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乐界新星何子毓 开拓音乐味蕾

现年20岁的中国小提琴手何子毓,是古典乐坛的华人新星。除了小提琴,他也涉猎不同乐器和乐种,并乐于在网络上推广古典音乐。

2016年荣获梅纽因小提琴大赛冠军,2017年步入维也纳金色大厅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同台演出,现年20岁的中国小提琴手何子毓,堪称古典乐坛的华人新星。

何子毓今晚将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同台演出,欢庆创团40周年。音乐会由创团指挥朱晖执棒,为观众带来斯特拉文斯基《夜莺之歌》、莫扎特《第四号小提琴协奏曲》,以及巴托克的组曲作品。

夺冠成名之后,何子毓说,他的确感觉整个音乐生涯面临着一个新的开始,演出占用的时间也变多了。但他很警惕,不能为了眼前的演出,而荒废了小提琴的学习。他也坚持每天游泳,到户外接触大自然。“很多外国人都觉得我是亚洲人,肯定是一直在练琴。但我并不是这样。”

何子毓从小就喜欢大自然,热衷于爬山、旅游。“我以前想过尝试滑翔伞,虽然有点危险,但我很想去尝试飞的感觉……但我必须小心,不能做一些容易受伤的运动,例如滑雪,所以我经常去游泳。”

问及抵新的感受,这位久居奥地利长达八年的青岛男孩,首先提到的是“吃”。并非奥地利的饭菜不好,而是新加坡的美食更具有华人风味。

何子毓回忆说,他的第一位小提琴老师张向荣曾对他说过:“搞音乐的人,以吃为主。”乍听之下虽然古怪,但何子毓说,吃的选择透露出品味的高低,饮食因此与音乐一样,是一门考验品味的艺术。

当年何子毓第一次前往欧洲大陆,来到奥地利萨尔茨堡(Salzburg)的时候才刚满11岁,由张向荣老师带着他一起生活了约两周。两人走街串巷,一边见识各大音乐会和文化艺术,一边尝识当地美食。

尝试中提琴、爵士乐

音乐的味蕾被打开后,何子毓说,这几年来他的音乐兴趣也正在拓宽,涉猎不同乐器和乐种。除了目前正在研修的小提琴硕士班,何子毓也在学习掌握中提琴的演奏技法。

这两种声音很不同,如果用人声来形容,小提琴就像一个高雅的女高音,而中提琴像一个男中音,更结实也更浑厚。随着音乐阅历的积累,何子毓觉得他越发能体会中提琴的音色魅力。

虽然何子毓擅长的是精准的弹奏,表现敏锐的情感,但他内心里其实还有一片属于爵士乐的天地,向往着自由和即兴的灵感。“爵士的节奏感和自由发挥的空间,不像小提琴那么严格地要求精准。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放松方法。爵士给了我一个可控的范围,把我想表达的,我的心情都抒发出来。”

除了弹奏,何子毓也初次尝试作曲,为霍夫麦斯特(Hoggmeister)的中提琴协奏曲谱写了一段两页长的华彩乐段。“由于练习曲目时找不到适合的华彩乐段,老师就鼓励了我自己来创作。之前从没想过能写出来,结果就像即兴创作一样,意外地完成了。”虽然这只是小小的试炼,何子毓还是希望将来也能为小提琴作曲。

20191804_zblifestyle_art_Medium.jpg
何子毓接受“TwoSetViolin”的邀请,在线完成了一系列的小提琴演奏挑战。(互联网)

在网络上推广古典音乐

除了在音乐厅演出,何子毓十分乐意在网络平台上推广古典音乐。去年10月,他接受“TwoSetViolin”(一对小提琴爱好者的YouTube频道)的邀请,在线完成了一系列的小提琴演奏挑战,名为“Ling Ling挑战”。每一位受邀的音乐家须要随机抽选一首演奏曲目和一个另类的演奏方式,如果不出错地完成就算过关,也可以说是音乐界的“不可能的任务”。

何子毓说,他很享受挑战的过程,当然也十分期待看到其他音乐家的表现,尤其是犯错的瞬间。然而,何子毓参加挑战的初衷,还是希望让观众对古典音乐产生新的认识,“不是只有演出才能宣传古典音乐。我觉得这种网络传播方式更适合一般人的口味,以更简单的方式,让所有人都能接受古典音乐。”

何子毓接受新事物很快,这对于身处异乡的他来说是一种优势。但面对音乐作品时,他十分谨慎和谦卑。与他提及近年来打破健力士纪录,成为世界最快小提琴手的本李(Ben Lee),何子毓表示,他尊重不同的音乐见解,但他觉得音乐不是运动,而应该遵循作曲家的精神。与其以速度博取人们的关注,何子毓相信小提琴在自己的步调下,更能传达古典音乐的美。

吃的选择透露出品味的高低,饮食因此与音乐一样,是一门考验品味的艺术。——何子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