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婉芳走出创伤 不当自己的囚犯

六年前的一场交通意外改变了卢婉芳的一生,她右腿截肢,左手残疾。住院两年多,她第二度陷入忧郁。肢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导致她以自残来消除内心的无助与彷徨。两个月前,她在社企找到工作,从聘用弱势者的工作环境,她看到别人的不幸,对自身的残疾有了新认知。她的目标是不想再当自己的“囚犯”。

再过三个月,她将庆祝30岁生日。人生大好前程,却因数年前一场交通意外,把她的憧憬与梦想给彻底击碎。

回首当年,她仍无法走出忧郁与心情的阴霾。

卢婉芳:每跨出一步,都值得为自己喝彩。
卢婉芳:每跨出一步,都值得为自己喝彩。

眼前坐在电动轮椅上的卢婉芳,因为长期久坐,少于运动,人显微胖。但是,笑容还是保持着的,只是偶尔谈起伤心过往,稚嫩的脸庞仍会掠过一抹黯淡。

她这么介绍自己:“我是个截肢者,目前逐渐从心理健康的困境中走出来。”也即是说,她仍旧受精神问题的搅扰。

她说,要接受自己是个残疾者,同时面对萦绕不去的抑郁症,纵然年轻,身心却极端俱疲。这像个无底洞,每天回旋于耳际掺杂着叫声、噪音、谈话声,以及类似魔鬼的呐喊,令她心力交瘁。

交通意外改变一切

六年前那晚的意外,卢婉芳不太想提起,毕竟那是一辈子的痛。交通意外发生后,她被送往医院,醒来时对于意外事故完全断片。或许,她心里至今都排斥或难以意料那场意外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因此选择逃避记忆是最佳的纾解方式。

住院期间,家人都不告诉她意外实情,可能彼此不想再伤痛一回。但是,大学毕业,当时刚踏出社会工作的卢婉芳却面对右腿截肢,左手也残废的结局。不过,她庆幸这只手无须面对截肢的命运。

她说:“我感谢妈妈坚持不让外科医生切除我的左手,因为送院时右腿大量出血,必须截肢以保命,但是医生认为我的左手也必须截肢,因为整只手骨折得太厉害;尤其是曾折断过的手肘,再次撞击断裂,医生认为再次驳接非常困难。但是,母亲害怕我没手活动不方便,央求不让医生动刀。”

最终,左手保留下来,但是她必须接受多次手术与整形,才保有现在这个样子。

卢婉芳摊开左手,深深的手术烙痕像两条蛇缠绕着,肢体保住,却失去其功能,充其量如她所形容:“它可以当我的手机架子!”她使劲,左手几根指头稍微可动,却完全无力掌握东西,连叉子也握不住。

卢婉芳的左手虽然失去正常功用,却可当成手机架。
卢婉芳的左手虽然失去正常功用,却可当成手机架。

她是独生女,父母眼中的宝贝。她说:“女生嘛,总是爱美的,谢谢妈妈当初的决定。如果少了这只手,我不晓得如何面对别人的眼光。”

她的左脚踝骨也受伤碎裂,现在必须靠拐杖才能支撑步行。每逢天气转冷,这腿便会酸痛,她说自己好像变老了。

住院时意识清醒之后,她用右手写了几个字给家人:“原谅那个司机。”这是何等大的包容与爱。或许,这跟她内向的个性有关,息事宁人。她笑说,不原谅又能怎样。她听说家人在事发两年后尝试找肇祸者,最后不了了之。

住院时第二度陷入忧郁

卢婉芳在医院和社区医院前后住了两年多,那段期间,她经历了身心折腾,再次陷入忧郁,精神恍惚。

她的父母只受过中学教育,对她没有施加太多学业压力。受过大学教育的阿姨,对她期望较高,加上她的完美主义个性,在中四会考那一年,因承受不了学业压力而陷入忧郁,她形容自己无法集中精神,晚上无法入眠,甚至会变得急性子且易怒。

发生交通意外后,她第二度陷入忧郁,精神受到另一波冲击。这次,由于肢体伤害严重,外观加上内在的双重冲击,把她脆弱的心灵打垮。

她说:“我不想跟人说话,不想见人,把自己埋在棉被里。”忧郁的魔爪就在这个时候悄悄来袭击她不堪一击的心灵。

住院两年多,她被抑郁症折磨近半年。医生说,她必须继续服药控制病情,否认情况会更严重,情绪会焦虑。

跟许多人面对突发意外一样,她想过了结这短暂的人生。即便现在仍有这样的念头,这是抑郁症所诱发的想法。

一般人难以想象每天有不同掺杂的声音在耳际游移的痛苦。卢婉芳形容,这些声音在脑际不断“自言自语”,一直搅扰着她。她说:“那是电视节目发出的声音,还有自己和类似魔鬼的声音混杂交织着,越是寂静的时候,声音越是响亮。”

抑郁症导致卢婉芳有自残行为,或许她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如她所述,她要求家人帮忙倒水给她喝,但是对方为训练她更为独立而鼓励她自己动手做,她的情绪马上绷紧,认为家人忽略她的需要与感受,气不过而以自残作为发泄。或许,这也是对家人的一种惩罚吧!

现在,她身上结着导尿管,担心身上发出尿臭味会让旁人退避三舍。她说:“我每三个小时得上一次厕所,倒出尿管内累积的尿液。”这种种的不便,经常让她感到生命的不公。

反倒是从小照顾她的祖母对她说,大难不死,庆幸保住小命,这是上天给她的第二条生命,必须更加珍惜,好好地活着。

卢婉芳说:“我希望能更坦然地面对每个人,但是又害怕别人向我投以异样眼光。社会是开放的,人还是挺保守的,尤其是面对寻找工作的时候。”她曾投寄无数应征工作的电邮与信件,那种石沉大海的打击,让她感受世态炎凉,那种心灵创伤与被拒,跟肉体的伤痛一样难以承受。

看到别人的不幸

一两个月前,经营“静谧茶吧”(Hush TeaBar)的王丽婷聘用她协助行政业务,对方鼓励她勇敢地迈出艰难的每一步,一步一脚印,重拾信心与活下去的力量。

她通过一个聋哑朋友,参加“Make the Change”的课程而认识王丽婷,对方欣然接受她。

卢婉芳在“静谧茶吧”的沉静中,找到自己的方向,从这个聘用聋哑人士和有心理健康问题和抑郁症者的工作空间,她看到别人的不幸遭遇,开启了她另一片天空,尤其对自身残疾的新认知。

她看了很多残疾者的激励故事,要向我国残疾奥运乒乓选手朱永辉看齐,后者在一场军舰意外中丧失双腿和左臂,右手剩下两根手指,后来右眼确诊有一颗罕见的恶性肿瘤,他仍积极面对人生,爱惜生命。

在“静谧茶吧”里, 卢婉芳(左二)找到脆弱心灵的情感停泊港湾。(受访者提供图片)
在“静谧茶吧”里, 卢婉芳(左二)找到脆弱心灵的情感停泊港湾。(受访者提供图片)

卢婉芳说:“我们曾在社区医院碰过面,他鼓励我,让我感受到生命的活力。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激励导师,分享自己对生命的认知,也让别人从我的身上看到希望与未来。”这时,她说话的语调从早前的微弱,增添了几许坚定。

她透露,家人希望她能像朱永辉一样,残疾的身体内,拥有一颗比正常人还强大的生命力。好似仙人掌,即使折断了一两根枝,也不会影响它的生长。

不过,每个人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重复另一个成功者的经历而得以完满,而在于不断发掘自己,积极面对失败,做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

在大学时期参加瑜伽,也到过国外参加分享交流活动,希望往这方面发展,如果能成为轮椅瑜伽老师也不错。她说:“不过,我家人不太支持我啦,希望我能多赚点钱,哈哈哈!”

那场意外,她的脊柱也受损,必须动手术加以矫正。她庆幸下半身没有瘫痪。现在,用拐杖可步行20分钟左右,希望慢慢锻炼,身体会越来越好。

人生计划由此开始

卢婉芳希望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计划写一本书,连名字都想好了:《自我投资》(Invest in Youself)。她到新加坡理工学院报读部分时间课程,充实自己。除了打发时间,也让自己能跟人接触。她说:“这只是行动计划,我必须累积更多人生经验,才能写出内容扎实的故事。”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全球超过三亿人口受到抑郁症影响。卢婉芳很关注新加坡人的心理健康与抑郁症问题,这好像传染病一般,越来越多人深受其害。她想回馈社会,帮助跟她一样有需要的不幸者。

自从人生跌入低谷后,她一直在寻找爱,直到王丽婷出现。虽然一切都在重新开始的阶段,她希望学习与效仿对方的企业精神,往社会企业家的道路迈进。

一旁的王丽婷用肯定的语气说:“无论你的家人要求你做些什么,都要把这种做法看成是帮助你成长与独立的好事,千万不要让心里的冲动情绪或耳边萦绕的话语,影响你的判断,导致怪异的行为如自残的出现。记得,家人都是爱你的,不会把你当成是一个负累。”

对于卢婉芳,现在能做的,即是每一次的小进步或小成功,都值得庆祝。社会对较大的成功事迹给予认可,但是很多小成功的故事往往被忽略,这些都是大成功积累的过程。

她仍可依靠拐杖慢慢步行,她突发奇想,想参加垂直马拉松,磨炼意志力,保持活跃,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些,更爱惜自己一些。

腼腆的她,细声地说:“我很怕再受伤害!”她像一个受过惊吓的小鸟,哆嗦在一个角落,害怕陌生人伸出的手,不晓得对方是要保护她,或是攻击她。最安全的,是“你别碰我,让我慢慢地疗伤与复原。”

过去几年,卢婉芳把自己当隐士,拒绝与外界接触,享受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告诉她,不要给撒旦留地步,要勇敢地走向人群,面向阳光,黑暗自然无所遁形。

采访后,她发来的手机短信里说:“我不能再做‘囚犯’了,我想让自己像蜕变的蝴蝶,活出精彩。”

新一年的愿望,她希望能对自己好一些,不要再以自残行为来消除心理的无助与彷徨。祝福她!

右腿截肢,阻碍行动,却挡不住卢婉芳向前迈进的心。
右腿截肢,阻碍行动,却挡不住卢婉芳向前迈进的心。

创立社企 助创伤者修复心灵

“静谧茶吧”创办人王丽婷曾是成功的企业家和女强人。
“静谧茶吧”创办人王丽婷曾是成功的企业家和女强人。

职场身心健康是“静谧茶吧”创办人王丽婷(50岁)所重视的。她曾是成功的企业家和女强人,25岁左右当上国际公司总裁,前途似锦。一场婚变,她从高峰跌至谷底。

她说:“当时,我站在提款机前,户头只剩16元,原本的数十万积蓄被掏空。”

2006至2007年,是她人生最难跨过的关口,美籍丈夫四次背叛她;最无法忍受这个前夫以“作为女人,你却不能生育”为由来宣判他们的婚姻死刑。她的精神完全崩溃,好像骨牌效应一般倒塌。

在王丽婷事业的高峰期,却面临人生最大的心灵创伤,丈夫外遇,她人财两空。她说:“我在职场上很成功,每天顶着很大的压力,努力打拼。但是,最终却要面对离婚的结局。”她结束公司业务,没想过下一步要怎么走。

她描述自己最落魄那一刻。回到家里,面对一张床和一个电冰箱,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四个小时,过去的酸甜苦辣像电影倒叙般重现,焦虑、紧张、失落、无助等,各种情绪交织的网把她深深地缠绕着,几乎窒息。

王丽婷外向,喜欢接受新挑战。以前工作,只要老板问“有谁要接受新任务?”她必定举手。她征服过珠穆朗玛峰,到危地马拉和亚马逊河等地探险,体力难不倒她。但是,心灵的大石,因为婚姻感情变数而瓦解。个子不大的这个“巨人”倒下了。但是,她很快地站起来。

她想起一个银行朋友跟她说的话:“你是个有才华的人,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这让她有了重新振作的动力。同时认清人生不只是花时间追求财富而已,这些她曾拥有过,下一步,她希望能帮助更多社会上有需要的人。

王丽婷到印加帝国遗迹,绕着安第斯山脉健行到印加古道(Inca Trail)。(受访者提供图片)
王丽婷到印加帝国遗迹,绕着安第斯山脉健行到印加古道(Inca Trail)。(受访者提供图片)

扶持与陪伴残疾员工

现在,王丽婷聘有四个聋哑人士和两个心理健康问题康复者,这些年轻人承受着不同程度的精神压力,一些处理失当而断了弦,修复后需要一个让他们慢慢重拾信心的地方,而“静谧茶吧”这个社会企业便成为一个情感联系站,大家在这里安静地工作,等待心灵完全康复。

残疾者卢婉芳是她刚聘用的兼职员工。有机会跟着一批与自己有类似心理问题和忧郁者相处,让她得以释然。

王丽婷深信,改变自己,方能改变世界。她扶持残疾雇员,给予陪伴与精神辅导。

这几年,她大力支持职场身心健康和公共心理健康倡议,希望雇主更关注员工在工作方面所承受的压力,避免陷入忧郁。

“静谧茶吧”提供上门服务,包括品茶、茶道、情绪管理与个人压力分享等等,目前已为超过3700人服务,包括谷歌、星展银行等客户。她希望人们在追求物质生活的需要时,更不能忘记心理层面的丰富,尤其是释放紧张生活与工作所带来的重重压力,处理不当,最终将把人压垮。

王丽婷领有人生导师(life coach)认证资格,她曾在忧郁中度日,心理几乎崩塌。她充分了解这些抑郁症和精神疾病患者脆弱情感的需要。她的手能触摸人心,她的话语能开启心灵。

动手术矫正视力

她出世即有严重的眼睛斜视障碍,两只黑眼球“外斜”,左眼尤其严重(跟斗鸡眼相反),别人都把她当怪人看待。她说:“我非常自卑,不敢在镜子里好好瞧瞧自己的怪模样,一直到30岁,医生说若不再动手术矫正,视力将受严重影响,甚至有失明的危险。最后,只好动手术矫正,那时候,我才真正鼓起勇气,看清自己的样貌!”她语带轻松地说着这段30年的成长岁月,里头深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精神压力与折磨,尤其是青春期那些年,她都一一扛过来。

或许,她少了一般女生追求美丽的梦想,一头心思投入学业中,从小学至于大学,成绩经常名列前茅,这也多少补足心灵空洞的缺失。

将到南极参加领袖活动

由于王丽婷对社会企业的贡献与探险精神,她受邀参加2月25日在南极洲举办的“南极洲领袖培训与考察活动”(Leadership on the Edge Antarctica Expedition),由世界著名探险家伯特·斯旺爵士(Sir Robert Swan)领导,全球约80名参加者,与会者各自呈现主题演说。王丽婷的内容围绕职场压力所带来心理问题。她说,想跟不同专家汲取更多养分,回国跟更多本地公司雇主分享职场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今年四五月,她将掀开一个全国对话会,宣导职场健康集体影响的工作组,参与者包括银行、医院、教育部、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和国家艺术理事会等等。她指出,尤其是聘有心理健康问题员工的雇主,更必须了解这个深层意义。她说,要走得快,必须靠自己;若要走得长远,必须靠团体。她相信结合众人力量,必定能让更多职场面对精神压力者得到帮助,减少更多人陷入忧郁的困境。

她说:“纵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你,但是我们必须懂得更疼爱自己。”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