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的玫瑰 “战争时期的越南画家” 藏品展

Duong Ngoc Canh版画《从军》军人手里拿着一朵小花。(国大博物馆提供)

字体大小:

“战争时期的越南画家”展览,通过200件不同媒介的创作,引述那个时代的文学创作,展示不同战争阶段的越南军人画家个人和集体的心路历程,包括身兼游击队员和画家的双重身份的矛盾与挣扎。

……我背上扛了36公斤糖、鱼露、衣服、绘画材料、纸张、水彩和画笔。”(Nguyen Thanh Chau《湄公日记》,2008)

……我这一生,在战争中作画,永远恐惧战争。”(Huynh Phuong Dong)

越南诗人Thanh Thao在其知名诗歌《一个士兵讲述他的时代》(1973)说过“我的时代从不睡觉”。

新加坡国立大学博物馆举办的“战争时期的越南画家:帕拉梅斯瓦兰大使的绘图与海报”展览,通过200件(作于1953年至1992年)不同媒介(如素描、水彩、绘画、版画、海报、漆画)的创作,引述那个时代的文学创作(如诗歌、歌曲),展示不同战争阶段的越南军人画家个人和集体的心路历程,包括身兼游击队员和画家的双重身份的矛盾与挣扎。

棺材里作画

3110-now_2_Medium.jpg
没受过西方美术训练的画家Pham Luc刻画山间援助伤员的纸本水粉画带立体派构图。(国大博物馆提供)

展览策展人宋允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游击队画家到了夜晚,才有空躲在角落作素描或水彩画。Huyuh Phuong Dong(1925-2015)曾提过,晚上找坟场在一口棺材里作画。这批画家只有效忠北越政府,才能有机会继续创作,因此,他们必须从军,而艺术创造成为其生存的方式。

这些战争画在越南政治改革开放后曾被贬评得一文不值,但宋允文说,这些画家其实不少有艺术训练背景,曾在法国人于西贡或河内创办的美术学院接受正统的美术教育,即使是战争画也呈现出美感。比如:在湄公河出生的Nguyen Thanh Chau(1933-2012)于1960年代到乌克兰学美术,擅长水彩画,笔下描绘的海边女游击队员带浪漫主义色彩,或者刻画雨中的游击队员,水雾交融,富艺术气息。

宋允文说:“作为战争目击者,素描与照片有何不同?这些画家的作品不仅从共产主义的写实角度出发,而是有一些美感的诠释。即使画被捕的美国军人,也讲究美感。”

3110-now_1_Medium.jpg
Pham Van Don旧报纸版画《作战时间之后》刻画隧道内照顾孩子的女游击队员。(国大博物馆提供)

Duong Ngoc Canh的金属蚀刻版画《行军》(1963)刻画丛林里的从军路上,一名男军人手上的一朵小花。另一张作于1974年的版画,也出现女军人的枪支口插了一朵玫瑰花。也有军人夜里弹吉他的画面,美好的音乐抚慰了战争的无情。

这批北越的画家中有一些出生在南越,因为意识形态问题,加入北越共产党,被派到南越去参军。比如擅长刻画女性和小孩的画家Pham Luc(1943年生)出生在顺化,在河内长大。

当时的北越共产党也动员女性加入作战,她们上午种田,也是游击队员,晚上要照顾小孩,让孩子不在隧道里发出声音。展览出现女游击队员在隧道里一面持枪,一面摇摇篮或者一边裸上身喂奶的画面,甚至出现小孩子持枪参战的画面。宋允文说,当时北越战争画不允许画尸体和裸体,这次展出仅有一张的尸体画以及一张裸体画。

反政府而被驱逐

战争中的一些知名风景与建筑物也成为画家的主要作画题材,著名桥梁成为越南人在战争中坚韧不拔精神的代表。比如颔龙桥从1965年起,就是美军轰炸目标,但直至1972年才成功被炸毁。总长近2万公里,方便北越运送物资到南越的胡志明小道,也是题材。战争不仅发生在越南,也发生在柬埔寨、老挝的中部高原地带,被炸毁的家园、运货的脚踏车、临时搭起的医疗机构、战斗机等都入画。

有些画家是记者出身,比如Pham Thanh Tam(1932年生)以绘画描绘士兵的艰辛和日常生活,在当时报章杂志刊载,并以文字记录心情。他在日记中写道要和河内同胞告别,心里难过,问下一场战争会在哪里。宋允文指出,这些游击队画家压力很大,随时面对生命危险,即使不被美军炸死,也有可能在森林里被老虎吃了。

北越共产党胡志明主席去世后,画家以水墨、素描、版画等多元化方式创作纪念他。Huyuh Phuong Dong画了不少援助受伤士兵的绘画,Huynh Van Thuan(1921-2017)则擅长海报绘画。展览突出的画家还包括:Huy Toan(1930-2007)、Le Tri Dung(1949-)以及Van Da(1928-2008)。

当时越南艺术界有公认的四大艺术家反政府而被驱逐,包括这次展出的裴春派(Bui Xuan Phai)的马克黑笔水彩画《阮文高(国歌作曲家)周六下午喝酒庆祝全面胜利》(1975)。但是,战争哪有什么赢家输家?作家保宁(Bao Ninh)说,战争为大家带来的只有毁坏而已。

大使第四场藏品展

展品出自大使帕拉梅斯瓦兰的收藏,他在1990至1993年任马来西亚驻越南大使期间开始收藏越南战争主题,至今已有1208件藏品,包括858件素描、143件手绘海报、74件印刷海报、74件版画、46件摄影和13件油画,可说是越南以外最大规模的藏品,自2015年起,交由国大博物馆研究。

这次展览是国大博物馆办的第四场帕拉梅斯瓦兰藏品展,前三场为“越南1954-1975”“线条:帕拉梅斯瓦兰大使的战争绘图和海报藏品”“谁要记得战争—帕拉梅斯瓦兰大使的战争绘图和海报藏品”。

展览从即日起至2020年6月1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博物馆NX1展厅(50 Kent Ridge Crescent)展出。星期二至六上午10时至傍晚6时开放。星期日与公假休息。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