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指挥新加坡交响乐团22年 用心赋予音乐生命力

字体大小:

指挥家水蓝即将卸下新加坡交响乐团的指挥棒,带领乐团22载,他重视与音乐家、乐手们的沟通,他相信音乐少了人与人的羁绊,就没有生命力。水蓝在音乐上追求准确,但对他来说,再精准,少了人与人的羁绊、热情,音乐就没有生命力。

指挥家水蓝是舞台上的精灵,他激情澎湃,富于戏剧张力。

舞台下他是谦谦君子,和他接触过的人都被他的谦和、亲切所感染。

音乐上,水蓝有他的坚持,但他极少与人争执,彩排的时候,他总是友善地与乐团乐手、独奏音乐家讨论,他从不强迫别人接受他的音乐见解。他说,总体的方向是明确的,但细节往往在讨论间成形成,这就是音乐迷人之处,同一个作品,每次演出,每次磨合,都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这五年来,笔者有幸随团前往伦敦、德国、捷克与吉隆坡巡演,参与乐团在国内外的一些彩排,所见到的水蓝,的确就是印象中那样温柔多情。与乐团乐手交流,他们也都众口一声:“水蓝是个非常好的人。”

没想到一待22年

1997年水蓝正式接过创团音乐总监朱晖的棒子,带领乐团至今,明后天的音乐会后,水蓝的任期也正式终结了。他从没想过会在新加坡待上22年,他感慨地道:“我是真没想到,我以为我只是过渡时期,最多10年,然后接棒的会是卡拉扬。”

新加坡交响乐团是个大家庭,水蓝总会这样介绍乐团。

目前乐团的92名音乐家中,有39人团龄超过20年,他们与水蓝并肩作战,一路走来,感情都很深。

水蓝在音乐上追求准确,但对他来说,再精准,少了人与人的羁绊、热情,音乐就没有生命力。

他指了指胸膛说:“少了这个,就没有意义。”

华人爱讲关系,但水蓝强调,这是积极意义层面的关系,人与人相处,就必须经营、珍惜。

水蓝1957年出生在中国杭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自幼学习小提琴,13岁考进解放军总政文工团,立志要当演奏家。无奈在18岁的时候,他踢球伤了手指,无法继续拉琴,演奏梦断,只好转而学习作曲,接着又辗转进入中央音乐学院,追随徐新、黄飞立和郑小瑛学习指挥。

1986年,水蓝获奖学金前往美国深造,隔年参加第37届法国贝萨松国际青年指挥大赛获得第二名,受到小泽征尔赏识,邀请他参与波士顿檀格坞音乐节,与伯恩斯坦合作,受益终身。在美国期间,水蓝先后在巴尔的摩交响乐团、底特律交响乐团与纽约爱乐乐团工作,从旁协助辛曼(David Zinman)、雅尔韦(Neeme Jarvi)与马祖尔(Kurt Masur)三位名家。

来到新加坡后,他积极拓展新加坡交响乐团曲目,带领乐团出国演出,参与英国BBC逍遥音乐节、布拉格之春音乐节等国际知名音乐盛会。

2009年,水蓝与画家洪亚弟、作家尤今、舞蹈家梁佩贤获颁文化奖。

两年前宣布卸任的时候,水蓝很从容,每次受访都很淡定地想象他的未来:把更多时间留给家人,留给孩子。水蓝才62岁,对指挥家来说,这可是壮年,但顾家这一点,他跟好友小提琴家沙汉姆(Gil Shaham)一样,他们都在事业巅峰时候,选择减少演出,要多陪陪家人。

最好的20年

新加坡的音乐生涯,水蓝说:“这是我最好的20年。”

离卸任的时间越近,水蓝内心越来越激动,上周在40周年音乐会上,他与乐团呈献了动人的贝多芬《第七号交响曲》。贝多芬也是水蓝刚接棒时常演奏的曲目。他还记得他为乐团引介新的贝多芬诠释方法时,乐团上下的冲击。

对水蓝而言,贝多芬的音乐应该是简洁、轻盈的,编制也比较小。他认为从前人们习惯雄壮恢弘的贝多芬音乐,是受到理查·斯特劳斯以降乃至卡拉扬等大师的影响。

水蓝也为乐团及本地观众引介了马勒的作品,2001年10月还带着马勒《第九号交响曲》到北京与上海演出,此后乐团便与马勒结下不解之缘。水蓝也将以马勒告别新加坡,明后两天,他将指挥乐团呈献马勒《第二交响曲》。

自从水蓝宣布卸任,乐团便积极寻找接班人,水蓝表示,近年不会回来客卿指挥,他希望能给新任首席指挥更多空间。

水蓝告别音乐会·马勒复活交响曲

日期:1月25、26日(星期五、六)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

票价:88、68、48、38、28、15元

SISTIC售票,热线:63485555

艺苑团队也制作了视频,访问水蓝、乐团中提琴固定席演奏家顾冰洁与忠实乐迷何人雄,一同回顾水蓝在新加坡不可思议的音乐旅程。扫描QR码观赏视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