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艺术登陆新加坡 买气参差不齐

泰国艺术家Thidarat Chantachua难民帐篷《重新开始》,引起不少访客兴趣。
泰国艺术家Thidarat Chantachua难民帐篷《重新开始》,引起不少访客兴趣。

字体大小:

本年度“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本月28日闭幕,在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举行四天(包括VIP预展),至截稿为止,未计算出观众人次。

今年参与画廊仅83家,比去年的131家少了三成。这几年艺博会规模缩小,根据多家受访画廊,买气参差不齐。

一些画廊销售成绩不错,一些不如以往,甚至零销售。有业者反映,主办单位没照顾到画廊需求,没有效规划艺博会主题,带来素质好的艺术品,导致藏家量少。

印尼作品卖得不错

新加坡艺议艺术顾问公司(Art Agenda S.E.A)卖掉一半以上展品,包括超过六件台湾李真的雕塑,各件售价10万到20万美元,一件售价38万美元的印度尼西亚“万隆画派”画家阿曼德·萨达里(Ahmad Sadali,1924-1987)重要作品《生命之树》。公司艺术顾问许方睿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萨达里作品买家是非印尼的重要亚洲藏家,关注东南亚市场已久,这是他的第一件萨达利作品,可见印尼现代抽象市场逐渐扩大。她说:“这回以亚洲战后抽象为题,梳理印尼及台湾现代抽象板块,吸引一批全新买家,开创一个新市场,我们感到十分满意。”

林大画廊(Linda Gallery)销售成绩比去年好,卖掉了印尼伊万·萨吉塔(Ivan Sagita)好几件各售价几万新元的雕塑,中国方力钧的一小幅油画及一张版画,以及中国桑火尧的画。画廊主人马美玲指出,本地市场开始好起来,成绩比去年好,中国也是,前景一片光明。

印尼日惹画廊Srisasanti举行印尼画家赫里·都诺(Heri Dono)专场,卖掉一半作品,每件售价三到五万美元。Gajah画廊卖出印尼画家Yunizar、新晋画家Erizal As等作品。

泰国Number 1画廊售出六名艺术家约八件作品,业绩与往年一样,最高成交价为Tewaporn Maikongkeaw混合媒介《古代的权威》,售价1万8500美元。中国大唐当代艺术中心成绩与去年差不多,最高价为5万美元。

20180130a_Small.jpg
本年度“艺术登陆新加坡”首次引进设计与时装元素。

大件作品卖不出

整体来看,大件作品卖不出,卖出多为小件,或原画卖不出,卖出版画。韩国画廊Arario、日本画廊Whitestone、新生堂和YOD受访时都反映,今年销售缓慢,本区域藏家明显少了,犹豫明年是否再参展。

台湾大雋画廊举行“应物变形”蔡尉成雕塑个展,卖掉不少小件雕塑。台湾尚画廊创办人尚赫德说,艺博会今年规模变小但展品品质更好,画廊展出的4到6万美元作品没卖到,但建立了一些联系,她思考这里市场可能接受更低价位作品。

一些小型画廊虽没销售,但认为艺术登陆新加坡仍是本区域展示艺术品的最好平台。参展四年,来自河内的CUC画廊总监Pham Phuong Cuc指出,艺博会业绩向来缓慢,但越南还没正规艺术市场,画廊挣扎经营,有必要通过艺博会将当地艺术家(如以版画著称的Ly Tran Quynh Giang)介绍给区域藏家。

今年艺博会第一次引进设计与时装元素。马来西亚新山Tree & Me家具设计公司创办人张信峰,用路边被砍伐的向天果树,加入石头,切成圆形雕塑《月亮的痕迹》,与太太黄仪宣的月亮油画一同展出。第一次参展的张信峰说,访客对作品反应好,基于价格,未能售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