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前店屋 中西合并

房子古色古香的大门添了一副对联,增添房子的古雅味。
房子古色古香的大门添了一副对联,增添房子的古雅味。

字体大小:

这栋战前店屋,屋内陈设中西合并。客厅摆设一台三角钢琴,与之相对的是一台出自日本的古筝。客厅中央的大圆型皮革无边椅,与两张中式高背椅成对比。

这栋位于里峇峇利路附近的战前店屋,发展商在将后面的新公寓大楼The Wharf Residence与旧店屋结合在一起翻新后,吸引卢淑娟和丈夫的青睐,没仔细看,就决定以600万元购下。

屋主卢淑娟是女商人,经常往返新加坡和缅甸,在外地习惯住在具有殖民地色彩的房子,在新加坡除了黑白屋,这类战前旧店屋对她来说最有吸引力。“除了旧店屋,我要有特别宽敞的空间,所以这个4622平方英尺的三层楼战前旧店屋深深吸引我。”

结合公寓的战前店屋 与其他旧店屋不同的是,这栋旧店屋大门前的小庭院,虽然没有停放车子的空间,但由于与后面的新公寓属同个发展商,因此屋主可以将车子停放在公寓的停车场,并从后面进入屋内。同时,屋主也能享用公寓的设施如健身室和泳池。换言之,虽然住的是旧店屋,却能拥有现代的公寓设施,可说“旧爱新欢”同处一室。

天井成为饭厅

战前旧店屋往往有旧年代色彩的大门,屋主特别为这栋房子的大门添了一对古色古香的对联,大门两边摆放两张设计时尚的椅子,显示房子的中西风格特色。

这类房子一大卖点是,打开大门就呈现深长的感觉,一眼望去,几乎“见不到底”,在大厅中央,往往有个天井。

不少这类房子的屋主都会保留天井的原状,将之打造成有阳光照射,有雨水可落下,种满花草的露天天井。但卢淑娟却将天井改建成采光十足的饭厅,与开放式的厨房连成一气,让天天爱下厨的丈夫在厨房忙碌完后,直接到头顶空间十足的饭厅用餐。

屋主将天井改建成采光十足的饭厅,与开放式的厨房连成一气。
屋主将天井改建成采光十足的饭厅,与开放式的厨房连成一气。

上到二楼走廊,可以透过玻璃屋顶往下望见饭厅,整个情调也只有在这种格局的旧屋才能感受得到,在本地可遇不可求。

卢淑娟透露,由于旧店屋之前已被发展商翻新,因此她不需要花太多精力装修,主要的装修工程除了将天井改建成饭厅之外,就是浴室,而且设计都由丈夫亲力亲为,然后交由承包商施工,没有另外找设计师,因此省了一笔。装修浴室和其他大小角落只花三个月,费用大约20万元。

房子最大的装修工程在浴室,宽敞时尚,像奢华酒店套房的浴室。
房子最大的装修工程在浴室,宽敞时尚,像奢华酒店套房的浴室。

整栋房子有四间卧房,其中一间改装成丈夫的工作间,另一间成步入式更衣间,并各有相连的浴室。

所有房间都走摩登现代的简洁风格,为了突显旧店屋的独有气质,屋主在摆设方面花了一点心思,结合东西方的精髓。

卧房内开式的落地窗设计大气,弥补房子没有阳台的遗憾。
卧房内开式的落地窗设计大气,弥补房子没有阳台的遗憾。
富丽堂皇的卧房。
富丽堂皇的卧房。

屋内陈设中西合并

这栋房子的屋内陈设中西合并,在客厅,一大主要摆设是一台三角钢琴,但与之相对的却是一台出自日本的古筝。客厅中央的大圆型皮革无边椅,与屋主特地添购的两张中式高背椅成对比。

东方韵味十足的高背椅与另一边的西式大圆形皮革无边椅是屋主精心设计的中西合并视觉感。
东方韵味十足的高背椅与另一边的西式大圆形皮革无边椅是屋主精心设计的中西合并视觉感。
房内的陈设中西合并,有三角钢琴,也有古筝。
房内的陈设中西合并,有三角钢琴,也有古筝。

房子内的西式家具如来自意大利的沙发,则摆在来自北京的地毯上。这许多的中西对比,成了这栋战前旧店屋的最独特风格。

房子内在楼梯间的长走廊是考验屋主摆设概念的角落,卢淑娟添置具有东方韵味的高桌,在台上摆放一些中式碗碟陶瓷罐等,与现代新颖的楼梯和扶手再次形成强烈对比。

卢淑娟说,在这栋房子住了五年,异常舒适。虽然没有阳台,但天井玻璃、设计大气的窗户,以及门前的小庭院都弥补这方面的遗憾。虽然没有电梯,但每天上楼下楼成了她和丈夫的最佳运动。

问她最喜欢并花最多时间的角落,她说:“当然是每天都有饭菜香的天井饭厅。”

楼梯间长走廊的摆设具有东方味。
楼梯间长走廊的摆设具有东方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