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中的彩色

客厅、起居室、饭厅三个功能性空间纳合在一起。

字体大小:

圣乔治路的这间四房式组屋,原本的居住空间划分比较“细碎”,设计师将一间较小的卧室和厨房的一面实墙打掉,在较大的一幅“画布”上,绘制了一幅“莫兰迪”风格的画。

视觉艺术作品的“平面”,决定了它单一的欣赏角度,尽管框限人的视觉,却能带来深层次想象。

但一个实际家居,毕竟不是平面的,如果要在家居中实现“入画”的视觉观感,这是否可能呢?

圣乔治路(St George Road)这间四房式组屋,原本的居住空间划分比较“细碎”,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欠缺艺术画面的感觉。

在“居Design Studio”(Ju Design Studio)设计总监张明辉看来,只有稍稍改动格局,整个家庭空间才能打开,才能让设计师的笔创作出富有现代意趣的一幅画。

他的做法是将一间较小的卧室打通,让原本的这间卧室能与客厅连接成一个大的“画布”;另外,也将直面客厅的厨房的一面实墙打掉,改以手拉式玻璃门。在做了这两个大的调整后,张明辉才能开始作画。

他要作的是一幅“莫兰迪”风格的画,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是意大利著名的版画家、油画家。他特殊的用色机制形成独特的“莫兰迪配色”,用时下比较流行的家居配色来看,就是“高级灰”,画面平和自然,舒缓雅致,有一种静态的和谐美。

“莫兰迪配色中颜色都有灰度,即使是亮色,都有灰色基调。”张明辉说:“屋主不怎么喜欢木色,所以除了他以前的木质家具以外,我在设计中尽量避免了对原木的使用。”

所有的颜色都以明色相撞,不忌讳亮色与暗色的对撞使用。

莫兰迪的灰色基调有一种雾化和柔化的效果,所以无论多么冲突的色彩,都能在灰度中融合无碍,灰度就是整幅画的底色。

三室因色彩共处一室

起居室部分使用了旧家具。
起居室部分使用了旧家具。

色彩与空间在平面上有了灵巧的配合。尤其是在打通后的客厅,比起以前相对窄小的客厅,色彩有了各自独立的位置,却也能汇集成恬适而自然的整体——明黄、橄榄、浅灰、蓝黑、红棕、米白,流淌在无阻碍、无隔绝的开放空间中,客厅、起居室、饭厅三个功能性空间纳合在一起。客厅沉静、起居室舒服、饭厅摩登,三室共享同一面长方窗户的通透采光。

饭厅的配色方案相当摩登。
饭厅的配色方案相当摩登。

“我并不建议开放式的厨房,因为厨房仍有油烟和制冷等问题。”张明辉说:“但我还是要让居住者能看到厨房内,在厨房内也能看到外面,保持视觉上的畅行。所以用一扇玻璃门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满足一切需要。”

之所以不让厨房封闭,透明地“融入”,是因为厨房本身也有看点,不能浪费。

岛屿形的流理台设计成浅粉色,还有橱柜也都是浅粉色的,色彩鲜亮又大胆。“除了这一点,厨房的门,也改换了方向,让它正对饭厅。以前的门在厨房一侧,进出须绕远,动线上并不便利。“厨房设置的一个原则是,靠近饭厅。”张明辉说,“所以,所有房间格局的规划,除了要顾及整体设计的相融性,也须符合实际的进出,这些方面都是屋主和设计师应探讨的。”

岛屿形的流理台设计成浅粉色。
岛屿形的流理台设计成浅粉色。

在打通一间小型卧室后,这个家居中只有一个主人房和孩子的卧室。

主人房因为有加大双人床占据,所以只能采用“墙对墙”的设计概念。床的对面其实是看起来像墙的落地式拉门橱柜,用于收纳。橱柜的色彩上白下蓝,有效在制造了色差和“景深”,将空间从视觉上拉大。之所以用深蓝色,是因为这是整个主人房的家具和摆设中没有包含的颜色,突兀,反而是相对狭小的空间中最恰当的色彩搭配。

因为有年纪小的孩子,所以卧室比较容易乱。张明辉和屋主商量说卧室不要太多“留白”,很容易被杂物填满。张明辉建议,用遮盖式的橱柜,可将物品完全收纳并隐蔽,见光的空间就会显得非常整齐。

主人房的收纳柜特别抢眼。
主人房的收纳柜特别抢眼。
共用洗手间明暗互现。
共用洗手间明暗互现。

洗手间也延续了莫兰迪的配色,带灰度的青色方形瓷砖,灰白色的长方形瓷砖,以及大面积的斑点瓷砖,为小小的盥洗空间分割出跳脱的层次。共用的洗手间也采相似的颜色处理。

(Ju Design Studio提供照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