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厦门街

1981年的厦门街。(市区重建局照片)

字体大小:

厦门街是大坡一条古老的街道,建于1830年代,街道两边都是二战前的两三层楼高老店铺。

记忆中,这些店铺多是“吉埃”、咖啡店、油灯店、洗衣店、火炭店、脚踏车店,以及其他与民生相关的行业;也有中药铺、金纸店和当铺。有些店铺作为会馆会所,也有的改为估俚间。

人生少不了回忆,每当想起童年时光,总会记起厦门街。

厦门街是大坡一条古老的街道,建于1830年代。街道不长,约半公里,一端连接北京街,往西南方向与直落亚逸街平行,切过克罗士街和文达街,一直到安祥山侧的仙祖宫,才转入直落亚逸街,直对麦卡南街口,形成三街汇合交叉。

二战前建建筑

厦门街呈“ L”字形,除了仙祖宫和天后宫后面地段,以及一些小巷口外,街道的两边都是二战前建设的两三层楼高的老店铺。这些店铺前面临街骑楼下,各有约宽五英尺的走廊,连绵不断,行人从街头走到街尾,免受风吹雨打,这就是所谓的五脚基。

这类店铺特色是店铺内部中间有个天井,以透光通风。昔日厦门街和这一带的店铺大都是楼下营业,楼上住人。记忆中,这些店铺多是“吉埃”(杂货店)、咖啡店、油灯店、洗衣店、火炭店、脚踏车店,以及其他与民生相关的行业,也有中药铺、金纸店和当铺;有些店铺也作为会馆会所,也有改为估俚间的。

比较特别的是,厦门街有相当多的九八行、海运关联及进出口货品、加工包装的行业。小时候喜欢去这些店铺门外,观看戴着头巾的阿姨阿嫂,在店内敲开豆蔻、分类、装袋的工作。

义学口与妈祖宫后

厦门街名称的由来,可能是1823至1891年间大移民潮之间,大批由中国福建省渡海到南洋谋生,落户于此的缘故。当年厦门街有一个雅称“义学口”(厦门话:Gi-Oh-Khao),这雅称和1854年陈金声等侨领建立萃英书院,免费优惠贫困孩童上学有关,可惜百年后萃英书院已经湮没。厦门街70号店铺,却保留1886年由奥汉姆主教(Bishop William Oldham)设立的英华学校的原校舍,称ACS House。

厦门街还有另一俗称“妈祖宫后”(闽南语:Ma Cho Keng Au),妈祖宫是当年这一带居民聚集和活动的中心。宫前门开向隔邻的直落亚逸街,在1878至1885年填海造路工程完成前,妈祖宫是临海的;宫的后门开向厦门街,现在是个停车场。

住着较贫困的居民

我出生在厦门街63号的店铺,就读于直落亚逸街的兴亚小学。在这一带生活了九年。记忆中,这里的居民和在这一带活动的人,除了一些头家、店主外,大都是估俚(劳工)、码头工人、海员、店员、杂役、小贩、女佣等比较贫困的居民。他们大多数是讲闽南话,当然也有少数讲客家、广东、潮州、海南及其他方言的华人;也有一些印度居民。

当年从中国、印度来到新加坡的移民,大都是在隔邻直落亚逸街上岸。对从海上来的移民,直落亚逸这滨海大道,像是前庭,是祭天求神、聚会交友的前沿地方。厦门街和附近的克罗士街,更像是生活、营业、居住的后院。

这九年生活中,我遇过兑换钱币的印度商人,看过在烈日下,赤着上身修路、清除沟渠的印度工人,也和角落印度小店店主、印度小贩买过东西。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个在黄昏,身手敏捷爬上灯柱点燃街灯的印度大叔。

各种信仰相安并存

隔街直落亚逸(Telok Ayer)是马来语,意思是海湾。祖父告诉我,路的一端俗称源顺街,曾有马来渔民聚居。但在厦门街活动的马来人却很少,只记得维持治安,身穿灰色短袖上衣、赤黄色卡其短裤的马来警察。许多华族、印度族居民都能讲流利的马来话,不少马来警员、印度小贩也懂得一些华人的方言。各种族相处融洽,交流沟通,没有语言障碍。

厦门街在安祥山旁有座仙祖宫,是我小时候和邻里小伙伴常去看大人拜神的地方。直落亚逸街的天后宫,就在我小学对面。祖父常带我进去,讲述有关妈祖显灵、平息风浪、救护船员、保佑航行的故事。祖父也带我去过崇文馆和福德祠。

在华人居住的地方、街道上,也有回教堂。长大后才知道,它们是阿尔阿布拉(Al Abrar)回教堂,和纳宫神社(Nagore Durgha)。

父亲晚年也和大哥一家人,常到直落亚逸街的卫理公会教堂做礼拜,听牧师以闽南话讲福音。只有居民互相尊重彼此的信仰,庙宇、教堂、回教堂才能相安并存。

除了宗教圣地外,这一带还有多所学校,如早年的萃英书院、崇文馆、英华(ACS)、颜永成,后来的爱同、崇福、兴亚;福建会馆和其他会馆也坐落于此。此外,还有戏曲组织、戏台、书店、印刷公司。这两条平行的街道,可称是文教兴盛的地带。

城市发展的必然

1970年代中期后,厦门街起了相当大的变化,在直落亚逸街交界处的一端,旧校舍、我63号的老家、隔邻的三家店铺被拆除,于1983年盖了厦门街熟食中心和国家发展部部分的停车场。街道另一端和北京街,成为远东广场边缘的步行街。但街道两旁的大多数店铺被保留下来,门面经过装修后更美观。

经营的行业也改变了,九八行没有了,取代的是公司或专业人士的办公室,也有餐馆和酒廊。街边的小贩搬走了,夜市当然也消逝了。路人似乎减少了,更多的是汽车。这似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过程,但在人们心目中,新塑造的一切是否更美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