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编京剧《卖鬼狂想》 三个丑角来“搞鬼”

字体大小:

台湾国光剧团的新编京剧《卖鬼狂想》,由三个丑角担纲,真假交集的剧情,趣味横生的表演,适合京剧入门观众。

你看过一场全由丑角担纲的京剧演出吗?

台湾国光剧团的新编京剧《卖鬼狂想》三个丑角一台戏,妙趣横生创意新,以现代手法巧妙结合京剧丑角逗趣滑稽的演绎,将真诚的谎言与虚假的实话共冶一炉,你信与不信,都在一念之间!

改编自志怪故事《搜神记》中的《定伯卖鬼》,以丑角作为主轴,《卖鬼狂想》全剧从定伯如何推销一头鬼变成的羊说起。作品运用传统戏曲中的虚拟程式化表演,表现剧中看不见的“羊”,以及人鬼互背过河等桥段,借短篇寓言,发人深省。此剧意在探讨何谓真实,何谓虚假?谎言之中或许有实话,实话之中或许隐藏欺骗,虚实并行,正如传统京剧中的表演,真假交集,趣味横生。

这部口碑佳作,2014年在台北首演时,获得观众广泛赞誉,更荣获“台新艺术奖”提名。该剧由台湾资深名丑陈清河担任戏剧指导,现代剧场导演宋厚宽执导。

丑角可搞笑可互动

陈清河浸濡戏曲界已有30年,他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全丑”是特别有意思的安排。“丑角搞笑,又当绿叶,可调剂整台戏,我们还有一句话叫做‘无丑不成戏’,所以每出戏里面或多或少都有丑角,但丑行能表现的范围很广,首先、丑角放得开;第二、丑角能跟观众有互动。”

陈清河说戏中虽标榜三个丑角,但他觉得戏演到最后,观众不会觉得他们是丑角。“反而觉得就是很真实的一个人性在里面,我们是借取丑角的程式用在戏里头,三个演员都是丑角,可是表演很全面。像小鬼要展现的是他的身手矫健;宋定伯则讲究一些比较深沉、老练、干练的语言表演;买羊者则是傀儡般的人物。”

陈清河之前以演员身份参与演出,这次担任主排工作,从各方面都经过一番调适。他说:“导演是小剧场的导演,我是京剧演员,当初讲说让我一个京剧演员来演小剧场的形式,我的压力就大,我是比较传统,比较程式化的演员,而且相对定型,我觉得我的包袱很重,担任主排后,跟导演有很多次意见交换,我‘被迫’接受一些新观念,可是我觉得蛮好的。”

演出所谓的新编京剧,在传统或死忠京剧票友的接受度上,陈清河有自己的看法。“我们这出戏叫新编戏,完全从无到有,整个表演型态也不一样,这出戏有唱有音乐,可是它不是大段的,不是西皮二黄的唱法,它像小曲式的,一个小调式的哼唱,当初作曲的想法就是这样。这部剧很适合入门观众,适合对戏曲有兴趣的观众。如果去一个几乎都是老戏迷的地方,当然会担心,比如去中国大陆,这个问题应该会比较明显,但也有一些年轻的观众表达说支持我们。”

宋厚宽在分享执导戏曲演出的感受时说:“戏曲拥有传统表演形式和很程式化的东西,身为一名现代剧场导演,必须要对这些事情有所理解。在导戏曲的时候,我喜欢把它们拆解成各式各样的元素,比如说:身体、音乐、锣鼓、节奏。我利用这些东西创造出想要的形式,创造出说故事的节奏。但传统戏曲终究还是以演员为主,以演员的身段和表演为主,作为一名导演,须要创造出让演员展现自己技艺的时刻,这是跟现代戏剧最不一样的地方。”

传统戏曲不应怕改变

宋厚宽认为,在传统京剧当中,专属于丑角的戏非常少,这次编剧邢本宁大胆地以三个丑角来编一台戏,就是最大的特色。“利用丑角的插科打诨,针砭时事,来对现代台湾或者是现代社会有一些反思,一些提醒。另外,这出戏虽然以一部笔记小说《定伯卖鬼》为故事原型,但是它又不只是在讲这个故事,编剧甚至用一种有点荒谬剧场的方式,来表现现代人某一种‘困于自己’的概念,或者是困于这个买卖为主的资本社会。”

《卖鬼狂想》是宋厚宽第一个戏曲作品,他直言,因为该剧在台湾得到的好评,以致他开始成为“跨界导演”,他面对戏曲创新时,有了自己一番体会。

他说:“很多台湾歌仔戏团开始请我去帮忙,国光后来也有一些作品比如读剧,或是儿童剧的案子就跟我合作。京剧要如何创新?坦白讲,我觉得最大关键在于传统戏曲的人们不要害怕改变。事实上很多来参与跨界的人,都保持着非常戒慎恐惧,或是一种相当尊重的心情。我们都很希望能从戏曲采撷养分,然后创新。创新通常会带来一些改变,这些改变很可能跟传统的‘习惯’不同。我认为唯有打破自己原先的习惯,然后尝试做一点点不一样的事情,就很足够,那就是一大进步,可以带给观众,甚至带给传统戏曲很不一样的体会跟体验。重点是不要害怕那一点点的改变。”

该剧主要演员有:陈元鸿(饰定伯甲、乙)、陈富国(饰买羊者)、周慎行(饰鬼)。

10月25、26日(星期五、六)

晚上8时(星期六增下午3时场)

滨海艺术中心小剧场

35元

购票网站:esplanade.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