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里说不完的故事 ——尤今及其《沙漠里的故事》

从记者到“家庭主妇”

《沙漠里的故事》是尤今旅居沙特阿拉伯濒临红海的城市吉达时写下的小说。沙特阿拉伯是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国家,尤今在1979年到沙特阿拉伯,在那里居住了一年多 ,当时她的先生担任一家公司的总负责人,驻扎沙特阿拉伯,为当地的王族承建豪宅,她因此以家眷的身份同往。

尤今说:“沙特阿拉伯严禁游客,因此当时担任记者的我,不得不把职业一栏改为‘家庭主妇’。住了一年多后,因为两岁的孩子水土不服,患上严重的哮喘病,我只好带他回返新加坡。1981年,先生合约期满,我再度飞赴吉达,住了一个短时期。先生的工程结束后,想要再去沙特阿拉伯这个‘天方夜谭’一样的国度,已绝无可能。”

在沙特阿拉伯,尤今体验不少至今难忘的事情,她举例:“沙特阿拉伯治国严厉,偷盗者斩手去足,每个星期五在公正广场公开斩首行刑,在五次祈祷时间里不准营业,警察挥鞭对付违法者,喝酒或驾车闯红灯者都得入狱。还有,沙特阿拉伯男女授受不亲。婚宴分成‘男人日、女人日’;动物园也分‘男人日、女人日’;就算坐巴士,也分男人车厢、女人车厢。”

那段日子让尤今目睹当地社会“女人全然没有社会地位,除了当教师教导女学生和当护士照顾女病人之外,不准从事其他领域的工作。”

她说:“当地全然没有娱乐设施,电视播映的,全是与宗教有关的节目。”

20190516_zbnow_youjin_Large.jpg
本地作家尤今去年底“旧作新出”,出版短篇小说集《沙漠里的故事》。(作者提供)

小说取自真人真事

《沙漠里的故事》虽然是一部多年前写成的旧作,但是尤今说:“它完全可以被视为一部崭新的作品,因为去年交由玲子传媒付梓前,我作了大刀阔斧的修改与润饰。故事的架构和情节一样,可是,描绘的方式有了改变,而且,增添许多使书中人物骨肉更为丰满的细节。”

尤今透露,小说素材全汲取自现实生活,书中的主角,全都真有其人。她将当时所见所闻,全透过小说反映。同时,小说中除了当警官的阿里和他的妻子娜拉、当司阍的鸭都拉是沙特阿拉伯人之外,其他多数是她在吉达认识的异乡人,包括英国人塔巴、玛格烈和达力,泰国人合乃、沙旺多、沙猜本,巴基斯坦人苏里曼等。

尤今说:“他们当中,包括工程师、经理、行政文员、杂役、男仆、司阍、送饭小厮等。他们不是象牙塔内虚无缥缈的形象,而是现实生活里有血有肉的人物,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异乡人,全都怀着改善生活的美梦来此打拼,很不幸却在这里碰上像噩梦般的遭遇。有些人从噩梦中醒来后,重新振作,坚强而勇敢地开拓另一扇人生的大门;有些人却一蹶不振,永远沉沦于无边的黑暗里,再也回返不了原来的生活轨道。在和这些异乡人交往时,我深切地感觉,他们就像一部部厚厚的书,每一部书的内容绝无仅有、丰富、深邃、动人。在阅读的过程中,我笑、我哭;在笑声泪影中,他们却已祸福与共地成了我生命里的一个烙印。”

有助了解沙特阿拉伯社会

作为《沙漠里的故事》的作者,尤今说,本书在内容上有其特色:“一直以来,禁止游客到访的沙特阿拉伯都蒙着一层密不透风的黑纱。胡乱的臆测、荒谬的解读,使他人对这个国家产生严重的误解,形成异常紊乱的印象。我旅居该地一年余,提供第一手资料,把神秘的黑纱揭开,让读者得以清楚地窥见这个‘琵琶遮面’的国度。”

尤今也说:“我一直密切注意这个国家的发展,然而,它的变化不大。2017年年底,到阿塞拜疆旅行,邂逅一名来自美国的游客杰斐逊。过去五年,他一直都待在沙特阿拉伯工作,谈起有关沙特阿拉伯的生活,我发现这个政教合一的国家目前依然遵循着过去的轨迹在生活。因此,这部高度写实的小说,可以帮助他人了解这个神秘的国度的内在面貌,包括民情、风俗、生活、禁忌、宗教、法律、饮食、名胜等等。”

在尤今眼里,每个飘洋过海到沙特阿拉伯打工的人,“心中都有一部厚厚的书”,她因而说:“在风俗奇特的沙特阿拉伯生活,在适应的过程中,出现许多意料不到的事,比如英国人塔巴因为酗酒,狂打亲生的稚儿;泰国人沙猜本,因受同事欺凌而割腕自杀;另一泰国人合乃,因为聚赌滋生事端被遣送回国;巴基斯坦人苏里曼,因为被中介欺骗而后回国枪杀了他……他们的经历,对于有意到沙特阿拉伯工作的人,都是很好的借鉴。”

《沙漠里的故事》英译本“Death by Perfume”也已经于2015年由程异(Jeremy Tiang)翻译,Epigram Books出版社出版。

新加坡书展作家分享会:

尤今:沙漠里的故事

主讲者: 尤今

日期:5月31日

时间:下午4时至5时15分

地点:新加坡书展/新加坡首都综合项目(Capitol Singapor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