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丧喜庆戴都首饰

照片上的新郎是Asian Artistry Fine Jewellery创办人饶新顺的祖父,这条金腰带就是他制作的。
照片上的新郎是Asian Artistry Fine Jewellery创办人饶新顺的祖父,这条金腰带就是他制作的。

字体大小:

土生华人:首饰

生活在我国这个多元种族社会,许多人对其他种族的文化习俗却一知半解,本版从各族的日常着手,细说民风民俗,提高认知,厘清误解,互相尊重。

  土生华人无论红事或白事,都会穿戴首饰。他们一般较喜欢黄金与钻石,首饰传代更是传统。长久以来,在首饰制作与设计上融汇各族文化,采用传统技术,成就了土生华人首饰的珍贵与独特之处。

以往土生华人大户人家嫁女儿时,非常舍得花在嫁妆上,新娘时常佩戴大型项链。
以往土生华人大户人家嫁女儿时,非常舍得花在嫁妆上,新娘时常佩戴大型项链。

土生华人的一生离不开首饰。一般娘惹在日常生活中会佩戴一条项链或一对耳环;来到做满月、婚礼或丧礼等重大日子更不用说了,有些娘惹新娘从头到脚的首饰加起来可重达五六公斤,可见土生华人对穿戴首饰的重视。

土生华人的历史可追溯到15世纪。当时,一些中国华族商人来到南洋后与本地女子结婚,落地生根,他们的后代就是“土生华人”。土生华人男性称为“峇峇”,女性称为“娘惹”。早期许多土生华人从事贸易,很快就累积了一笔财富,于是生活的各个层面也开始讲究起来。首饰是其中之一。

昔日土生华人使用的金纽扣。
昔日土生华人使用的金纽扣。

婴儿满月就会收到小巧可爱的首饰礼物,包括项链、手镯、脚链等。女童从小就打耳洞戴耳环,成年后结婚时也是“穿金戴钻”(平时不戴银饰)。新娘子全身上下的首饰是父母送的嫁妆,一来显示其家族富贵,二来其实是给女儿的一种保障——嫁出去后,如果遇到经济问题,至少还能典当首饰应急。

赠送及代代相传首饰是土生华人的传统。最近刚娶媳妇的饶宝凤就给儿子戴上两枚她父亲曾戴过的戒指。

这枚名为“四喜齐来”的胸针藏有一只凤和四只鸟,凤的轮廓由辘珠边技巧制作,增添奢华复古之美。(受访者提供)
这枚名为“四喜齐来”的胸针藏有一只凤和四只鸟,凤的轮廓由辘珠边技巧制作,增添奢华复古之美。(受访者提供)

饶宝凤家族上两代都是制作和售卖土生华人首饰。她的祖父1925年从中国汕头来到新加坡后曾当银匠和金匠,父亲则在小印度开过金铺,长辈们传下好几样金银珠宝,包括一条由她祖父打造的金腰带,后来祖父把腰带一节节组件拆下来分送给女儿们。

饶宝凤说:“很多人对于婚礼时收到长辈送的首饰不以为然,觉得送现金也可以,可是首饰有它的含义。就像我现在看到首饰,就会想起已故的爸爸。”

不喜欢朴素的设计

娘惹们从小沉浸在首饰的世界里,自然而然地就懂得欣赏,也注重首饰的设计款式。手工精致,图案繁复,使用大量黄金与钻石,就是娘惹首饰的特点。

本地专门售卖娘惹首饰的店铺不多,发珠宝行(Foundation Jewellers)是老字号。董事关添发说:“我曾听过一个说法,土生华人的首饰之所以这么讲究,有可能是因为早期他们喜欢把工匠请到家里制作首饰,以免匠人镶钻时偷龙转凤。他们会为匠人提供三餐和茶点,匠人为了能多吃几天饭,就慢慢做,拖一天就少为一天的温饱烦恼嘛。于是他们慢慢錾刻,做出来的首饰款式繁复而细腻,可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关添发在娘惹首饰里加入色泽鲜艳的珊瑚石。(受访者提供)
关添发在娘惹首饰里加入色泽鲜艳的珊瑚石。(受访者提供)

制作一件娘惹首饰,师傅从用毛笔画草图到完成,须花上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做好的首饰,线条前细后粗,凹凸有致。

饶宝凤的弟弟饶新顺(47岁)是主攻娘惹首饰Asian Artistry Fine Jewellery的创办人,从小观察父亲熔金,压制金条,打磨金丝和加工。他说:“土生华人不喜欢朴素的首饰,讲求细节,如首饰的花丝(filigree)和凿刻等。”

Asian Artistry Fine Jewellery的设计师在设计此戒指时,保留土生华人取材自然的元素,加入色彩鲜艳的宝石。
Asian Artistry Fine Jewellery的设计师在设计此戒指时,保留土生华人取材自然的元素,加入色彩鲜艳的宝石。

关添发也说:“娘惹首饰是有活力有生命的艺术品,不是靠闪亮的珠宝吸引人,而是细腻的手工艺和造型,钻石只是配角。”

匠人把玫瑰式切割钻石镶嵌进金饰,满足了昔日土生华人想要首饰镀金又有钻石的需求。
匠人把玫瑰式切割钻石镶嵌进金饰,满足了昔日土生华人想要首饰镀金又有钻石的需求。

受马来与华族文化影响

无论是异想天开的,奢华的还是精致的设计,这些细节里融入了华族、马来族、印族和西欧等多种文化,反映土生华人复杂的血统,以及他们身处的社会环境,也是它们与其他首饰的不同之处。

19世纪末的土生华人多数使用马来银匠和金匠。马来回教徒严禁偶像崇拜,日常用品的设计里不可出现肖像。当时的马来人首饰由简单几何线条相交构图,设计灵感源自自然花草,最常见的是香榄(Spanish cherry)及卷曲的叶子,这对土生华人的首饰有很大的影响,他们也借鉴马来人首饰里常用的花丝技巧。

20世纪初,中国政治动荡,大批首饰匠人从中国下南洋,在槟城、马六甲和新加坡打工,也带来他们的好手艺。土生华人的首饰里开始融入华人的吉利符号,如凤、石榴、蝴蝶等。

在中国文化里,凤是瑞鸟,象征皇后,美好、优雅与和平。饶新顺说,相较于华人喜欢的龙,土生华人更钟情于凤,因为凤象征了他们的母系家庭传统。虽然峇峇们是经济支柱,但土生华人家族的一家之主一般是祖母,因此他们生活中的各种物品设计都会以凤入图,包括餐具、婚礼礼服,当然也少不了首饰。石榴则象征多子多孙。另一个土生华人特别喜爱的图案是牡丹花,象征富贵、美丽与吉祥。

不过,有些传统中国元素却消失了。例如,猴子骑骏马的组图就不会出现在土生华人的首饰里,因为他们早已不再使用华语,自然也不会晓得“马上封侯”的谐音寓意。

印度匠人改变首饰样貌

随着马来亚地区对珠宝需求的增加,斯里兰卡的僧伽罗(Sinhalese)珠宝商和匠人,也被吸引过来。这些印度匠人在首饰上镂刻凹洞,再把玫瑰式切割钻石(intan)镶嵌进去,完全满足了土生华人想要首饰镀金又要有钻石的需求,也改变娘惹首饰的样貌。这种做法赢得东南亚土生华人的青睐,就连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都喜欢,华族金匠也跟随制作同款首饰。此外,印度匠人也制造出模仿欧洲款式的首饰,迎合土生华人崇洋的审美观。

虽然娘惹首饰借鉴中西,但不会照单全收,反而在继承了各种文化元素后,重新诠释与创作。这种“重新诠释”,有时候是文化误读。原来,土生华人有时会请僧伽罗匠人制作含中华元素的首饰,或请华族匠人制作含马来元素的首饰。匠人不懂得那些元素的含义,因此在制作时,有时会漏了这点或改了那点,结果造成美丽的错误。不过,也许正因他们不使用特定族群的文化符号,海纳百川地制造“文化中立”的首饰,才受到各界的喜爱。

这种名为kerosang serong的心形胸针受到马来元素影响。
这种名为kerosang serong的心形胸针受到马来元素影响。

大部分富裕的土生华人偏好黄金和钻石,较少使用翡翠玉石。或许是因为土生华人女性肤色比较黝黑,凸显不出深绿色的翡翠和玉石。至于珍珠和银饰,则只有在丧事和守丧三年时才穿戴,因为看起来更庄严肃穆。

创新中留住传统技巧

土生华人首饰在1930到1950年代攀高峰,但黄金和钻石组合在1960年代开始被许多人视为老土,后代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再佩戴那么多首饰。年轻一代喜欢来自香港的白金首饰,有些甚至拆掉祖先传下的首饰,用旧钻石制作成新款首饰。许多手工精湛的娘惹珠宝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破坏而消失的,娘惹首饰匠人也为了生存,纷纷转制新潮首饰。

关添发接手父亲的珠宝店后,他一股脑地想引进国外首饰,后来逐渐发现,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走到哪里都只能抄袭他人,沦为“二等公民”。机缘巧合下,他接触到土生华人首饰,认为这是应该保留和发扬的本地文化,因此大力支持自己的师傅们仿造复兴,创作新的土生华人首饰。

土生华人首饰吸收各族群文化特色,受到各界人士喜爱。(受访者提供)
土生华人首饰吸收各族群文化特色,受到各界人士喜爱。(受访者提供)

在传承的当儿,两家珠宝店掌舵者也时刻思考如何在传统基础上创新,让传统首饰跟上时代。

饶新顺和曾繁廷聘请了一名曾为知名品牌迪奥(Dior)、香奈儿(Chanel)等做设计的内部设计顾问。三人切磋研究后,在首饰里加入色彩艳丽的宝石,并把黄金改成玫瑰金。这使得他们的首饰乍看之下与传统娘惹首饰款式不太一样。饶新顺解释,新的首饰里仍保留了娘惹首饰取材自然的元素,改用玫瑰金是为了吸引年轻顾客。

关添发也接纳外国顾客的建议,在首饰里加入多颜色的宝石,但他始终坚持手工制作,他说:“我们的设计灵感来自从前,可是制作技巧比以前更好。还是有花丝,但比以前更生动。一些传统技巧如辘珠边,我们都保留下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