雄这么形容自己:“基本上,我就是一名热带建筑师,我对应热带气候而设计。我们地少人多,但并不表示一定要困在死气沉沉的水泥钢筋玻璃箱子内。通过巧思创意,我们仍能将花园融入摩天楼。绿色植物能有效遮阳、降温,人们无需像在全玻璃建筑内大开冷气,拉下窗帘,眼界还能一片绿油油,一举数得。”

皮克林宾乐雅酒店便是新加坡建筑师对应热带气候环境的漂亮典范,孙俊雄说:“我们让建筑每三四层就设一隅花园,突破花园城市的框架,因为基本上建筑本身已经是自成一格的花园,成为建筑的最大卖点,也让发展商满意。”

孙俊雄自立门户后,设计的私宅“围屏屋”延续皮克林宾乐雅酒店的热带建筑理念,木条组成的围屏包裹着房屋表层,像一把伞似的为屋顶遮阳隔热,围屏通风,花园设在房屋正中央,空气顺畅流通。

“围屏屋”由木条屏幕包裹隔热,中央花园是洋房的绿色心脏。
“围屏屋”由木条屏幕包裹隔热,中央花园是洋房的绿色心脏。

设计皮克林宾乐雅酒店的经验为孙俊雄的事务所开拓海外客户网,目前FDAT为槟城的Park Royal酒店做室内设计,同时在新西兰、墨尔本也有酒店项目进行中。他透露:“我们在海外超过一半都是酒店项目。”

“20位45岁以下”新生代建筑师作品展

地点:The URA Centre, 45 Maxwell Road

日期:即日起至2018年1月31日

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