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冲绳摄影展 长寿老者镜头前展欢颜

旅居我国的法籍摄影师两年前到日本冲绳拍摄当地的长寿年长者,人生地不熟,却克服了语言不通问题,获得当地人的支持与帮助。“长寿冲绳”摄影展的主角是89岁至106岁的冲绳人,镜头前的长寿者闪耀着岁月的荣光。

日本为全球平均寿命最高的国家,而冲绳岛更是被誉为“世界长寿之岛”。常驻新加坡的法籍摄影师何塞·热兰(Jose Jeuland)对冲绳岛的认识可以追溯到12年前。

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曾阅读过一篇关于冲绳岛人长寿的文章,冲绳岛人长寿的概念便一直烙印在心底。我当上摄影师后,就下定决心完成有关他们的纪录片与摄影项目。”于是,他去年完成首个有关韩国济州岛海女的纪录片与摄影展览后,就展开第二项计划——“长寿冲绳”(Longevity Okinawa)摄影展,拍摄89岁至106岁的长寿冲绳人。

街上拿海报 寻找长寿模特儿

为了展开长寿冲绳岛人拍摄计划,何塞在2017年首度与新加坡籍的太太珊迪(Shanthi)两人来到陌生的冲绳岛。由于不谙当地语言,和当地人交谈是他们面临的首要考验。他们花了大约一周时间,全岛趴趴走,尝试与当地人沟通,建立联系,也请求帮忙联系岛上的长寿者,与他们会面。

何塞说:“要克服这些语言方面的困难须要坚持,也须要耐心地讲述我在寻找的拍摄群体。为了方便更多冲绳岛的岛民了解我在筹备的摄影项目,我与太太在当地人的协助下制作了海报,上面以日文写着我在寻找年长者拍照的请求。我拿着海报在街上到处走,我的坚持总算没枉费,消息很快就传播开来,我也因此寻获联系。”

用肢体语言沟通 

与年长者接触时,何塞发现当中有好些面对他时较为拘谨。他坦言:“这些年长者中,有些会问我为什么要拍他们。对他们来说,自己如同一般普通人,不过,他们大致上都很愿意让我拍照。尽管我不会用日语交谈,但会尽量以他们熟悉的语言说几个单词,以及通过最直接与恰当的肢体接触来消除陌生感。在拍了几张照片后,我也会让他们透过相机预览刚拍的照片,让他们在过程中放松,也更愿意让我继续拍摄。”

何塞也指出,这些年长者有些时候,在开拍前会觉得有压力。这或许因为他们对拍摄感到紧张和担忧,但有家人或孩子在旁安抚情绪后,就自在多。

令他印象十分深刻的是首位他拍摄的百岁人瑞池原富美(Ikehara Tomi)。他说:“池原富美在拍摄时当场就哭了。后来,我们了解到原来平时没有什么人去探访她,她是因为有外国人竟然会对她感兴趣而变得相当情绪化。起初,她只允许我拍她的手,但当她看到我为其他年长者拍照后,回头又来找我,要求我为她拍摄肖像。第二次拍摄时,她还摆出了和平的手势。”

探索亚洲文化

第一次在本地办大型摄影展时,何塞锁定韩国济州岛的海女为拍摄对象,这次二度在本地办大型摄影展,他选择聚焦在日本冲绳岛的长寿年长者。

对于为何选择拍摄年长的亚洲人,何塞说:“其实我收到的意见中,就有人询问我是否只专注拍老年人,但这纯属凑巧。由于我在欧洲与美国生活多年,随后来到本地才有较多机会接触到亚洲文化。”

“长寿冲绳”摄影展以一系列日本冲绳岛的长寿年长者为摄影对象。
“长寿冲绳”摄影展以一系列日本冲绳岛的长寿年长者为摄影对象。

他分享说:“那些拥有多姿多彩生活的人让我感兴趣,尤其是他们的生活与我过去所经历的,或与我生活在一起的人截然不同。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方面,可以从亚洲文化中学习和探索。选择在本地办第二次大型展览主要是因为我常驻新加坡;至于在富丽敦酒店内办个展,则是因为它具有浓厚的文化底蕴,几乎全天开放,公众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都可以参观此展。”

何塞·热兰“长寿冲绳”摄影展

即日(4月19日)起至5月30日

富丽敦酒店(The Fullerton Hotel, East Garden Gallery)

1 Fullerton Square S049178

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