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版浮士德 赋予经典新视角

九年剧场新剧《浮世/德》由新生代导演邬秀丽执导,她大胆改编剧本,通过时空转移和性别转变,为经典剧目开拓新视角。

本地华语剧团九年剧场下周献演新剧《浮世/德》,邀你走入一场富有魔幻彩色的寻“我”旅程。

九年此次选取改编著名德国编剧歌德的剧作《浮士德》(Faust)。

浮士德是德国中世纪传说中的人物,因追求知识和权力,浮士德和魔鬼做交易,出卖了灵魂。《浮士德》被视为德国文学最伟大剧作之一,许多文学、音乐、歌剧和电影都曾以这个故事为蓝本做改编。

九年的版本中,浮士德易名为“浮世德”,性别也由男变女。她是一位出色学者,却毕生郁郁寡欢。她丰富的学识让她获得一切名利,但她毫不满足,渴望生命能让她拥有更多。一位意想不到的访客——梅菲斯特的出现,给浮世德带来连串惊喜。两人做了交易:浮世德须一生伴随梅菲斯特,梅菲斯特将会实现她所有欲望,条件是死后得把灵魂卖给梅菲斯特。为离开那布满灰尘的书房,追求自由,浮世德欣然答应,旋即被卷入一场超现实历程。浮世德花了一生追求心中的抱负、爱情和欲望,她究竟能否实现一生所求?

这是九年成立至今,首次把作品交由新生代导演执导,附团导演邬秀丽将为这部名著刻画出女性版浮世德。

邬秀丽曾多次担任九年艺术总监谢燊杰的助导,谢燊杰说排演这出剧是邬秀丽的选择。当团里在讨论要演出什么剧目时,邬秀丽给谢燊杰三个选择,其中两个是较接近现代生活的当代剧本。谢燊杰问邬秀丽:“三个剧本中,你认为哪个难度最高?你最想要导哪一个?”邬秀丽毫不犹豫回答:“《浮士德》。”谢燊杰就同意了。

谢燊杰后来才知道,邬秀丽之所以提出三个选项,是担心排演难度较高的《浮士德》会被否决。但令谢燊杰欣慰的是,邬秀丽对挑战性最大的剧本最感兴趣,这就是九年新人知难而进的精神。

剧情设在当代

谢燊杰评价邬秀丽时,认为她有想法、风格、品味。“更重要的是,她肯努力,不介意从基本做起,付出长时间学习。这些都是让我们愿意长期投资,提供机会让她把自己磨练成下一代华语剧场导演的原因。”

邬秀丽因此放胆做了很有独创性的改编。歌德的《浮士德》背景与歌德本人时代相去不远,但邬秀丽决定把剧情设在当代。

邬秀丽说,当她告诉朋友们自己正在改编一出经典剧目时,他们问:演员对话是否有莎士比亚语言特色?演员会穿古代衣服吗?演出时长是不是很长?

打破经典剧目改编给一般人留下的这些刻板印象,是邬秀丽创作方向之一,此外,她有更深层的思考,“如何开拓经典作品的多元可能性,是呈献经典剧目的挑战,比如怎样让曾令人赞赏的剧目反映当今时代?如果我只将原文如实翻译,观众还会想来观看吗?歌德花数十年写出这部传世剧目,我改编的难点在于如何体现它不被时空变革所磨损的精髓,并通过不断深入探索,阐明其精华所在。”

新角度激起观众讨论

可预期的是,《浮世/德》将极具现代性。另一重要的改编,是主人公性别转变,浮士德变成女士。

邬秀丽说:“大多数时候,我只把主角视为一个人,一个生活在被称为‘生命’中的人。我知道,无论男性或女性浮世德都可有不同诠释,但我只把性别转换看作一个能为剧本增添新可能性的操作。”这种操作,对邬秀丽而言,是一种探索。“我想探索一种诠释经典的新角度,去倾听一个我们从没听过的新文本,我认为它将会是一种能激起观众讨论的新观点。”

那么,这部作品是否会具有强烈女权主义情绪?

邬秀丽说:“女权主义本身也包含女权主义以外的一些元素,女权主义此刻已在不同语境下被重新定义,我们这一代人总倾向根据体验去尝试理解这个话题。我希望当我们在讨论女性身体相关的主题时,同时也讨论与男性身体相关的主题。通过这点,我期待能把作品中其他主题串联起来,让我们意识到生活中无数事物的交织共存。我第一次接触歌德的《浮士德》,认为它是关于宗教的,再次阅读时,它又是关于自我的,第三次读则发现它在说‘世界’,这就是歌德《浮士德》美妙之处。”

邬秀丽最后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规范和自然不断被重新定义和违反的世界中,与魔鬼达成协议在上古时期几乎是亵渎神明的,如今我们却随意使用‘出卖灵魂’等类似的话,像在暗示此种倾向是自然的。导这部戏时,我常想,如果梅菲斯特这样的人向我提出交易,我该怎么办?如果有人向你提出同样的交易,你又会怎么做?”

《浮世/德》演员卡司是“九年剧场演员组合”成员徐山淇、韩乾畴、梁海彬和温伟文。这是自2016年《赤鬼》后,该团首次呈献只有“九年剧场演员组合”成员演出的作品。

日期:3月21至24日

时间:晚上8时(星期四至六),下午3时(星期六、日)

票价:38元

地点:国家图书馆戏剧中心黑箱剧场

购票网站:nineyearstheatre.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