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梁海彬:这是世界的尽头

订户
(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我们在世界的尽头徘徊

用身躯抵受风雨

以便理解我们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双耳在冷风中痛得刺耳

雨点夹着狂风吹打

于是每一脚步都被刮得微微摇晃

向前走着连头都抬不起来

我们忽而想到什么所以大声畅笑

与风的呼啸交换气息

让寒冷的空气充斥肺叶

在那远处

一个又一个又一个的巨大风车

在狂风中齐齐作大运转

我遥指前方

看!

仿佛无际的天涯海角之处

竟然有一人伫立在湿地

孤身抵受风雨

向远方眺望

你叫我再看清楚些

看!

我才从朦胧的眼镜片中

发现那不是人,是一块大木头

在灰蒙的一片天与地之间

默默和你我对视

呼啸的风雨中

那一只只灰褐色的池鹭在湿地跳跃

寻找不可能在此时钻出湿地的生物

所有的弹涂鱼招潮蟹泥鳅和虫子

都在湿地深处潜伏

啊那里才是你我永远无法到达的远方

灰褐色的小鸟们在风中任羽毛被吹得凌乱

却始终专注着爪下的泥泞

别无二心——

原来这就是生命的真谛

我们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让“自我”接受世纪末的一次洗涤

我们掉头往返

影子却被拉长

到海天一色之处

然后

没没

无影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