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次

作者一句话:这世界上有太多的嘉敏,有时我也分不清哪一个才是我。

不奢望名流千古,只希望能在某人需要的时候,有我的文字的陪伴,让他不孤独。

我们之间,是一个不能反悔的契约。上面写好开始和结束,谁也不需要挽留。见面的次数从一开始就约定好,不多也不少,就13次。听起来还蛮多的,可是能不能摸清一个人的底细,我不清楚。

我们见面时你总是以不同的面貌出现,迷茫的学生,忙碌的上班族,悠闲的银发族。见面的场所也说不定。短暂的一起上班,有时一起喝下午茶,还有一次,记得我们好像是在洗手间遇到的。有时你赶时间,只不过瞥了我一眼就离开,但有时却留太久,连我都不好意思了。 每一次,我都适时的扮演你需要的角色。遭遇相同的朋友,分享心事的知己,给你建议的学长,人生经验丰富的姐姐, 发牢骚的小女孩等。我不知道我们的相处模式是否恰当。每次都没有问你的意见就自己滔滔不绝,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厌倦,讨厌这样的我。

我不求你能够彻底的认识我,了解我。同时我也没办法接近多变的你。毕竟都已经知道这段关系不会长久,我也有所保留。旁人都问说,我们是什么样的关系?说得上是知己吗?还是只是朋友? 我觉得世上不是所有事都需要画上标签,就像我们。如果硬是要说上个什么,我们顶多是比较亲密的陌生人。

从刚遇见你到现在,或许我有了一些改变。变得比较没有那么天真,也长大了一岁。但不管怎么变,本质都还是一样的。我还是多愁善感,可能比常人多一点感伤,多一点不善言辞。你还是一样的令我摸不透,但始终都很温柔。记得有一次,我迟到了,可是你没说什么,只是好声好气的说下次不要这样。

虽然是一开始就说好的离别,但并没有比较好受。那天比想象中来得快,还是说,我其实希望那天永远都不要来。在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我回避了很久。好像如果我不面对,我们不会结束。但梦终究要醒,我们,也终究需要道别。见到你时,我们都没开口。沉默,好像就在哀悼夭折的感情。我们对这段关系本来就没什么期待,但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有了彼此的陪伴。

作者与读者的关系,就像两个素昧平生,却又心灵相通的陌生人。爱上的是文字,而中间没有任何因素的阻碍,单纯,简单。文字可能是一个人最诚实的表达,因为没有表情的面具可以遮掩想表达的情绪,常常让我觉得好赤裸。我也不知道每个人会怎么解读这些文字,只知道你想要读到什么,它就是什么。或许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没有太多的形象,单凭读者的想象力,所以才能够唤起不止一个人脑海深处的回忆,产生共鸣。

创作好像不是一件愉悦的事情,因为夜深人静时比较容易感伤,所以多数都半夜三更才彻夜未眠地写作。可能是故事和情绪都比较害羞,只有在比较暗的时候才肯出来见我 。这段时间里不知道是好是坏,只知道拼了命地写。那我有没有成长呢?从当初知道是散文,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到现在,自己写的东西是散文吗?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人读自己发牢骚似的文章,还觉得满欣慰的,真心感谢没有嫌弃我的自言自语的每一个你。写作对我来说还是个未知数。因为说真的,以我那一点功夫,要靠这个吃饭好像是个遥不可及的事。但因为有了字食族,我才知道,原来我还可以写作。

最近祈祷时我常默念,不奢望名流千古,只希望能在某人需要的时候,有我的文字的陪伴,让他不孤独。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字食族 写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