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一人一故事剧场 让观众打开心房

(左起)黄俐能、加扎利、刘诗诗和余韵琴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和学校合作,让学生说出他们平日里说不出口的挣扎与烦恼。

字体大小:

“一人一故事剧场”鼓励观众与演员互动。联合早报记者采访本地剧场,发现这个戏剧形式能够吸引年轻人分享藏在心里的故事。

“请看”是“一人一故事剧场”(Playback Theatre,简称“一剧”)的关键词。在表演开始前,负责调试表演节奏和气氛的领航员会带领观众一起说“请看”。

当观众说出关键词后,舞台上的乐师会开始弹奏桌前的乐器,为故事营造氛围。台上的另外4至5名演员会开始即兴地演绎观众的故事。

由美国强纳森·福克斯(Jonathan Fox)和乔·萨拉斯(Jo Salas)于1975年发起,“一剧”是提倡演员和观众互动的戏剧表演形式,发起至今已推广到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日本、意大利和英国。

和大众一般熟悉的戏剧形式不同,观众在“一剧”中须分享自身的故事,并有权利决定舞台上该呈现什么戏,戏又该如何收尾。

根据不同的地方、文化和剧团,“一剧”的表演形式或略有不同,但主要的形式离不开“流动塑像”“一对对”“三段故事”“大合唱”,以及最经典的“自由演绎”。

此外,在不同的语言和文化环境下,“一剧”的核心也不变,初衷是为了服务社会、教育及社区文化发展。

新加坡目前有四个“一剧”剧团,即“3 Cups of Kopi” “Tapestry Playback Theatre” “好久不见”和“Her”。

于2016年12月成立,“3 Cups of Kopi”目前有10名团员,自成立以来举办过六次演出,其中有两次表演为中学生呈现。

剧团成员黄俐能(37岁,自雇人士)说,在六次的表演当中,为中学生呈现的表演尤其让她印象深刻。她回忆:“当时在场有50至60名学生。学生在表演进行时,会慢慢敞开心房,说出他们平时说不出口的烦恼和挣扎。”

学生在演出时说出遭遇霸凌的经历

另一名成员加扎利(Ghazali Muzakir,33岁,戏剧教育工作者)回忆,曾有学生在一次演出时道出自己遭霸凌的故事。他说:“当时在场的老师都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学生一般不会说出自己被同学欺负的经历,老师可能对事件毫不知情。”

成员余韵琴(41岁,教师)认为,一剧能提供观众一个安全的空间分享自己最私密的故事,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平台。她补充说:“每个人在这个空间里都不会带着批判的眼光听故事。即使是平时比较顽皮的学生,也会静下来听故事,看戏。”

问及观众会不会因为比较保守而不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加扎利说,大部分的人对较新奇的体验会有所保留,但还未曾碰过完全没有人分享故事的表演。

目前在拉萨尔艺术学院修读艺术管理的刘诗诗(24岁)认为,观众一开始可能会抗拒分享故事,但在见到第一位观众鼓起勇气说故事后,其他人会发现在“一剧”中,没有人会带着有色的眼镜看彼此,便愿意在这个安全的空间里分享故事。

刘诗诗回忆,她初次接触“一剧”是在上理工学院时。她说:“当时我们在老人院里表演,让老人分享他们的童年回忆。我后来发现‘一剧’能够激发观众去讨论平日里或忽略,或遗忘的课题。此外,‘一剧’也能满足每个人希望受聆听,得到尊重的需要。当观众看着别人的故事在舞台上重现时,或能发现自己也能和故事产生共鸣,发现人与人之间实际上是息息相关的。”

刘诗诗认为,尤其在生活节奏比较快的新加坡,人与人在交际时偶尔会在未真正了解另一个人之前,就给他人贴上标签。因此,“一剧”让每个人有个安全的空间去学习尊重他人,通过倾听故事来了解彼此。

有关3 Cups of Kopi最新动态,可关注:

FB:facebook.com/3kopi

IG:@3cupsofkopi

采访侧记

摄影同事首次在“一剧”的空间里分享自己的故事,便发现“一剧”是个非常新颖的戏剧呈现方式,让他不禁期待“一剧”日后在新加坡艺术界的发展。

摄影同事是第一次观看“一剧”表演,并在舞台上分享自己的故事。他说:“我起初犹豫是否要分享自己的故事,因为分享故事是比较私人的事情。但后来演员给予我一种‘家’的感觉,才让我愿意说出心中的故事。”

摄影同事认为,看着演员单凭聆听完观众的故事后,要即兴地将观众的故事和情绪呈现在舞台上是挺奇妙的体验。

记者去年也曾以演员的身份参与“一剧”的排练和演出。采访当天看见“3 Cups of Kopi”的演员在排练时,勾起了记者不少的回忆。

演员在呈现“一剧”时,很多时候靠的是自身的阅历,和一颗同理心去解读观众的故事。

演员随后得在没有剧本可以参照,或没和对手演员事先商量的情况下,将听到的故事呈现在舞台上,尤其考验演员的功力。

“一剧”最难得的,是发现表演厅的每一个人都在仔细地聆听着故事。即使观众之间可能有观点上的矛盾,也不会带着有色眼镜去批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