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盒《水·土:二部曲》 探讨如何编写诠释历史

《水》讲述实里达人的故事。(Zinkie Aw摄)
《水》讲述实里达人的故事。(Zinkie Aw摄)

字体大小:

  戏剧盒推出两部新作《水·土:二部曲》讨论新加坡历史,《土》和《水》分别以华语和马来语演出。前者通过肢体动作和传统口述方式,描绘海人被统治者剥夺家园;后者则是一部讲述实里达人故事的引录剧场。

新加坡开埠200周年之际,戏剧盒以两部新作《水·土:二部曲》讨论新加坡历史,探讨如何编写和诠释历史。创作者们提出很重要的一个疑问:在撰写这块土地和周围水域的历史过程中,哪些故事被遗漏了?

《水·土:二部曲》由“Tanah”(《土》)和“Air”(《水》)两部分组成,分别以华语和马来语演出,附中英文和马来文字幕。在马来文里,“tanah”是土地的意思,“air”则是水,两个词组合在一起形成“家园”。

梁海彬编剧的《土》由郭庆亮、许婉婧联合执导,灵感来自本地作家、文化奖获得者依沙·卡马里(Isa Kamari)小说《悲君统治》。故事围绕着一个原本住在海上的小女孩展开,她因失去原有家园而到岸上生活。当时英国人也来到由马来皇室统治的新加坡,英国人与马来君主争夺这片土地主权,而这小女孩也因此找不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土》由庄欣璇、梁兼豪、陈国联、林伟贤及杨佳乐主演,在马来传统文化馆草坪上演出。这群新晋年轻演员将通过肢体动作,以及街头讲古和朗诵等传统口述方式,在户外呈献这场实验性演出。

许婉婧说:“我们将创造出一个配合地点和故事设计的动态作品。马来文化馆是个令人回味的地方,邻近的甘榜格南也因为与之有着鲜明对比和矛盾之处,而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空间,能让我们一同发掘自身对历史、记忆和所有权的概念。”

编写《土》时,梁海彬做了大量研究,作品是他和两位导演,以及剧本顾问兼《水》编剧祖法礼·拉希(Zulfadli Rashid)联合创作。

梁海彬说:“编写剧本时,我经常会重读陈妙华和温昌的中译本《悲君统治》,最终的剧本是受原作描绘的角色和事件启发而创作。我们尝试想象,以一个海人(Orang Laut)的观点,看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如何巧取豪夺这块土地。我们试图理解200年前的社会状态和世界局势,以及当时马来人民的情怀和世界观。那是一个动荡,处于剧烈变化的时代,人们对生活和前景都感到不安。”

历史也需要想象力

分享自己的历史观时,梁海彬说:“历史向来由胜利的一方编写,我关心的是,我们接收的是由谁编写的论述?我们有没有机会接触不同群体的历史论述?倘若历史只有一种,也就表示视角、观点、解读都只有一种。当某方的历史论述成了霸权论述,当历史只属于主流群体或多数人时,我们其实在排斥那些少数的、处于弱势的边缘化族群。但他们也是历史洪流的参与者啊。当他们在霸权历史中无法拥有一席之位,他们应该如何处理自己在这个世界/社会里的身份和定位呢?”

他亦认为,对于历史,“想象力”也是很重要的。“通过想象,我们尝试把自己代入历史人物、具体事件,因此学习‘怜悯’。在这样的想象练习中,我们有机会问自己:若我身处当时的历史事件中,会选择怎么做?然后我们可以抱着这样的问题,回到现实社会,看着所处的局势,问自己同样的问题——或许答案会因此变得很不一样。”

20190110_zbnow_arts_Medium.jpg
《土》将在马来文化馆草坪上演出。(主办单位提供照片)

讲述实里达人的故事

与《土》相呼应的《水》,是一部引录剧场(verbatim theatre,也称逐字剧场)。引录剧场简单地说,就是使用事件见证者的语言来组成剧本。演员表演时,也尽量照搬当事人原话、情态、语气、节奏及口音。

该剧由郭庆亮及阿迪·柯斯南(Adib Kosnan)共同执导,罗斯兰·柯玛特(Roslan Kemat)、法礼兹·纳吉(Farez Najid)、苏海里·萨法礼(Suhaili Safari)及达莉法·沙里尔(Dalifah Shahril)四位马来演员合演。

《水》讲述实里达人(Orang Seletar)的故事,他们是一个海上游牧民族,几世纪以来都在新加坡北部的水上生活。虽然他们是最早在新加坡定居的族群之一,但今人对他们的了解少之又少。

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实里达人便随着新加坡的发展而改为在马来西亚柔佛定居,并在80年代完全离开新加坡,他们现居柔佛南部村庄,归化马籍。

编剧祖法礼在资料搜集过程中,到实里达人居住的马国甘榜双溪德摩(Sungai Temon)探访,并访问了村民。“在他们亲手打造的餐厅里眺望着柔佛海峡,可以清楚看到对岸的新加坡。我们坐在他们的餐厅里,听着他们分享有关实里达人的历史、现状及对未来的担忧。那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实里达人应该有说出他们故事的权利,我决心要说出他们的故事。”

祖法礼说,实里达人眼下最大的担忧是生计——是否哪一天会被要求迁离现居地,如果真要迁居,能去哪里?“另外,对土地和海水怀有崇敬之心的他们,也担心在整个世界行进之际,自己的历史和文化不能再存续。”

导演之一的阿迪也有同样看法。他认为让实里达人对流离失所和失去家园的挣扎浮上台面是重要的,“‘实里达’除了是我们的快速公路和机场的名字,有些人可能根本不知道实里达人的存在。他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紧密相连,如今却隔着一个边界。”

郭庆亮在总结《水·土:二部曲》所要探讨的问题时指出:“这项创作计划实际上想表达的是人们在不断改变的政治抗争中如何应对变化,如何找到自己的声音,并在不断改变的政治抗争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10月16日至20日

晚上8时15分

马来文化馆

(85 Sultan Gate S198501)

68元

购票和更多详情可上网:

tanah-air.eventbrite.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