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画家杨子扬 父母共谋 艺途出彩

订户
杨子扬的父亲杨鸿平(右)和母亲詹雪珠(左)对儿女的影响很大,杨子扬和姐姐都从事与美术有关的工作。(龙国雄摄)
杨子扬的父亲杨鸿平(右)和母亲詹雪珠(左)对儿女的影响很大,杨子扬和姐姐都从事与美术有关的工作。(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大学毕业就当起全职画家,在讲求功利的新加坡,许多人都会质疑,特别是为人父母者。

25岁的杨子扬,18岁时就拿定主意,做自己想做的事——当画家,父母是让他水到渠成的最大动力。

父亲杨鸿平与母亲詹雪珠,不但看到儿子的天分,更相信他的能力,辅佐他踏上艺术创作之路,他们不讳言,自己还是儿子拿起画笔的“元凶”!他们何以安之若素?

刚从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的杨子扬(25岁)开始当全职画家,父亲杨鸿平(64岁)和母亲詹雪珠(59岁),丝毫不感到意外。

当华文补习老师的母亲詹雪珠说,儿子当兵时就开始作画了,看他蛮用心,也用功,蛮感动的,就支持他,但他若三心两意,就另当别论。“他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不是最后一张牌打出来,当兵时就已打出牌来。我们一路支持他,载画送画给他画,已经很习惯。我们可说是另类家长,别的家长希望孩子当医生或律师,但我们觉得孩子想做什么都行,只要做到最好,卖力去做就好。”

不过,父母亲给18岁就立志当画家的杨子扬的“指示”是:当画家之前,至少要先念完大学。在广告公司当插图员的父亲杨鸿平说,儿子从小看着他画图的背影长大,多少受到影响,“他未来想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最好完成大学学位,万一画家路不顺,还有后路可退。”

18岁就想当画家,现年25岁的杨子扬大学毕业就当全职画家,与其他想当艺术家的人比较,他从艺的过程相对平顺。从小就受父母熏陶,亦步亦趋朝艺术创作的道路前进。
18岁就想当画家,现年25岁的杨子扬大学毕业就当全职画家,与其他想当艺术家的人比较,他从艺的过程相对平顺。从小就受父母熏陶,亦步亦趋朝艺术创作的道路前进。(龙国雄摄)

杨子扬时常跟父母叨念“搞艺术的,不用拿学位。如果我当画家,画家是不用上学的。”詹雪珠笑说:“不是每个人都是Ruben Pang(本地全职画家彭靖能),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沈望傅,不用读大学,就可创业,这样的人几百万里挑一。他(子扬)的成绩不错,为何不继续念书?”

詹雪珠还说:“读大学不只是考学位,而是培养看事情的角度与想法更有深度。”至少身为母亲,她已察觉到与儿子讨论政治、种族等课题,他会有不同的观点。

华校生詹雪珠坦承个性保守,儿子会帮她“解锁”。以同性恋为例,之前她完全抗拒排斥,是儿子让她了解到同性恋有可能是先天遗传的关系,并不一定是后天社会化的结果。杨子扬的朋友中也有同性恋者,艺术圈也有不少同性恋者,让她逐渐接受。

画贴近自己的东西

杨子扬自学油画,从中一开始到高中(国家初级学院)上美术特选课程,但从未上过正规美术学校。他认为,国大四年,一点遗憾也没有,念美术学校搞不好更浪费金钱与时间。他在国大主修东南亚学,对创作影响很深刻,所学的很贴近自己的想法和心意。比如他的毕业论文写母亲10岁从马国新山移民到新加坡的融入过程。

他说:“我画这些东西是因为最贴近我的生活。家庭是很个人的事,为什么艺术家要讨论政治社会问题,而不是深入心底,贴近自己呢?所以我画我的父母亲,我的家庭。”

对杨子扬来说,画父母再自然不过,去哪里找这样理想的模特儿?他从高中开始,就让父母亲当模特儿摆款给他画,各自画了好几幅。父母亲上小贩中心喝咖啡吃油条的神情被画了下来,妈妈说有时候儿子拍她一半菜篮一半双脚,一路闲步好像被狗仔跟拍,“我们知道是他的兴趣,有求必应,支持就对了。”

其中一张画母亲的油画,早已卖掉。连续两个晚上,詹雪珠穿着同样的衣服,瘫在电视机前的模样被儿子现场画了下来,被在本地工作的英国人买去。詹雪珠还亲自送画过去,不忘跟买家说:“这是本尊”,笑说仿佛灵魂都给带走了。

杨子扬的《妈咪在看电视》(2014)已卖给旅居本地的英国人。
杨子扬的《妈咪在看电视》(2014)已卖给旅居本地的英国人。(受访者提供)

杨子扬也画了父母亲在客厅看电视,趁广告时间,双双低头看手机的神态,非常生动自然。还有父亲坐在白藤椅上,将眼镜往头上架,低头看手机的神态,也有银行家想买,但是爸爸很喜欢,舍不得卖。杨鸿平非常喜欢画里的霎那神情,说起一次儿子手机忘了留在厕所,就因为手机里有这张油画照片,捡到者认得父亲而交回手机。但有一幅画夜景里的爸爸的油画则卖掉了。这些父母亲的日常画面饱含浓烈的情感。

父子竞逐美术大奖

让杨子扬成名的作品是以祖母厨房为题材的《阿嬷的厨房》,获得2016年度大华银行全国绘画比赛资深画家组银奖。杨子扬与祖母拥有许多美好的共同记忆,厨房是让他最有感触的地方,整幅画构图依据祖母厨房摆设绘成,让人如入其境,细节刻画非常细腻动人。某方面来说,油画是杨子扬私密情感与记忆的载体。

《阿嫲的厨房》获得2016年大华银行绘画比赛资深画家组银奖,杨子扬传达了对阿嫲的情感与记忆。
《阿嫲的厨房》获得2016年大华银行绘画比赛资深画家组银奖,杨子扬传达了对阿嫲的情感与记忆。(受访者提供)

讲到参加大华银行美术比赛,父子同心,一同竞赛三次,作品送去送回,儿子终于在2016年打破僵局,得了银奖!杨鸿平参赛的亚克力画,题材是京剧演员与樟宜码头,与水彩画家王金成、画家陈斯标的作品,一起挂在家里客厅墙上。

杨子扬(中)获大华银行绘画比赛奖,父母出席颁奖礼。
杨子扬(中)获大华银行绘画比赛奖,父母出席颁奖礼。(受访者提供)

杨子扬看到父亲樟宜码头的画,唤起记忆,也画了一幅《大海》油画回应,描绘爸爸一个人看海的背影。爸爸和祖父母曾经居住在绝后岛(今圣淘沙),小时候住靠近海,常会到海边划船和游泳,1975年全家迁到直落布兰雅组屋,从此就和海洋疏远了。儿子知道爸爸一直很怀念绝后岛的时光,所以画了日光暗下来后,爸爸回想看海的日子的情景。

杨子扬《大海》(2016)画爸爸一个人看海的背影。
杨子扬《大海》(2016)画爸爸一个人看海的背影。(受访者提供)

英校生的爸爸杨鸿平喜欢儿子自由自在、富有表现力的画法,觉得自己的绘画比较注重细节,画很久都没画完。他对儿子画作若有看法不会明言,而是通过妈妈转达,把“黑脸”任务交给妈妈。个性安静含蓄的爸爸也不会在儿子面前夸他,反而会随口跟朋友提起儿子得奖的事。妈妈有感而发:洋人家长很厉害赞美自己的小孩,但是华人家长总爱教训孩子,其实心里高兴。

爸爸也擅长做木雕与木工,杨子扬的画架及一些画框都是爸爸亲手做的。爸爸会说英语、福建话和马来话,儿子在大学也学了马来文。杨子扬最初选择具象写实绘画这个媒介,与爸爸是广告公司插图员大有关系,可以通过幕景说故事,加上他从小爱看漫画和动漫,具象写实绘画是传达他内在情感的最好媒介。

杨子扬也画过和姐姐童年时在森林玩的照片,18岁开画展展出时,某中学校长要买,但姐姐不肯卖。

杨子扬画下童年和姐姐在森林玩的照片,18岁开画展展出时,有人要买,但姐姐不肯卖。
杨子扬画下童年和姐姐在森林玩的照片,18岁开画展展出时,有人要买,但姐姐不肯卖。(龙国雄摄)

关于画作该不该卖,詹雪珠想起在南洋女中任教的老师陈斯标说过,画家作品有人要买就要卖,不然收在家里累积灰尘,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詹雪珠的语气里难掩自豪:“他(杨子扬)画大伯公(神台)都有人买”,那是洋人银行家,不忌讳神台冥纸桶之类的,可见“各花入各眼”。

在阳台作画到租下画室

今年4月租下工业厂房画室之前,杨子扬都在位于勿洛一带的公寓住家的宽大阳台花园创作,也是这次采访拍照的地方。詹雪珠怜爱地看着儿子长时间坐在那里,一点一滴,一气呵成地完成油画,说不是很多人能做到,觉得儿子认真对待绘画,超自律,已超出做父母的要求。她说:“当下年轻人讲究快活,他不去clubbing(夜店),不去跳舞,蛮欣慰的。”

但是为人母亲,难免很矛盾挣扎。詹雪珠对儿子大学毕业后,马不停蹄地找画室,起初很抗拒,但想到拥有画室就得负起责任还租金,就让他去闯。她说:“既然决定要支持儿子,那就是不归路。他这么年轻,三五年内没做全职工作,以后找工也会很困难。当艺术家,没有CPF(公积金)供房子,但我想他心里有数,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爸爸的想法是:“不用担心。我对儿子有信心,如果真当不成画家,也可以教画啊。”

曾为银行拍摄过电视宣传片,传达做内心喜欢的事的杨子扬说:“当今父母太过重视成绩,孩子也许有其他方面成熟的才华,也可以当烘焙师,可以画画。最重要的是:我们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杨子扬说,这几年碰过很多40多岁的前辈虽然驾大车,生活舒适,但总在埋怨全职画家梦未能实现,使他下定决心不要等赚到钱才当画家,绝不重蹈覆辙。

其实这几年来办个展,参与“艺术登陆新加坡”和“平价艺术博览会”等,杨子扬的画都卖得不错,目前正在举行的个展“不重要的重要”未开展就已卖掉多幅作品,包括耗时两个月完成、售价2万多元的六屏4米长大画《蔬果店》。当身边的同学还在找工作,他很幸运地获得不少作品委约,让父母亲比较放心。

有了画室,显示了年轻画家全职创作的决心与毅力,也让藏家对他更加有信心,接到更多作品委约。一名旅居新加坡的韩国人就向杨子扬委约一幅能代表新加坡回忆的油画,他画了咖啡店;也有一对夫妻邀约画双人肖像画。

杨子扬透露,画室两年的租金已没问题,他的生活简单,一顿饭两块半就解决。他说:“我卖画是想给父母亲一点钱。我卖画不心痛,当家用。我追艺术梦,不是为了要成名,目标其实是要支持我的家庭。我上报,办展览,就可以卖画,就可当全职画家,这样父母老了就可以照顾他们。”

詹雪珠也说:“孩子不要‘啃老’,我们对孩子也不苛求,不会要求每个月固定给多少家用,只要孩子懂得独立,自力更生,懂得做人就行了。”

记者提及杨子扬的画作里有不少社会底层小人物日常生活的表情或背影,诸如上夜班的工人劳累坐车回家,在组屋底层围看下棋赌棋的老人,在咖啡店看世界杯的外劳等。母亲说,儿子从小就有敏感怜悯之心,到小贩中心用餐,如果不跟收拾清理盘子的人说声谢谢,儿子会不高兴。

父母都是“元凶”

杨子扬走上艺术之路绝非巧合,更多是家里环境的熏陶。姐姐杨子晴(27岁)是美术与文学老师,曾经在美国修读美术。小时候,父母常带姐弟俩看画展,父母之前都从事广告业,学过画,也学过陶艺。父亲在南洋美专(今南洋艺术学院)学过平面设计。父母还梦想开一家艺术咖啡座呢!

詹雪珠回想起来笑说,父母对子女的影响很大,杨子扬从小的美术成绩都拿A,姐姐也考上美国的美术学院,当美术老师,“所以儿女这样,父母亲是‘元凶’,责任最大!”

杨子扬童年时与父母及姐姐出游。
杨子扬童年时与父母及姐姐出游。(龙国雄摄)

尽管在新加坡生活费高昂,艺术路坎坷难行,艺术家得担心吃不饱。但是,詹雪珠希望有一天,新加坡的艺术能更成熟,被人认可。她很看不惯那些认为孩子不要读美术,不用上美术课的家长。

在父母眼中,杨子扬是好孩子,很照顾父母,也很爱家。当今很多年轻人很以自我为中心,但儿子若迟回,会通知父母“我有事,会迟回”。

杨子扬说:“我一根烟都没抽过,不想让父母失望。”詹雪珠说:“我相信他。”杨鸿平抽过烟,后来觉得浪费钱,而且在工作场合或让朋友吸二手烟不好,就戒掉了。詹雪珠说:“子扬他爸爸超为他人着想,是超好的人。”由此可见,有其父必有其子。

杨子扬5岁时被在广告公司任职的父亲拉去做麦当劳平面广告的模特儿。
杨子扬5岁时被在广告公司任职的父亲拉去做麦当劳平面广告的模特儿。(龙国雄摄)

杨子扬5岁时曾被父亲捉去当“童工”,在麦当劳平面广告中与表妹一起当模特儿,麦当劳的Happy Meal纸袋上也有他的照片。

妈妈透露,其实小时候曾经怀疑儿子是过动儿,因为他上课不专心,老看天花板,非常调皮,作鬼作怪,妈妈经常被训育主任叫到学校,投诉他不尊重老师,与同学打架。还有家长放话说“同情有这个儿子的家长”。詹雪珠表面上向老师道歉,要老师帮忙教训他,其实为儿子的创意暗自开心,她说:“我以前做广告的,儿子的所作所为很有创意啊。儿子这一路走来也不容易。”

杨子扬小时好动调皮,但妈妈已看到他的创意与天分。
杨子扬小时好动调皮,但妈妈已看到他的创意与天分。(龙国雄摄)

中学时期,杨子扬也有过叛逆期,有时候躲起来不去上课,让学校和父母着急找不到。杨子扬则说,这样的童年多精彩,“中学时期坏学生都抽烟打架,我逃课是小事。艺术家没有一个是好学生的。”

■杨子扬个展“不重要的重要”

即日至24日

谁先觉画廊:iPreciation,50 Cuscaden Rd,HPL House #01-01 S249724

周一至五上午10时至晚上7时,周六上午11时至傍晚6时。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