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英语《小王子》 要让国内外人又哭又笑

字体大小:

nivo0417_Medium.jpg
本地诗人作家兼国大讲师魏俐瑞花了10个月时间,把《小王子》翻译成新加坡式英语。(李薇摄)

知名法国故事书《小王子》8月推出新加坡式英语版本“The Leeter Tunku”,译者魏俐瑞为了翻译到处“偷听”,希望国人读到Singlish版本时会和阅读其他语言版本一样为这个美丽又哀伤的故事而深受感动,并了解和欣赏Singlish美妙之处。

谁是“The Leeter Tunku”?

这几个字看起来或许有点奇怪,但试着念出来,你应该猜得到:“The Leeter Tunku”就是“小王子”;“leeter”是“little”的新加坡式英语读法,“tunku”(或“tengku”)是马来文,即王子或贵族。

《小王子》(原名“Le Petit Prince”)是知名法国故事书,1943年出版以来广受爱戴,至今已推出约300种语言版本,是世界上最多种语言译本的非宗教书籍。今年8月推出新加坡式英语版本“The Leeter Tunku”,译者是本地诗人作家兼大学讲师魏俐瑞(Gwee Li Sui),这相信是有史以来首次有经典文学作品正式翻译为新加坡式英语。

在一些官方组织眼中,新式英语地位不及“正规”英语,但新式英语有独特句子结构和词汇,要把文学作品翻译成新式英语并不简单,单是书名就看出魏俐瑞的心思。如以新式英语发音为基准,其实可译成“The Leeter Prince”,但他认为这样缺乏本地特色,所以把“王子”译成马来文。

魏俐瑞解释:“王子也可译成putra,选择tunku是因为比较多新加坡人听得懂这个字。我们在办公室有时会用tunku形容一个人,例如说‘他的行为和tunku一样’,就是指他有点‘yaya papaya’(自以为了不起)。”

lil_prince_and_xiu_bo_li__Medium.jpg
法国飞行员作家圣修伯里的经典著作《小王子》 被翻译成300多种语言。(取自网络)

为了翻译到咖啡店偷听

“The Leeter Tunku”的出版商是德国的Edition Tintenfass,公司代表去年联络上魏俐瑞请他担任翻译,碰巧魏俐瑞两周前在新加坡集邮馆看了《小王子》展览,对于各种语言版本的《小王子》大感兴趣。天时地利人和,魏俐瑞决定接下工作。

他说:“Edition Tintenfass推出许多‘濒危语言’的《小王子》译本,而新式英语虽然有许多人在讲,但因为不受鼓励,所以被出版社视为‘濒危语言’。新式英语不像官方语言一样有‘地位’,未得到足够的支持,我们无法在正式场合讲Singlish,也无法赞颂它,讲Singlish会被社会某些族群谴责。”

魏俐瑞几年前写了新式英语的导读本“Spiaking Singlish:A Companion to how Singaporeans communicate”,也曾在《纽约时报》发表关于新式英语的分析文章,对于新式英语再熟悉不过。即便如此,翻译过程非常费劲,他前后花了大约10个月,改了至少五遍才满意。

魏俐瑞看了法文原作,又比对了一个德文和三个英文译本,研究不同译者的翻译异同。为了解背景各异的国人如何运用新式英语,他除了请教不同族群的朋友,也特地在咖啡店和巴士上偷听其他人聊天。  

他半开玩笑打趣道:“偷听我最‘厉害’,因为写诗也须要偷听别人说话,才知道新加坡人在想些什么。”

edit_start_here.00_02_42_21.still005_Medium.jpg
大学讲师魏俐瑞为了把经典著作《小王子》翻译成Singlish,下了不少功夫。(视频截图)

新式英语比想象中包容

最初的翻译,魏俐瑞尽可能用上新式英语词汇,之后每次修正再逐步减少,“因为没有人会那样子说话,所以翻译必须在‘正规’英语和新式英语之间取得平衡。”

此外,他尽量选用源自不同语言的词汇,因为新式英语其实掺杂了多种语言和方言,而且每个新加坡人的新式英语会依年龄和背景而异,所以阅读“The Leeter Tunku”时,可能发现有些部分比较难懂,而每个人认为有难度的地方都不同。魏俐瑞希望大家看到新式英语的多元性和包容性,也鼓励大家在阅读“The Leeter Tunku”时主动认识不熟悉的新词。

魏俐瑞说:“语言没有固定形态,很多词汇都是‘借来借去’,例如roti其实源自梵语。有些词汇也很新,例如‘si gui kia’(死鬼仔)在10多年前根本不流行。Singlish是我们为了彼此了解而产生的,而且可以很简洁地传达我们想要说的话,新式英语的包容能力和‘规模’比我们想象中更大。”

nivo0432_Medium.jpg
Singlish版《小王子》一推出就卖光。(视频截图)

40册首卖日一下子售罄

在本地,新式英语常用作搞笑,主流媒体用上新式英语时都采取较戏谑的做法,魏俐瑞认为这让它变成“喜剧的语言”。

魏俐瑞说:“让读者读Singlish读到笑出来,其实非常容易,因为人们很少阅读新式英语,笑出来或许是感觉好玩或好奇。例如‘Spiaking Singlish’是很认真的书,但大家看了还是觉得好笑。”

对他而言,翻译最大挑战是让大家阅读“The Leeter Tunku”时可以感觉到不同情绪。他说:“这不是一本好笑的书,所以新式英语的翻译一定要让大家流泪才行。”

记者读了新式英语《小王子》,起初确实只觉得好笑。但访问后重读,笑过之后更能体会译者的用心和文字的细腻,相信只要不排斥新式英语,必然能有相同体会。

值得高兴的是,新式英语《小王子》大受欢迎。今年8月在纪伊国屋书店首卖初日,仅有的40本在15分钟内售罄,出版社和书店都相当惊讶,赶紧加印。无论作为收藏或送给外国朋友的纪念品,新式英语《小王子》都有一定意义,期待大家透过小王子重新认识并喜欢上Singlish。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