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悦读@NLB 林子恒:西方应该加入一带一路

林子恒一带一路.jpg
林子恒分享一带一路的利与弊。(龙国雄摄)

2月1日举行的悦读@NLB活动,华文媒体集团记者林子恒与读者讨论一带一路的利与弊,思考新加坡与国际未来。

林子恒首先整理一带一路从2013年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以来的发展,从西方和中国的观点分析这个倡议背后,是纯粹的经贸协议,抑或是中国意图称霸的工具。

林子恒过去三年在北京担任特派记者,有机会从帝都直击中国的崛起,参与十九大等重要政治事件的采访。

采访官员之余,他也接触北京当地居民。

去年9月,中非论坛北京峰会举行,习近平承诺追加600亿美元支援非洲,非洲国家也积极加入一带一路,希望从中互利互惠。

不过对中国人民来说,中国政府花大钱支援外国,颇感不解,林子恒就记得他采访峰会时,乘一辆计程车,司机向他抱怨:非洲国家又来讨钱了。

中国新殖民主义的开始?

林子恒一带一路.jpg
不少出席讲座者,都踊跃发问。(龙国雄摄)

林子恒说,一带一路的概念一开始相当模糊,现在比较清晰的是,合作多以基础建设为主。西方的自由贸易协定,一般须要遵守严格的标准,高标的好处是建立一套国际间通用的法则,坏处是发展中与落后国家可能不具备能力达标。中国的一带一路,则是先大量投资,标准什么的之后才建立。好处是落后国家得到发展机会,但问题是竞标过程与合约不透明,引来贪腐疑虑,甚至让西方担心一带一路是中国新殖民主义的开始。评论者经常以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的案例,质疑一带一路背后的政治目的。斯里兰卡因为无法偿还债务,将港口移交给中国,该港位处战略地带,引起各种揣测。

虽然现在有70多个国家参与一带一路,但西方阵营始终戒心重重,这样一来,中国完全主宰一带一路的话语权。林子恒说:“我理解西方的担忧,但我觉得西方更应该加入,从内部去改变它的方向。现在中国最大,话语权最大,如果美国参与,美国就可以制衡。”

即便如此,在环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一带一路确实可以作为一个刺激全球经济的动力。

中美会否开战?

年轻学生提出深度问题.jpg
对国际政治感兴趣的初院生黄心语想了解霸权如何取得崛起的正当性。她认为主讲人的解答给她很多启发。(龙国雄摄)

活动上读者发问踊跃,有人为中国的窘境叫屈,有人提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比一带一路,有人担心小国如新加坡只能任由大国摆布。有一名17岁的初院女学生黄心语发问时,从美国自二战跃升为世界霸权的例子,想了解中国何以得到成为霸权的正当性。另一名年轻学生也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问题,中美会否开战?

林子恒回答说,中国作为大国,要得到尊重,不在于它的力量有多大,而是在于它如何克制,成为一个善良的霸权国家。就林子恒的观察,中国在南中国海、最近的华为与孟晚舟被捕事件,都非常强硬。但中国其实不是那个主动要出去整人的国家,它现在的表现,更像是它不懂得如何回应这些事件,因此采取很防备以至于让人错愕的态度。中国要取得合法性,就必须克制,不能让别人觉得它称霸之后别人都要朝贡。

新加坡如何参与一带一路?

林子恒也认为中美之间会不会爆发战争,取决于美国愿不愿意接受另一个强权的崛起。回到新加坡在一带一路的角色,林子恒说,新加坡没有基础建设需要中国支援,因此在一带一路中,新加坡可以参与更高端的项目,提供国际仲裁、金融等服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997716695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