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艺术奖得主:陈威强 从画漫画到导漫画

字体大小:

旅居美国旧金山的动画导演陈威强(35岁)飞回新加坡领奖时,用“像领成绩单”来形容非常兴奋与深感荣幸的心情。他的大哥和小妹会陪同他出席颁奖礼。

陈威强从小爱看、爱画漫画,青少年时期经常投稿给学生报《星期5周报》,是联合学生通讯员“漫画快餐”成员,熟悉本地漫画圈子。爸爸常载他去参加画画比赛,不反对他学习艺术,并默默支持他。

陈威强获媒体发展局媒体教育奖学金,2009年自南洋理工大学纯美术系毕业。其动画短片《王国》(Kingdom)入围第69届柏林影展竞赛,也是去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他说:“柏林影展入选作品多是首映,极少有已上映的短片,因此我非常感恩,不知哪里修来的福气。”

这部五分钟动画短片无对白,却花了四五个月完成,探索移居他乡的身份认同、家的定义及文化价值观。陈威强想传达一个人的家就是王国,只有在王国里可以做自己,保留真我。

六年前移居美国旧金山的陈威强说,当地人种多元文化混杂,话题可以涉及种族等,为创作提供文化土壤,而且接受同性婚姻,他与美国籍丈夫同住。

陈威强每年飞回家两三次与家人朋友相聚。他非常感恩新加坡国际电影节经常委托作品或上映其作,提供很多机会。他两年前以《我俩之间》(Between Us Two)摘下新加坡国际电影节东南亚短片项目“最佳新加坡短片”奖。

期许亚洲动画 超越传统民间故事框框

五分钟的短片对白掺杂英语与华语,关于儿子向去世10年的母亲叙述近况,包括同性心态,间接刻画母子情。他说:“这是极度隐私,血泪交杂的告白,好像也向观众告白。我不敢给爸爸看这部短片,他很传统,不会与我谈这个课题。对两个男人之间的结合,我想他需要时间。”

陈威强是第一个作品入围Annecy国际动画节比赛(2015作品《大逃亡》)和Zagreb动漫节(2014作品“Pifuskin”)的新加坡导演。他希望亚洲的动画片能够超越西方人认可的传统民间故事框框。

动画是个媒介而非类型,大有实验的潜能,陈威强探索以时间或电影或视觉为基础的动画叙述方式。他认为目前很难说服他人接受动画导演也能从事装置艺术。从事动漫很孤独,而他的装置作品“Foundin”强调互动,创造空间,让陌生人之间实体碰触而产生音乐等效果,在新加坡M1艺穗节和法国“亚洲制造”节展出。

陈威强也是东南亚第一个地下动画节Cartoons Underground的节目总监。11月进入第八届的动画节,他从1500部片中选出19部,在户外空间Kult Yard免费放映一天,观众在吃喝中观赏更好玩,资金靠餐饮消费筹募。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